《从上到下,从早到晚,被他吃干抹净》
第7节

作者: 一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眼里冒着精光,让纪曼心头警铃大作。
  “泡两杯咖啡,送进来。”靳容琛交代完,头也不回的钻回化妆间,纪曼咬咬牙,终究还是认命的去泡了两杯咖啡,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的跑腿使唤叫纪曼应接不暇,忙得团团转。
  看着靳容琛一边享受自己的服务一边和季越打得火热,纪曼恨不得冲上去对这个混蛋拳打脚踢。
  一整天下来,忙得脚不沾地的她终于熬到了下班,也因为靳容琛开着他那辆拉风的跑车载着季越离开片场,终于让纪曼得以松一口气。

  不只是她,在场的同事们也觉得轻松了不少,八卦起来。
  “诶,你们说季越会不会就是老板的绯闻女友?你看他们俩今天一直黏在一块,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在谈恋爱呢!”
  “我看也是,他们男帅女靓,在一起谁也不吃亏,尤其老板年轻有钱……”
  纪曼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听着,心里觉得靳容琛这样的性子果然是走到哪里都要引发一些话题。
  天色渐暗,纪曼与同事打过招呼后,独自坐着公交车回家。
  路边的街灯慢慢点起,看到窗外零星的几个路人脸上挂着笑容,纪曼心里突然有些不想回去。
  即便那里有自己最亲的人,但又有谁在乎这场血缘关系。
  自从靳容琛回国,变相强迫自己悔婚后,她就越发的想逃离那栋豪华的别墅,那里对她来说就是囚笼,只可惜却终究逃不掉。
  纪曼提前下了公交,还有些路程,她心里排斥着,只想把这条回家之路延长一点。

  心里装满了事儿,脚上的疼痛还在,纪曼为了缓解疼痛,脚步更是慢了许多,这里人烟稀少,她也不怕别人用奇怪的眼光审视自己,一天下来,纪曼觉得自己受够那种眼光。
  身后传来跑车轰鸣的声音,纪曼有些耳熟,不待她回头看个究竟,只见一辆拉风的跑车倏地一下过去了。
  那跑车在不远处猛然刹车,也不转弯,直接倒车倒回到纪曼身边。
  看着这番操作,纪曼目瞪口呆,哪有人用这么快的速度倒车倒了二十几米,何况这是在大马路上。
  “要载你?”疑问的话语在靳容琛嘴里却成了陈述句,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他就注意到了边蹒跚慢行的纪曼,看着她怪异走路姿势,忍不住倒回来。
  “算了,我怕自己出车祸。”不待纪曼做出回答,靳容琛撇了下嘴又变了一卦。
  正要拒绝的纪曼心头一哽,真觉得眼前的男人有精神分裂,他不是和季越在一起吗?自己走路好好的平白吃了他一阵排头,当下怒怼:“你不是和季越一起去约会了吗?美人乡这么早就回来难道是不行了?”

  听闻此言,靳容琛呵笑一声,开门下车,一把抓住了纪曼的手腕,将纪曼拉近自己,贴着她的脸,显得有些暧昧:“这么说……你是想试下我行不行?”
  他说着,眼睛咕噜的往四周转了一圈,压低声音,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在野外?想不到小姨玩得还挺开的。”
  “你不要脸!胡说什么?!”纪曼闻言大怒,努力往后退了小半步,拉开与靳容琛的距离,脸上带着揾色及一抹薄红,叫靳容琛瞧个正着,嘴角笑意更深。
  正在危险时刻,路边难得开过一辆出租车,纪曼瞅准了机会,猛然发力,一把挣脱靳容琛,跑到路沿上伸手拦下出租车。

  靳容琛刚想去追,留在跑车里的手机铃声响起,阻断了他的脚步。
  看到纪曼已经坐进出租车里,靳容琛不屑的撇撇嘴,反正来日方长,不急一时,他回到跑车里,悠然地接起电话,然后脸色瞬间变得沉重,等挂断电话后立即开着车子往反方向远去。
  这边纪曼坐在出租车里,呼出一口浊气,心里犹在后怕,每次私底下碰上靳容琛自己都要胆战心惊,好在方才有惊无险。
  三分钟后,纪曼就站在了家门口。

  一进门,迎面而来的就是靳向西看着自己不善的目光,这几天纪曼一直顶着这样的目光在家里行动,如鲠在喉,也尽量躲着靳向西,她知道靳向西这目光的背后是滔天的怒火,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
  果不其然,不多时,靳向西就开始冲着纪曼冷嘲热讽,“果然小家子出生,没气质,畏畏缩缩的,你拒绝斯家觉得自己很厉害是不是?斯家回过神来怕只会庆幸,还好你毁了婚,要是真把你娶进门那才叫做家门不幸!”
  这几天靳向西按捺着不找纪曼麻烦,今天颇有点秋后算账的架势。
  纪曼一言不发,被训得满脸通红,低垂着头,不敢触及靳向西的目光,只怕自己看了对方恶毒的眼神今晚会做噩梦。
  靳向西嘲讽了几句觉得不痛快,干脆敞开手脚破口大骂,“养条狗都知道对我感恩,我供你吃喝拉撒这么多年,你连个屁都放不出来,这婚事本来就是你自己看上的,谁逼你了吗?都临门一脚了你还背后捅我刀子,真是白眼狼,狗都知道帮我看家,你连条狗都不如。”
  靳向西只顾自己骂得痛快,不管纪一兰的颜面,更不在乎此时的纪曼是什么感受。
  偌大的别墅安静万分,还能听到靳向西骂人的阵阵回音,佣人们都躲在一旁不敢发声,叫纪曼脸上火辣辣的疼。
  纪一兰也浑身低气压,纪曼被骂连带着自己这个女主人在家里的颜面也不好看,毕竟有这么多人在场,她眼底闪过一丝光芒,牵着靳容景走了出来。
  三岁的小孩什么都不懂,也感受不到现场气氛低沉,他看到靳向西的第一时间就是求抱抱,嚷嚷着自己肚子饿要吃东西。
  见到儿子可爱的笑脸,靳向西换上了一副面孔,当下决定先放过纪曼,靳容景还饿着肚子,还是儿子要紧。
  佣人摆饭上桌,一家人又恢复了几分其乐融融的模样,纪曼看着只觉得扎眼,谩骂的话语还在脑海里,纪曼又刷新了对靳向西的认知,她不明白,这样的靳家,不知她姐姐究竟为何待下,有非留不可的理由?
  隔天,纪曼一大早就来到了公司,自己都还没来的及坐下来,就看见了远处一脸春风得意的季越,扭摆着凹凸有致的身姿,缓缓的走了进来。
  一旁的同事们,眼底闪烁着八卦的光芒,压低声音议论。
  “你说这个季越不会是跟老板好上了吧?”。
  “谁知道呢?”
  “不过看她副样子,**不离十了。”
  此时季越走过来,众人赶紧停下了议论,佯装自己忙着自己的事情。
  纪曼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靳容琛本来还想跟自己继续纠缠下去,幸好当时电话响了起来,她才得以脱身。
  难道那个电话会是季越打来的?

  纪曼不禁对那个电话产生了疑问。
  不过以她对靳容琛的了解,靳容琛不像是会被季越的一个电话就能够叫走的人。
  思绪还在漂浮着,纪曼就看见靳容琛从门口一脸怒气的走了进来。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季越一脸的春风得意,靳容琛却是满脸怒气,一张铁青的脸,足以跟包公媲美。

  纪曼心想自己得躲着他,立马就把整个头都埋在了办公桌里,恨不得钻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