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88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真的搞错了?杨羽还是不敢相信,难得一条线索,竟然还是错的。这下子,大家感觉芸熙更加危险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杨羽本以为这次能找到表妹,谁知道吴医生竟然不是那个变态狂。
  杨羽懊悔的冲出了地窖,冲出了屋子,对着天空,大喊:“芸熙,你在哪里?”回声震撼在山谷。
  芸熙到底在哪里?怎么去找她?所有的一切可能性,充斥在杨羽的脑海里,大脑疯狂得旋转着,想着自己以前看过的那些破案侦探剧,如今这一切发生在现实里,却突然发现自己慌了,如果我是变态狂,我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充斥在杨羽的脑海里,杨羽突然像学校奔去,如果我是变态狂,大白天的,我在哪里下手,我又该怎么抗走她而不被人发现?

  杨羽顺着学校放学的路重走了一遍,到了那个分岔路,这里就是平时走大路还是捷径的路口,杨羽知道表妹一定是走了捷径,那时大路会有很多人,变态狂压根没有机会下手。
  杨羽顺着小道继续走着,这条小道很空旷,没地方可以藏人,也没地方遮掩,如果我是变态狂,我肯定不会在这一带下手。杨羽继续行走着,一直走到了桃花源。
  “能下手的地方只能是这里了。”杨羽自言自语着,根据美剧《犯罪心理》《犯罪现场》等学来的那点皮毛,杨羽寻找着脚印和踪迹。昨晚下着毛毛雨,桃花源没什么人来,也不至于把脚印冲没了。
  杨羽寻找到了两排脚印,在一处非常多,并且在这里停了:“估计这里就是当初表妹被绑的地方吧。”杨羽抬头看看四周,桃花树正好遮掩了路,远处大山即使有人也估计看不到。

  如果是我,这里绑了她,然后会往哪走?一定会选择一条路上,山里,田里的村民都看不见的路,杨羽环顾着四周,尝试了各种路,都觉得不合适,突然,想到了那条小河。
  这条小河也就在桃花源附近,因为河是凹陷进去的,很容易遮掩,顺着河岸的话,视野会被挡得更厉害,杨羽如此一想,就朝着小河而去,果然,又发现了些脚印。此脚印深了许多,估计是变态狂当时抗着三妹。
  杨羽顺着小河往上,在一些石头上分明的看见一些黄泥的脚印,幸好这里是农村,都是黄泥地,很容易留下脚印。顺着小河往上,寻找脚印的丝毫踪迹,右拐出了河,才发现这里零星坐着些荒房,基本都是无人住的老房子,同时这几座房子也是浴女村前山最上面的房子了,再往上就只剩树了。
  到了第五座房子的时候,已经有人住,此户人家杨羽不算认识,但其女儿还在上小学,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还挺热闹,怎么看那村名都不像是变态狂的样子,如果变态狂要悄悄躲过这些人的视野,是很冒险的事,除非是晚上。
  杨羽询问了几句,尤其是小孩子,他们都摇摇头,都说没看见有人昨天放学后扛着东西路过。杨羽抬头望了望,决定把目标就定在刚才路过的那四座空房子里。
  到第二间房的时候,杨羽在后院发现了脚印,其纹痕很像桃花源那些脚印,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上。
  农村的老房子不仅很荒凉,还透着股寒意。
  杨羽小心翼翼,贴着墙壁,一间一间房的查过来,那开门声都是吱吱的,哪怕是大白天,都是毛骨悚然,杨羽在其中一间房的门槛上,看见了些黄泥印,一下子就警觉起来。
  推门进去,里面光线很弱,整个房间都是空空的,但杨羽还是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衣柜,唯独这个衣柜没有蜘蛛网,似乎常有人用。杨羽打开了衣柜,赫然是一道楼梯,又是往下的楼梯,又是地窖。

  这次,杨羽不敢怠慢了。
  和吴医生那很像的地窖,漆黑,寂静,似乎黑暗中,也有个人,瞪着双眼在看着杨羽,杨羽深呼了口气,额头早已经泛出汗珠,心也是扑通扑通的直跳。
  这一次,是来真的了,是真正的跟变态狂战斗,杨羽也有些心慌,变态狂都是神经病,真正的神经病。
  地窖扑鼻而来的臭味,像是什么腐烂的尸体,杨羽不惊捂住了鼻子,心想什么东西这么臭?可漆黑的地窖又啥也看不见,只能摸索着前进,等那杨羽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前方似乎也有个房间,还泛出丝丝的微光。
  杨羽兴奋的二话没说,就飞奔而去。
  李芸熙又听见了外面一些声音,她很害怕,知道那个变态狂又来了,这次会不会是搞自己?会不会也把自己脱光绑在十字架上,然后将十字架倾斜着靠在墙壁上,将那根又黑又脏的肉棒子塞进自己的嘴里,李芸熙哪怕只是想想都感觉恶心极了。
  不要,不要,我不要吃那个东西,李芸熙心里嘀咕着,不敢去看那扇门,可门第三次被打开了。

  杨羽打开门时,一盏微弱的灯印入眼帘,晃来晃去,晃得他头晕。他看见了一张库,库上那个女孩口吐着白沫,像羊癫疯一样,而在另一个墙角落里,他看见了自己的三妹李芸熙。
  “表哥?”李芸熙没有想到,门外站着的人,竟然是表哥,哭得更厉害了,哗啦啦哭了,委屈,害怕,恐惧,一下子都释放了出来。
  杨羽一下子跑了过来,将李芸熙抱在了怀里,抚摸着她的脸颊,杨羽其实也吓坏了,他也很害怕万一三妹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没事了,没事了,表哥在了,不怕了哦,乖。”杨羽使劲得哄着芸熙,可芸熙卷缩在杨羽的怀里,紧紧得抱着,哭得更厉害了。
  可就在这时,唯一的出口,那扇石门,突然关了。
  “糟糕!”杨羽急忙放下三妹往门奔去,可已经往了,等去推门的时候,发现已经完全上了锁,这石门牢不可破,外面是用铁链锁着的,杨羽突然明白了,原来这是个圈套,那变态狂刚才一直都在地窖,是故意引杨羽进去,然后将他反锁在里面
  房内的那盏灯,晃着,也不知道它哪来的受力,像台永动机,就那么晃着,很是诡异,似乎连这盏灯都来自如同《圣经》里所说的那个沉沦的黑暗的世界。

  “FUCK!”杨羽狠狠的撞了几下,那门纹丝不动,大口骂道,那摇晃的灯也摇得他更愤怒,恨不得跳起来把它拽下来。
  一盏奇怪的灯。
  这里四面是墙,完全封闭,杨羽有些担心起来。看了看库上那个女孩子,和李芸熙差不多的年纪,早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瘦得像Ju骷髅,有些人活着却如同死了,没有任何生机,连求生的欲望都已经被那个变态狂磨平了。
  杨羽又坐回了李芸熙边,将她搂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李芸熙渐渐的从恐惧中缓过神来:“表哥,以后不要离开我。”

  “嗯,不会离开你了,以后睡觉都跟你一起。”杨羽竟然还有心思调戏,李芸熙钻在表哥的怀里,却丝毫没有恐惧,表哥的胸怀是那么的温暖,安全,宽广。完全不关心现在自己还在这个地窖里呢。
  只要找到了三妹,杨羽的心也安定下来了,这个地窖还关不住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