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14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闻一鸣刚要说话,突然办公桌电话响起,唐小雅赶紧接听,面沉似水,挂断电话大骂道:“禽兽!”
  看闻一鸣好,低声道:“刚接到案子,嫌疑人是第三精神病院的主任,周大兵,前天晚医院后山发现一具女尸,怀孕六个月,一尸两命。同事调查抓住一个叫李阳的护工,交代曾用镇定剂侵犯过死者几次,后来被周大兵发现,居然狼狈为奸,一起作案!”
  闻一鸣皱皱眉,这种衣冠禽兽都有?唐小雅带警帽,两人出办公室,直奔审讯室。
  来到审讯室,跟几个同事打完招呼,隔着单向玻璃看着正在进行的审讯,介绍道:“那是我们张队长,对面那个应该是周大兵。”
  周大兵冷静的抱着双臂,沉声道:“丨警丨察同志,你们凭什么把我抓回来?我只是回老家探亲,有什么问题?”
  唐小雅和闻一鸣站在审讯室外边,通过单向玻璃看张队长的审问,分析道:“你看周大兵的身体语言,双腿双脚紧闭,双手抱着双臂,把领地范围缩减到最小,明显是防御姿态。”

  唐小雅仔细观察着,用自己研究的微表情寻找周大兵的破绽。
  “还有他的表情,貌似很镇定,但下嘴唇高高抿起,嘴角成八字形,眼神游离,不停向右边移动。根据眼动原理,他是在紧张思考对策,用逻辑分析警方的问话。”
  闻一鸣好的观察周大兵的一举一动,听着唐小雅的分析,他以前看过热门美剧别对我说谎,对其神的微表情很感兴趣,没想到今天能遇见真实案例,还有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深度分析。
  张队长厉声逼问道:“少废话,白霜死的时候你在那里?跟谁?”
  周大兵看着张队长,故意吃惊道:“你们不是怀疑我是凶手吧?太可笑了!”
  “你看他的笑容,没有伴随眼角同步运动,肯定不是真实笑容。也没有嘴角提,也排除不屑和愤怒,应该是明知故问,故意转移话题。”
  唐小雅走到监视器前,放大周大兵所有面部表情,仔细观察道:“微表情其实不复杂,是通过一系列的问题,我们术语叫刺激源,让对方产生真实反应。然后对照问题,结合当时具体环境,从而判断其真实性和有效性。”
  “打个简单喻是,用石头如何破开被冰封的湖面,让下面的东西浮来!”
  闻一鸣点点头,这个喻很贴切,冰封是大脑皮质,也是意识控制的一言一行,虽然它们能被大脑控制。但一定会有最原始的表现,也是微表情和微行为,这是学科的基础。
  “也是如何选择合适的石头作为刺激源是重点?”
  唐小雅赞赏道:“不错,微表情有个最大难点,它们都太微小,一个表情最长不会超过一秒钟,最短的只有八分之一秒!除非用高清摄影机捕捉,用肉眼很难看见。”
  “电影里的莱特曼博士的原型是保罗艾克曼博士,微表情的创始人,他曾经为了证明无论任何种族,任何教育程度和社会阶层都有最原始的规律性。独自跑到原始部落,跟他们生活三年,收集到真实数据,才让世人真正认识到这门新型学科。”
  张队长见惯了罪犯,冷笑道:“不要转移话题!说案发时间你在那里?跟谁一起?”
  周大兵突然双肩微微提,然后赶紧回忆道:“我在家,跟我老婆一起,你可以去问她!”

  “他说谎!”
  唐小雅兴奋道:“经典的双肩耸动,表示他很紧张,试图保护自己最脆弱的脖子。这个有关有压力性问题对他刺激很大,你看他的双眼,回答问题时没有任何移动,说明他早准备好这个答案,而不是常人应该有的回忆状态。”
  “还有别人能证明吗?”
  周大兵撇了撇嘴道:“深更半夜不在家呆着陪老婆,我还能去哪里?”

  “这是明显的不屑,说明这个问题他觉得很低级,换成平时高高在的周大主任根本不屑回答!只不过现在是审讯,没有办法。”
  “我们会找你老婆询问,不过她作为直接关系人,证言的可信性不高!”
  “为什么?”周大兵突然激动站起身,一拍桌子大声道:“我老婆为什么不能证明?”
  “这才是最真实的愤怒!”
  唐小雅沉声道:“肾腺素爆发,瞳孔放大,眼睑提升,眉头下压,鼻孔明显放大,愤怒!他在质疑丨警丨察,因为最有利的证据受到怀疑,他接受不了。”
  “坐下!这里是公丨安丨局!”
  周大兵被张队长严厉的目光震慑,慢慢坐下,深吸口气,不情愿道:“公丨安丨局怎么了?我有权请律师,我要等他来再回答任何问题!”

  张队长拿出一份报告,放在桌道:“你可以行使你的权利,不过我们也要做事,现在请你配合,让我们检验DNA!”
  “不行,你们不能怎么做!”
  周大兵脸色大变,双眼瞪大,手指不自觉颤抖着,一头冷汗道:“我要等律师!”
  “恐惧,他在恐惧!”
  唐小雅兴奋道:“这个刺激源直接引发他最深处的恐惧,算他如何用大脑皮质控制行为,但这个原始反应根本无法遏制,这是来自他心里最大的恐惧。”
  “动手!”

  张队长没有废话,他有权利要求嫌疑人配合取样本化验,两个手下按住周大兵,取了血液样本,马去化验。
  “我……我承认和白霜发生过关系!”
  周大兵突然瘫倒在椅子,低声道:“不过我们和真心相爱,虽然她是我的病人,但我爱她!”
  “无耻!”
  唐小雅愤怒道:“你看他紧皱的眉毛,八字形,是悲伤!他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人恐惧后是悲伤阶段,事情已经无法换回。根本不是为了白霜的死,更没有相爱人之间的刻骨铭心。”
  “说具体过程!”
  周大兵挺起身子,回忆道:“其实是护工李阳诱导我这样干,最早是他用镇定剂侵犯过白霜,凶手最有可能是他!我是真心喜欢她,怎么可能杀人?”

  “按照我们得到的口供,李阳只干过两次,然后他说你不让他再接近死者,后面三个月都是你自己与死者接触!”
  “他说谎!”周大兵激动道:“我之所以警告他离开白霜,是为了保护她!不过谁知道李阳那个小子有没有再动手,这种好事他能放过?”
  “这还是人吗?”
  唐小雅冷哼道:“刚才还口口声声说爱受害人,现在转脸污蔑她,真是禽兽!”
  周大兵垂头丧气道:“我承认和白霜有过关系,这个孩子也是最有可能是我的,不过也不能证明我是凶手!”
  “到现在他还想减轻罪责,杀人要枪毙,侵犯最多十年,加减刑用不了几年能出来,真狡猾!”
  “丨警丨察同志,我承认和白霜有过不合理行为,但我真不是凶手!我老婆可以证明清白。”

  唐小雅摇摇头,低声道:“他那个懦弱的老婆被他吃吃死死的,对他言听计从,根本完全受到周大兵的摆布!肯定是串通好供词,根本不可信!”
  日期:2018-02-28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