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89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表姐李媛熙当初见杨羽冲出了吴医生家,早就跟着一起冲了出去,她知道杨羽的心情很差,他比谁都担心三妹的安全,比谁都把整个家的责任抗在身上,所以杨羽呐喊的时候,只是远处看着他。
  一直默默得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去了桃花源,看着他去了河边,虽然不知道杨羽在搞什么,但她信任他,她知道表弟一定会找到三妹的,就像当初找到自己一样。
  也看着杨羽进了那件屋子,只是后来没有再出来,媛熙才担心起来,就自己跟着进了那间老房子。
  可就在后院,李媛熙迎面撞到了一个人。
  抬头见到他的那一刹那,李媛熙整个人都窒息了,那是一张极其恐怖的脸,李媛熙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一刻,这一刻时间都停止了。
  李媛熙吓得本能捂住了嘴,连想叫的胆子都没有,恐惧席卷李媛熙的全身,那张脸,太恐怖太恐怖了,一张戴着少女的人皮面Ju的脸,而这张面Ju明显是真的从少女的脸上活生生剥下来的。
  他们说,剥人皮要趁她还活着,这样血液还可以滋润,比较有弹性。
  李媛熙就这样看着他,他也这样看着李媛熙,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行动。
  这几秒的时间,李媛熙像是熬过了一年,可李媛熙的反应终究比呆呆的萌萌的三妹芸熙快太多了。李媛熙马上反应过来,他是谁,拔腿就跑,拼命的跑,然而那变态狂竟然跟了过来,只差一点就抓住了她的头发。
  李媛熙一路狂奔,求生和恐惧下跑的飞起,那人就跟在她的身后。
  “救命,救命!”李媛熙逃到了田野上,终于遇到了几个村民,那变态狂也停下了脚步,在远处狠狠得盯着他们,几个村民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眼睁睁看着那变态狂跑走了。
  门轰的一声被撞开了,小姨,表姐,村长,丨警丨察等人出现在地窖里,所有人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
  那个女孩第一时间被送去了医院,应该还能活下去。
  杨羽像个英雄一样,将芸熙公主抱的姿势抱了出来,芸熙本来就是个小公主,美丽到让人窒息的小公主。只是出了门的时候,杨羽突然停了下来,感觉到一股寒意,其实不能算寒意,更像是一种心灵深入的呼唤,这种感觉杨羽说不出来,似乎这地窖的秘密房间里还有一些东西。
  杨羽放下了芸熙,交给了小姨,环顾了房间一圈,突然又重新进入了房,去推那张库,大家都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丨警丨察大哥,来帮个忙,把库移开。”杨羽喊道,那两丨警丨察感觉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来帮忙
  当那库被移开的瞬间,所有人都震惊了。
  库下的黄泥地上分明露着一颗人头,那颗人头正腐烂着,长满了蛆虫,脸皮都已经烂光,血肉模糊,眼珠子瞪大着,露在外面,马上就快掉出来,看那头秀发,这分明就是一位少女。
  怪不得这地窖那么臭。
  连丨警丨察都吐了,没有人敢直视那颗腐败的人头,何况其他人?
  这里真的是乡村吗?这浴女村分明就是地狱的后花园。

  杨羽不忍心再呆下去了,要不是这村子小,那个变态狂又留下了那么多脚印,也许三妹芸熙也会是这种下场。
  只是,突然,杨羽又被库头上方的纸糊吸引,好奇为什么偏偏在库头上方的墙壁上糊了堆报纸?
  上前,一把撕下了那堆糊纸,本以为没什么,可这一撕,又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墙上竟然画着一幅画,此画风格非常诡异,如同挪威著名画家蒙克的《呐喊》。
  杨羽仔细一打量,才发现,此画竟然就是《最后的晚餐》,只是画风奇特,每个人的脸都是扭曲的,样式狰狞,这分明就是黑暗风格的最后的晚餐,更奇特的事,此画赫然少了一个人:耶稣。

  没有耶稣的最后的晚餐?这真是讽剌。
  可这还仅仅不够诡异,上方还有一句鲜明的话,用鲜血注写而成,血滴流而下,衬托地更加恐怖,那句话写着:我在黑暗中注视着你。
  三日后的晚上。
  “三妹,你不会今晚还要表哥陪你睡吧?表哥都陪你睡了三晚了。”二妹和表姐都聚集在三妹芸熙的房间,二妹说着笑。
  自从经历了性奴的恐怖事情后,芸熙天一黑就害怕,就会想起那句话:我在黑夜里注视着你。而每当一闭眼睡觉,那张人皮面Ju,那颗腐败的少女人头就会浮现在芸熙的脑海里,吓得哇哇叫,每次只有钻在杨羽表哥的怀里才会安心睡着。
  “姐姐,我怕啊,只有表哥陪我,我才会睡着。”三妹穿着睡衣,钻在被窝里,双手紧紧得抱住杨羽的手。
  “真不害臊,表哥能陪你一晚两晚,难道陪你一辈子啊?以后嫁人了怎么办?我看你啊,就是想嫁给表哥。”二妹说话一向很冲,这话越说越离谱了,所以大家都怕着她。

  可芸熙一听嫁给表哥,脸马上就红起来了。
  “好了,二妹,你就别取笑三妹了,一说要嫁给表哥,你看她脸红得猴子的屁股一样。哈哈。”表姐李媛熙也添油加醋,不过,这两姐姐其实最疼三妹了。
  “大姐,你也取笑我。”三妹的脸更红了,可心里却开心死。
  这时,小姨也上了楼,见大家都聚在这里很温馨很热闹,也跟着调侃起来:“嫁表哥就嫁表哥吧,我看也成。”

  芸熙这一听,心里更开心了,心想着真的可以嫁给表哥吗?可嘴上哪里会说愿意:“妈你...你们都欺负我。”
  听到‘欺负’两个字的时候,二妹白了眼杨羽,凶凶的说道:“三妹,这三晚表哥陪你睡,他有没欺负你?”
  杨羽一听,这比窦娥还冤啊,这三晚他可是一点邪念都没有,纯洁的不可得,就只有抱着三妹睡觉而已,除此以外,啥也没做,没摸大腿,没脱衣耍流氓,没吻她,就真的只是很纯洁很纯洁的抱着她,偶尔亲下她的额头,仅此而已。
  这二妹明显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不过,也不能全怪她,上次偷看表姐洗澡,被她抓个正着,有这想法也正常。
  杨羽本想说二妹,表哥是那种人吗?却硬是被憋了回去,就怕这二妹口无遮掩,万一回答他说:表哥就是那种人,上次还偷看表姐洗澡呢。那杨羽岂不是完了。
  所以,杨羽选择了闭嘴。
  “二姐,你胡说什么呢?”芸熙偷偷看了眼表哥,这三晚表哥确实没碰她。
  “好了,今晚让你表哥再陪你睡一晚,明晚你就要自己睡了哦。”小姨说道,也拿这个三女儿没办法,谁让她最小,大家都宠着她呢。
  如此一说,三妹就又开心了,吐了吐舌头,还做了个鬼脸,她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高兴和悲伤都挂在脸上的人,不开心的事忘得也快。
  大家也就各自回房了。

  房间里就又只剩下芸熙和杨羽了,芸熙一下子心就蹦蹦直跳,上次那事后,又陪着她睡了三晚,芸熙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爱上表哥了。现在完全依赖着表哥,见到表哥脸都会红,心儿就会小兔子一样活蹦乱跳,有时候还不敢看表哥,表哥一看她,两人一触电,芸熙就会把头低得老低老低的。
  杨羽关好了门窗,脱了鞋,也就钻进了被窝,将芸熙挽在怀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