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7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恶来道:“术无高低贵贱之别,叶大爷的千门技艺已经脱离了把戏技艺的范畴,真正上升到了术的层次。”
  李牧野道:“老叶你就别谦虚客套了,你有多深的道行我最清楚不过,趁着有时间,就给年轻人上一课吧。”
  叶弘又道:“我是真没想到,六十岁的人了,蹲了小半辈子苦窑,到了这把年岁居然还有机会上岸洗白,还一步登天,做了厅级领导,这全都是拜你老弟所赐呀。”
  李牧野道:“你这老官迷也别忙着高兴,咱们接的这可是苦差事。”

  叶弘又道:“人间万苦,男人最苦是壮志难酬,女人最苦是遇人不淑,我这辈子虽然自负有些才情,却始终自苦于报国无门,能在这把年纪时出来为国家民族做点事儿,再苦的差事也是甜的了。”
  姬雪飞道:“叶老,你是老李礼聘来的江湖专家,我听说你对那些歪门邪道耍的把戏特别门儿清?”
  叶弘又道:“南北江湖口,东西唇点白,金平挂彩,还真没有老叶不知道的。”
  姬雪飞问道:“你刚才点烟的鬼手借阴火是什么路道?”
  “这个是彩立子门里的玩意,也就是彩字门,这里头的人高低不齐,高的能跟世外江湖上三下五八大门的高人媲美争锋,低的在路边撂地摊子都糊弄不来几个糊口的铜板。”
  叶弘又道:“高低之别,全在手法和对物理变化的运用,就拿我刚才点火的手法来说,这属于彩字门里的火戏,过去有个彩字门的人凑成的江湖组织叫三仙会,当中有一位最懂火戏,他把火分为阴阳两种,阳火就是我们寻常见的,而阴火则是一些特殊化学物质发生反应后演变生出的无色高温之火,磷火是最初级的,而酸火则是比较厉害的一种。”

  李牧野道:“这个李奇志以前给我讲过,是不是还有水戏,木戏,金戏和土戏?”
  叶弘又点头道:“说起这个来,李奇志才是当之无愧的大行家,而且还是三仙会的真传弟子,所谓金戏无外乎钢筋锁喉之类的杂耍表演,木戏有仙人栽树之类的名头,土戏也不复杂,基本以活埋脱困类的表演为主,最考验本事的还是水火,这水戏的玩意儿要比火戏还杂,有玩毒的,有玩冰的,还有的通了鬼手道的老师能用水把人化的一根骨头不剩。”
  姬雪飞问道:“什么是鬼手道?”
  叶弘又道:“就是一种手法境界,一颗鸡蛋,煮熟了扒皮就是技艺,生着剥皮就是入了手道了,能够用手将生的鸽子蛋剥皮,才够资格称为鬼手道,有一位盗门前辈甚至能用舌头将燕子蛋的皮生剥下来,那就是神手的范畴了。”
  姬雪飞狐疑的样子:“这个鸡蛋剥皮有什么难的?”
  李牧野道:“不是简单的用手去剥皮,当年我跟李奇志练习千门手法的时候学过,最初是用杯子,后面又改用白纸,再之后是直接用手指甲,最后也只是练到了徒手剥生鸡蛋皮的程度。”
  叶弘又继续说道:“这已经很不错了,彩字门里头良莠不齐,要说高,我最服气的当属小辫子袁泉的水戏,听老辈子人讲,当年在天津六国大饭店,小辫子袁泉跟人赌斗戏法,一口气从身上变出十八大海碗水来,放到盆里给老外洗澡,那水本是热的,被他过个手就成冰了,当场冻坏了一个表演徒手接子丨弹丨的英国魔术师。”
  真牛逼!
  身上挂水盆鱼缸表演戏法的许多人都见过,能藏住一洗澡盆水的却是闻所未闻,而且还能把热水弄成冰冻死人,那可真是神乎其技了。

  三个年轻人听的心向往之,姬雪飞欲言又止,想要问这位袁泉前辈如今是不是还在人间?
  白起却故意抢着问道:“叶大爷,听我叔说,咱们这次去打交道的人也是彩字门出来的,不过是属于腥棚造畜一路的,这一路的人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吗?”
  恶来附和道:“对,您多说一些,我们心里头有数了才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叶弘又道:“腥棚造畜其实是两个概念,腥棚是彩字门的前辈们借鉴了造畜的手法和思路,研究出来的一种技艺,高低不在于手法,而在于制造出来的东西的逼真程度,虽然像,但归根结底还是技艺和模仿的范围,而造畜却是真的想把一个好好的人弄成怪物,而且造畜的主要目的也并非是用来表演的,而是用来走千家,入万户,偷东西的。”
  李牧野道:“那个尨卢上师就是腥棚和造畜再加上现代整形医学完美结合的产物,虽然是这样,她每天仍然需要服用大量抗生素类药物,可想而知这邪术对人的伤害之大,一般经过造畜改造的孩子几乎没有活过两年的。”
  “这些畜生!”姬雪飞愤恨不已道:“就应该把他们全都塞进猪皮里。”
  白起难得附和她,道:“然后锁进桑拿浴室里。”
  叶弘又道:“我们的对手不是功夫高手,也没有很高明的心诀术法传承,但他们每一个都是灭绝人性的魔鬼,即便是那些不入流的手段,被他们玩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后,依然是很厉害的杀人手段,白起你手里的大枪可以力敌千军,但如果只以杀人为目的,也许一根竹签一小片刀片就足够了,所以,千万别大意的认为这是手到擒来的任务。”
  李牧野道:“这是咱们特调办经手的第一个案子,我们的对手都是境外势力培养或勾结的江湖败类,我们跟他们之间的争斗,其实就代表了咱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我不管你们三个身后的门户之间有什么龌龊,既然选择留在我身边了,就不许有不团结的想法。”

  恶来道:“叔,你放心吧,我们跟姬雪飞之间没有任何问题,那除非她瞧我们两个不顺眼。”
  姬雪飞撇嘴道:“油嘴滑舌的屁孩子,我才懒得跟你们计较。”
  “这样最好。”李牧野道:“除了彩字门的败类外,咱们最大的对手其实还是五部虫地师门的梁老怪,这老魔头就不用我介绍了,你们要十二万分的小心,榌虫入体的滋味我品尝过,跟死一回似的,如果不是治疗及时,那次我可能就死了。”
  白起问道:“叶大爷,咱们现在只知道人在鄂城,到了地方怎么找这些人啊?”
  叶弘又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不然你叔请我个半大老头子出山做什么?”又道:“鸟有鸟道,鼠有鼠路,这些江湖蛇鼠都有其特别的行走交流方式,一般人站面前也瞧不出来,但在老江湖眼里全都是道道,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仰望夜空的时候我们的眼睛可以看见宇宙,漫步街头我们却看不见社会底层最黑暗的角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