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8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泉道:“他长得太挂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来历非凡,根本不是许大棒那种瘪三能请动的人物,我酝酿多日才挑动许大棒和包王爷反目成仇,本想在昨天干掉许大棒嫁祸给包王爷,因为有白起在没得机会下手,所以就想先解决他。”
  姬雪飞道:“然后你们俩打了一架?”
  袁泉点头道:“论身手我不如他,但如果争生死我未必会输。”
  “你们怎么又讲和了?”

  “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看着不像助纣为虐的走狗,就问了他几句,他不会撒谎,又以为我是女的,就跟我说了你们来这里办事的内情,我也把自己的事情跟他讲了,他就介绍我来见你们了。”
  姬雪飞道:“这个大傻子,还真符合他的性格。”又问道:“你为什么叫袁泉?据我所知彩字门里曾经有一位高人也叫这个名字,还在解放前的六国饭店跟洋人魔术师斗过术。”
  袁泉认真的回答道:“你说的那个袁泉是我曾祖父,我叫袁泉是因为我父亲给我起名叫袁泉。”
  姬雪飞好奇怪的样子,问道:“真有意思,哎,你这名字该不是祖传的吧?”

  袁泉居然点头承认,正色道:“是的,我爷爷,我爸爸也都叫袁泉,我们是水戏世家,每一代都叫这个名字。”
  姬雪飞看他十分认真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忍的很辛苦。
  李牧野瞪了她一眼,转而对袁泉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对付这俩人?”
  “报仇!”袁泉干脆的说道。
  李牧野一皱眉,问道:“你这样的人物怎么会跟他们有私仇?”
  袁泉摇头道:“不是我,而是一个于我父亲有恩的人被这两个畜生害死了全家。”
  “有恩?”姬雪飞好奇的问:“报仇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究竟什么样的恩情值得你千里迢迢来替人家报仇?”
  “一饭之恩。”袁泉道:“当年家父落难在大同,快要饿死的时候得到一户人家帮助,一年前家父病故,临终前命我寻找那户人家报恩,我到大同的时候,见到了那户人家最后一个活人。”

  名为报仇,实为报恩。
  江湖多不义,难得有心人。
  这座江湖,人心不古。几十年的仇恨有的是人念念不忘,能记得几十年前的恩情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姬雪飞吃了一惊:“就为了一顿饭的恩情,你就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帮人家报仇对付两个黑道大亨?”

  袁泉理所当然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我们水戏袁门的祖训。”
  李牧野问道:“你为什么要穿成这个样子?”
  袁泉道:“家传的易容变装术,目的是投其所好,引发两人之间的纠纷,一桃杀二士。”
  这话绝对不是吹牛逼,就这哥们儿往这一站,细腰长腿肤白貌美,淡妆掩去阳刚气,倾城之色不外如是。
  姬雪飞道:“袁泉,你要是换上男装一定也帅的没朋友吧?”
  袁泉皱眉道:“小姐,我不是来跟你讨论长相的。”
  姬雪飞由衷赞道:“真酷,我一女的在你面前居然会因为长相而自卑。”
  袁泉有意转换话题,道:“你们问过我了,该我问你们了。”
  李牧野点点头,道:“随便问,能回答的一定满足你。”
  袁泉问道:“你们当中似白起那种身手的人还有几个?”
  “我只能说他不是我们当中最强的。”李牧野道:“如果你懂江湖,就该知道武力高低并不是衡量高低的唯一标准。”
  “你很强吗?”袁泉眯着眼盯着李牧野,翻手间忽然变出一杯酒来,问道:“敢不敢喝光我的酒?”
  李牧野笑道:“的确不错,已经快到眼睛看不到的地步,你这袖子里一共挂了六杯酒,不妨一起都拿出来,还有裙子里的海碗和坛子,我刚好可以喝个痛快。”

  袁泉一脸不屑,忽然挽起袖子,亮开裙摆,道:“这位先生,您好像打眼了。”
  李牧野起身赞道:“好手段,不愧是通了鬼手道的大耍,你这样的手段若是想毒死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袁泉面色一寒道:“袁门水戏,敬水为神,不沾毒物,我这酒有寒气,没有毒你也未必受得了。”
  李牧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不过瘾,把你的坛子拿出来我喝个痛快!”说着,忽然出手去抓袁泉的当胸,袁泉赶忙后退躲避,身段竟颇为迅捷。李牧野手腕一翻忽然捉住了他的左手,猛然一抖,顺着袖子滚下三只酒杯来。袁泉大惊失色,素白健美的手臂一伸,接住酒杯道:“请尝尝我的迎门三不过!”

  三杯酒列成一线,从上到下飞到小野哥的头顶。李牧野呵呵一笑,仰头叼住一只酒杯,三杯一线形成个动态平衡,杯子里的酒尽数倒入小野哥的喉中。
  袁泉一把扯开头上的女士发饰,喝道:“你再尝尝我这个!”身体猛然向前,竟从背后滚出一大酒坛子来,哗啦啦的如天河倒泻向小野哥嘴上的杯子。
  李牧野微微点头,精准控制着三只酒杯的平衡,将他倒过来的酒水尽数接住喝进肚子。
  袁泉忽然收了坛子,后撤一步,双手抱拳躬身道:“你的本事太大,我曾祖亲至也大约不过如此,我服了。”
  李牧野道:“你的本事也不小,至少够资格留下来协助我们办案了。”
  袁泉道:“我就是冲着包王爷和许大棒来的,办完这件事,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还回我的独木桥上去。”

  李牧野道:“到时候再说,咱们先说说眼前的事情,这俩人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勾当害了你父亲的恩人?”
  袁泉道:“事情说来话长。”
  李牧野道:“你可以长话短说。”
  袁泉道:“一个男人被两个畜生骗去下井挖煤,却被那俩人打死在矿井里,扔下两岁的女儿和六十岁的瞎眼老娘,一个身上有残疾的妻子艰难度日,残疾的妻子先受不了贫穷上吊自杀了,然后是那个奶奶去年也以同样的理由和方式走了,只剩下一个十二岁,体重只有十公斤的小姑娘。而那两个人拿着赔偿回到家乡,如今却成了富甲一方的恶霸。”
  言简意赅,直冲肺管。

  姬雪飞的拳头狠狠砸在沙发扶手上,道:“该杀!”
  李牧野是挨过饿的,知道那种滋味,肚子饿的人是没办法谈体面和尊严的。尤其那个过程不是一天两天的情况下。十年如一日的困窘和饥饿可以摧毁任何人的骄傲和坚持。
  袁泉道:“我收养了那孩子,从矿场的老板嘴里知道了当年的事,所以决定来为这一家人讨还一个公道,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做,如果你们不喜欢我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我只想请你撤回白起,不要成为我的障碍。”
  日期:2018-06-16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