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123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正现在也不冷,光着脚也没什么。
  不过...她这么玩的开的姑娘,屋子里面不会备上一双男士的拖鞋么?
  陈果看着我的眼神,眯着眼睛笑说:“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就算带人回家,带的也都是姑娘,男人的话嘛...你是第一个。”
  我这才想起来,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可是在跟毛夏彤坦诚相见的。
  “你坐着吧,冰箱里面有喝的,我先洗澡去了。”
  陈果话音刚落,她便转过身,向着卫生间走了过去。她一边走一边将她身上衬衣的扣子解开,随后顺手将衬衣甩到了旁边。

  她的裙子可是被割断了,她将衬衣脱掉后,整个后背就这么暴露在我的眼前...那保养的极好的细腻肌肤,还有盈盈一握的腰肢,我全部都看的一览无遗...
  我轻咳了两声,随后便转过身,向着冰箱走了过去。
  冰箱里面喝的倒是挺多,不过大多都是各种各样的啤酒,好几种牌子...我拿了一罐国产的,打开盖子往嘴里灌了起来。
  冰凉的酒液滑入我的喉咙,让我整个人都舒爽了不少,可卫生间里面传来的哗哗流水声,又让我身体热了起来...
  水声并没有响太久,没过一会儿就停住,而卫生间的门也跟着打开。
  我下意识的向门口的方向看去,同时还在往嘴里面灌酒。
  当我看清眼前的景象时,我差点没含住,一口酒喷出来!

  从卫生间里面走出的陈果,竟然连条浴巾都没围!
  靠...
  偏偏我的视力还属于特别好的那种,这种距离,就连她皮肤上面的纹理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她脸上挂着笑,一步步向我走来。
  那光滑如缎子般的皮肤,随着动作而不断变化的某部位...
  陈果就这样一步步的走到我面前,略歪着头看着我笑。

  “哎...”我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上来就免不了要来这一出:“我也去洗洗吧。”
  “不用。”陈果慢慢趴在我的身上,那柔嫩的肌肤紧紧跟我**的胸膛贴在一起:“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特别男人...”
  她这话彻底的激发了我心底的火焰,我将喝光了的啤酒罐顺手甩到一旁,伸手紧紧的回报住她,两条坚实的手臂几乎要将她揉进我的身体里。
  我略显粗暴的态度并未引起陈果的反抗,陈果仍然热情的回应着我,我索性将她整个人抱起来,向着她那张大床上走去就...
  陈果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我们一直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平常的她,估计早就丢盔弃甲哭着求饶了,可是几天,她却好想不知道疲倦一般。
  最后,还是我看她差点晕过去,才主动停下来,放过了她。
  陈果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浑身是汗,我将她抱到卫生间,两个人一起冲了冲,随后又把床单换了。
  不是我不想让她自己去,主要是陈果实在动弹不了,那两条腿就跟面条一样,刚放到地上就差点倒下。
  我帮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陈果一直用特别温柔的目光看着我,这种眼神看的我心里直跳,我太清楚这种目光的含义了,可是...我也实在不想再增添什么新的桃花债。
  收拾好后,我再次抱着陈果躺在床上,她整个人缩在我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靠好。
  “苏叶,你知道么...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我...”陈果轻声在我耳边说:“第一次有人帮我洗澡,帮我铺床,还那么温柔的帮我系安全带...”
  “呵呵。”我笑着说:“就你这身材相貌,想帮你洗澡的男人估计能从莱西排到云州。”
  陈果并没有理会我的玩笑,她带着几分梦呓般的语气说:“从小我爸和我妈就离婚了,我从那时候开始就特别讨厌男人...我从来不许男人接近我,因为我觉得,男人都特别恶心...彤彤她也跟我差不多,所以我们两个人,才会...”
  “哦...”我用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下意识的蹭了蹭,说:“我还以为毛夏彤以前受过感情方面的挫折呢...”
  “彤彤真的是我特别好的朋友。”陈果小声的说:“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我特别了解彤彤,可能比她自己还要了解她...”
  陈果顿了顿,说:“我知道,她对你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我在她面前提起你,她的反应都很明显...她可能...可能有点喜欢你。”
  “她喜欢我?”我笑了两声说:“开什么玩笑,她恨不得弄死我吧!”
  “呵呵。”陈果柔声说:“你不了解女人...阿叶,我跟你说件事情...”

  她深吸了一口气,就像是作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从明天开始,我们就不要见面了...因为...因为我怕,我怕我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我不想跟彤彤争东西...”
  听了陈果的话,我心中才多了几分明悟。。。
  我说她今天晚上为什么总是怪怪的,原来她是抱着这个念头。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将她抱紧了几分。
  陈果一动也不动,就像睡过去了似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我觉得陈果算是个好女孩儿,别看她好像很玩的开,感觉很随便的那种,但她对自己的好朋友有情有义,也有自己的底线,这样的姑娘,就算之前再怎么玩的开,碰到自己喜欢的人后,就会改变。

  爱玩的女生也分两种,一种就是陈果这样的,还有一种。。。就是真的没办法救的回来的那种。
  像我以前在云州的时候,就认识这样的一个姑娘,她是我们隔壁学校的,云州电影学院学表演的。她就属于那种特别爱玩,也很玩的开的类型。她别的地方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深,惟有一张脸,那脸是真的漂亮,纯天然的长相,却比整出来的还精致。
  在我没和元语薇在一起的时候,还曾经跟她有些小暧昧,后来有了元语薇,自然而然的也就散了。
  听说那会儿她有个男朋友,都快谈婚论嫁了,那男方的家庭条件很好,自身条件也不差,对她更是无微不至,在云州直接买了套别墅,又按照她的要求装修好了,就等她入住。
  我以为她就会直接嫁过去,可是没想到,我有次在大街上遇见她,她看起来却有点落魄。我请她吃饭,跟她聊起来,才知道她在结婚的前夕逃婚了,因为她碰到了一个瘾君子。。。那个人比她大十几岁,要什么没什么,可是她就是跟他跑了。。。她告诉我,她抵抗不了那种诱惑。我问她是什么诱惑,她又说不清楚。
  后来那个瘾君子自己作死,车祸死了,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生活,我看着她那样子,就知道她这辈子都变不了了,就算她结了婚,还是一样的,遇到些诱惑,她永远也抵抗不了。
  她是这样,但陈果不是。

  就凭她今天跟我说的这些话,我就知道,她是个重感情的,而不是像我这样,是个薄情人。
  我曾经也以为自己重情重义,可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我才明白,我真正在乎的,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个人,我归根结底,还是个薄情人。。。
  日期:2018-01-15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