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192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姚广孝就要了这件佛宝,供奉在自己的寺庙里,他死后,朱棣命人将这佛宝与他的骨灰一起下葬,姚广孝又没去轮回,在鬼域一座寺庙里修炼了百年,用“太岁息肉”塑了肉身,这佛宝也被他祭炼成为本命法器……”
  原来是这样……
  瓜瓜听到这里,也算是明白了,再看姚广孝,那十八颗明亮的珠子围绕他更加迅速地旋转起来,灵光连成一片,出现了十八尊虚拟的人影,都是端坐莲台的佛陀应该说是罗汉,将方孝孺的人影围起来,互相消耗着灵力。
  从瓜瓜的角度看过去,方孝孺手中的天地规尺也是神器,再加上他自身的灵力,蓄力一击之强,简直恐怖,如果换成自己,绝对就要挂了。
  再看姚广孝,那吃力的模样,想来凭他自身的修为,是铁定挡不住这一击的,全靠这波若磐珠,再将方孝孺的攻势顶住……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方孝孺的身影正在一点点淡化。
  这么看来,这波若磐珠,倒是个防御性极强的巴颂恶
  看看左右,也都各自捉对厮杀着。

  尤其是两个皇帝,本来是在比剑,但是朱棣手中的剑被鱼肠剑震碎,现在赤手空拳跟建文帝打,略微落了下风。
  瓜瓜观察了一会,感觉朱棣这样很吃亏,虽然一时半会没事,但是长期下去,劣势会一点点积累,早晚是要败的。
  除了剑,两个皇帝的手段一致,都是帝王心术,一道道灵光飞来飞去,打得舍生忘死,显然都想杀死对方,丝毫不留后手。
  我本是来报信的,没想到竟然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场战斗……想到这个,瓜瓜有些无语,也有点为叶少阳等人感到可惜,这么精彩的一战,就自己一个人看了。
  不过……最好还是不要死人为好啊。
  瓜瓜猛然想到这点,脑袋从车厢里伸出去,看到赶车的马夫,叫了他一声,“我说,跟你们头儿说一下,赶紧派人去给道风说一声啊,别真的打死人就麻烦了。”
  这车夫一听也是,赶紧去中军汇报,过了一会回来,告诉瓜瓜,他们的副指挥早就已经派人去白云城汇报了。
  瓜瓜这才略微安心,继续观看战局。
  交战双方,已经有人丧生,伴随着迭起的惨叫声,有精魄四处飞舞……
  “方先生!!”
  瓜瓜被一声疾呼吸引了注意,急忙望过去,姚广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乎有点坐不稳的感觉。再看他的对手姚广孝,身影却是越来越淡了。
  “方先生,你的天地正气,破不掉贫僧的波若磐珠,何不就此收手,为何要燃烧魂力,与我生死相搏?”
  方孝孺看着他,神情平静而凛然,缓缓吐出四个字:“舍身取义。”
  舍身取义……不愧是儒道。
  姚广孝一下子怔住,缓缓点头,道:“那我就成全方先生吧。”
  当下闭上双眼,集中精神念咒,十八颗佛骨舍利化出的罗汉影像,在天地正气的冲击之下,也是越来越淡……
  在鬼域深处,有一片死寂迷林,是亘古长存的鬼域最神秘的区域,其间瘴气弥漫,盛产各种天性邪恶的生灵。
  对绝大多数亡魂邪灵来说,死寂迷林是绝对的禁地。
  虽然都盛传在死寂迷林的中间,长着一株菩提神木,对于整个鬼域,宛如定海神针一般的所在,但谁也不知道这菩提神木的来历,也不知道它的存在有什么作用。

  菩提神木每隔多年,就有枝叶成精,离开鬼域,前往人间,俱是祸乱一方的大妖(山河社稷图里被道风所杀的姥姥)。
  据说,当年地藏菩萨曾经想要砍伐神木,前往死寂迷林中将其找到,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动手,反而枯坐树下,修行九年,最终领悟了超度地狱恶鬼的法门,这才长住地府,引渡亡灵……
  “这些传说,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这里的灵力浓郁得很,也纯正得很,我曾在这里斩却第二尸,只是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死寂迷林这种至阴至毒之地,会生出菩提神木这种至善至纯之物。”
  树下,身穿青色长衫的道风仰头望着树冠高处,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羽冠长袍的道士,两人比肩而立,望着高处。
  道风微微转头,看着身边的道士,说道:“镇元子,你往来三界六道,可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镇元子手拈长须,微笑说道:“世上万物万事,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阴阳相生,互为因果,你身为道士,这个道理难道不懂?”
  “你不用跟我打机锋,若是这么简单,那我也不会困惑许久了。”
  镇元子道:“如果一个道理,你能一句话讲明白,世人总是不信,反而废话连篇无人能懂的长篇大论,世人奉为经典,因不懂而觉深奥,世人岂不都是如此?”
  道风看着他,微笑道:“所以你们总是打机锋,将一句话能说明白的事,尽量说得复杂,让世人听不懂,所以对你们顶礼膜拜。”
  镇元子哈哈大笑。
  道风撇了撇嘴,“所以我总是少说废话。”
  镇元子道:“有些废话,还是要说的,青……”

  道风猛然转头,道:“不要那么称呼我,我叫道风。”
  “名字只是个符号,叫什么很重要吗?”
  “我没有前世,我跟你说过几遍了,你不要再为了当年的事来纠缠我。”
  镇元子笑道:“你这话很矛盾啊,你既然没有前世,又提什么‘当年’?”

  道风皱眉道:“你这人烦不烦,前世于我,早已没有牵挂,恩怨情仇,哪里记得那许多?”
  镇元子道:“那我问你,你这番天印哪里来的?”
  道风沉默半晌,转身面对他,说道:“你来找我,又带我来这里,究竟要说什么,难不成是为了你那弟子,来找我报仇?”
  镇元子道:“我为地仙之祖,你那么做,确实让我很没面子,不过好在我就要走了,也无所谓这些。”
  “走?”

  “去修罗道。”
  道风微微皱眉,“怎么你们都要去那?”
  镇元子叹了一声,道:“我本该早走的,贪恋尘世,多修了一个会元,醒来却是如今这局面,我们已经老了,应劫之事,不该有我们来承担,不然种下太多因果业障,难以大圆满……”
  道风道:“我不要听这个,你们都去修罗界,是不是有什么背后的原因?”
  镇元子沉吟了一下道:“你做你自己的事便可,有些事,你不便知道。”
  道风没有再问。当别人不想说的时候,他不是那种一个劲问下去的人。
  镇元子道:“我本不该来找你,但你我当年至交,我走之前,特来看你,你而今斩却两尸,第三尸为何至今不斩。”
  道风微微低头,说道:“我修行之道,要斩却血肉、灵身和元神,方证始终,而今已斩却两尸,却不得斩元神之法,莫非你知道?”

  镇元子道:“证道之法,每人不同,我如何能帮你。”
  道风瞥了他一眼,懒得说什么。
  镇元子道:“我不知你如何斩尸,却知你为何没找到斩尸法门,只因胎中之谜……”
  日期:2018-02-28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