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7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大喜,连忙又鞠躬道:“这个小子省得,多谢长者们成全。”
  郑怀玉摇摇头,笑骂道:“臭小子,猴精猴精的,长老还没当上,就先给自己找了个大靠山。以往,丁老太可是我们之中最固执的一个,再看现在,已经被你几声奶奶给叫的连原则都不要了。”
  萧晋嘻嘻一笑,腆着脸说:“郑奶奶这话又说错了。丁奶奶是我奶奶,师父是我师父,您和诸位爷爷才是小子的靠山才对呀!
  小子虽然侥幸拿到了长老的位置,但在长者们面前,依然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黄毛小子,今后要是不小心做了什么错事,还望尊敬的大靠山们能看在小子还算恭谨的份儿上,多多宽容,小子在这里先行拜谢了!”
  说完又是一揖到地,逗的老人们喜笑颜开,只有詹青雪很不屑的撇撇嘴,低声骂道:“就会假模假式的卖乖,马屁精!”
  这时,房门被人推开,马阳德走进来冲着萧晋拱起手就是一个正式的鞠躬大礼。
  “萧先生,你可是救了老头子的命啊!”
  萧晋吓了一跳,慌忙侧身躲过,惊道:“马爷爷,这可千万使不得啊!晁玉山用卑劣的手段作弊,小子救您的孙子也是为了自己,再说了,真正办事的是小雪,您要谢也该谢她才对啊!”
  “都要谢都要谢!”
  马阳德笑呵呵的说着,直起身又去找詹青雪,却见那丫头早已经躲在了丁夏山的身后,还一个劲儿的冲他摇手:“马爷爷,您别听他的,事情确实是我派人办的,但我从头到尾都是听他的吩咐。而且,我还派人跟踪您了,您不生气,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呢!”
  “跟得好,跟得好啊!”马阳德长叹口气,看着其余几位长老道,“说来惭愧,我马家六代单传,修平就像我的命根子一样,所以从小就骄纵了一些,以至于品行不端,被晁玉山利用钻了空子,险些铸成大错。我愧对马家列祖列宗,也愧对诸位老友,更加愧对萧先生你。
  也因此,你不单单是救下了我的孙儿那么简单,还挽救了老头子的声誉和性命,受我一拜,理所当然。”

  说着,老头儿又要下拜,萧晋赶紧拦住,笑着说:“马爷爷您太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真的当不得您如此谢礼,您若心里实在过意不去,那就当作欠小子一个人情吧!只要将来什么时候小子有了难处求到您的府上,您不拿扫帚把小子打出去就成。”
  马阳德本就是火爆直接的性子,一听这话就哈哈一笑,说:“好!老头子欠了你一个大人情,今后但有要求,只要不伤天害理,老头子要是说一个‘不’字,就让这杏林山再无我马氏立足之地!”
  “哎呦!您又言重了,小子可真当不起……”
  萧晋又开始诚惶诚恐的客气,詹青雪冷眼旁观,忽然心中一凛,再望向他的目光就变得赞叹不已。
  杏林山长老一共八位,萧晋占了一个位子,剩下的七人中,乾位长老是他的师父,艮位长老成了他的奶奶,现在排行第二的坤位长老又欠了他一个大人请,再加上与坎位长老的亲切互动……
  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拉拢了四个人,算上他自己,就等于直接或间接控制了八个席位中的五个,今后要是他拿出什么提议来,只要不太过分,绝对畅通无阻。
  这个家伙,哪儿是来参加长老竞选的啊?丫就是来掌控杏林山的。起码,在几位老人家的身体还硬朗的时候,他基本无异于杏林山山长、整个华医界的无冕之王!
  如此心智,绝不可能出自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村支教老师,鉴于他始终都没有说出自己师承何人何处,典型的是想扮猪吃老虎嘛!
  想到这里,詹青雪撇撇嘴,低头拿出手机又开始噼里啪啦的打起字来。

  那边,在巩固了跟马阳德的关系之后,萧晋就向老人们告辞离开了。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有个中年人从花厅后门出来,急匆匆的朝堂屋走去。
  这中年人的相貌也属于不错的大叔型,颜值虽不如晁玉山,但气质却能甩他几百条街,即便脸上写满了焦急,步伐也不见丝毫混乱,看见他走出来,还不忘点头致意。
  十有**,这位应该就是师父的女婿、刘淑然的丈夫吧?!
  萧晋摇摇头,同情的想:平白无故的替别人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也是个可怜人。
  给田新桐打过电话,得知她和沈妤娴都在酒店的房间,于是他便直接回了酒店。
  敲过门,田新桐却没有让他进去,而是欺身向前,一边关门一边瞪着他问:“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有什么瞒着我?”
  “伯母没有告诉你吗?”萧晋意外道。
  “她回来后就只是哭,我问什么都不说,这会儿可能累了,刚刚躺下。”田新桐小脸儿闷闷的说完,又伸手拧了他一下,怒道:“你个坏蛋,还不说,是想急死我吗?”

  萧晋叹了口气,牵住她的手进了自己房间,然后将手机里昨天詹青雪传过来的视频打开给她看。
  才看到一半,田新桐就忽然丢掉手机冲进了卫生间,紧接着便有干呕的声音传了出来。
  萧晋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跟进去手掌贴住她的后背,一边用内息舒缓她的胃部痉挛,一边开玩笑道:“得亏我没碰过你,要不然,这会儿我就得跑出去买验孕棒了。”
  田新桐抬起头,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只有几欲喷出的怒火,唬的他赶紧闭上嘴,啥话都不敢说了。

  片刻后,女孩儿在盥洗池前漱了口又洗了把脸,才看着镜子里的萧晋咬牙说道:“那个恶毒的女人竟然还一心想要我嫁给她的儿子,而晁玉山跟我妈……我现在一想起她亲热的嘴脸就觉得恶心!”
  萧晋扯过毛巾递给她,微笑说:“我过来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刘淑然的丈夫了,多想想他,你的心里总能好受一点。”
  田新桐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转身捶了他一下,嗔道:“你这个家伙,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人家都那么可怜了,你还拿人家开玩笑。”
  “能让我亲爱的田大警官高兴起来,就说明他的绿色人生还不算太失败,他应该感到荣幸才对。”马屁话萧晋自然是张口就来。
  “去你的,越说越不像话了。”田新桐摇摇头,推开他走出了卫生间,“今天上午,我妈和刘淑然一起出门,是不是也发生什么事了?”
  “是。”萧晋也不隐瞒,直接回答道,“为了在今天的竞选中要挟我,晁玉山指使刘淑然在刘家的美容院里给伯母下药……”
  “什么?”田新桐霍然转过身来,紧张道:“那我妈她……”
  拦住要往外跑的女孩儿,萧晋说:“别担心,小雪派去的人赶到的很及时,刘淑然根本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控制住了。”
  田新桐的身体瞬间放松下来,不过紧接着又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怒声道:“该死!那对狗男女都该死!你为什么不报警?”
  看着女孩儿指节都已经发白的小手,萧晋就委屈道:“小姑奶奶,我不是狗男,也不是狗女,你这么用力的掐我干嘛?”
  日期:2018-01-1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