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4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弟子一时昏了头,还请大方师责罚。”admin于2018-2-1114:00:43回复见到因为自己无理,大方师发了怒,当下屠黯急急忙忙的对着徐福的位置跪了下去。刚刚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面前一只大脚突然对着屠黯的鼻子踹了过来,他躲闪不及正被这一脚踢在了鼻子上。
  屠黯当场仰面摔倒,他的鼻子被这一脚踹断,等屠黯满脸鲜血的从甲板上站起来的时候,才看到这一脚证实妖王陛下百无求踢的。
  此时的妖王正瞪着屠黯,说道:“你刚才直呼老子的姓名,现在却对你们家大方师赔罪。老子就问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再给老子一巴掌,然后也要回去对你们家大方师说:爸爸我错了?”
  “是,陛下训教的是”因为之前被徐福训斥了一句,屠黯也不敢再对百无求有一点点的不恭敬。挨打之后反而对着百无求赔礼,只是他的鼻子被打歪,说出话来难免的含糊不清。
  这个时候,有些心虚的归不归看了大方师徐福一眼。这位护短的大方师这次见到弟子挨打,却没有露出来恼怒的表情。当下他将骂骂咧咧起来没完没了的百无求拽到了一边,随后笑眯眯的说道:“傻小子,看在大方师和你爸爸我的面子上,这次便放过屠黯一次。下不为例啊。”
  就在屠黯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归不归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屠黯你这一身的皮肉真是不错,老人家我这辈子走南闯北的这么多年。抛去瞎眼的这几年不算,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光滑粉白的皮肤。说是新生婴儿的皮肤也不过如此吧?”
  这个时候屠黯皱了皱眉头,有了刚才被大方师训斥的经历他也不敢反驳。
  看到了屠黯的反应之后,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现在老人家我才知道眼睛能看到东西是福气。屠黯,我老人家有件事情不明白,你这身上没有什么新伤旧患也到罢了。怎么连个胎记、痣都没有?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老家伙你什么意思?他有没有胎记什么的又怎么了?”这个时候,百无求还是听不懂老家伙是什么意思,当下继续追问道:“说点老子我能听懂的,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傻小子,出了婴儿之外,还有谁的身体会这样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屠黯继续说道:“你的破绽就在身体太完美了,老人家我见过出生之时,身体没有胎记、痣的婴儿。不过他们长大之后,多多少少会长出来几颗痣的。而且你常年生活在海外侍奉你家大方师,这几年有泗水号的帮衬还好一点。不过当年没有泗水号的时候,你又是怎么能做到浑身上下一点旧患伤疤的?”admin于2018-2-1114:00:53回复“有什么术法可以蜕皮的吗?”这个时候吴勉也开了口,白发男人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术法。现在听了归不归的话,已经猜到了屠黯耍了什么花招。

  “有个失传已久的术法,老人家我都不知道算不算蜕皮之法。”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一只眼睛看着还稳坐泰山的大方师徐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当年有人想用蛇蜕之法,得千年的寿命。后来却因为身染蛇疾,远赴海外治病。大方师,炙方先生孔正和你见过面了?”
  徐福的脸上还是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我刚刚出海的第一年,便在海外孤岛见过孔正先生,可惜孔正先生的蛇疾已经病入膏肓,并非人力可以回天。是我送了他最后一程。他临走的时候,将化龙之术送给了我。”
  说到这里,徐福冲着身边的小方士点了点头,小方士心领神会的瞬间消失在大方师的面前。徐福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冲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继续说道:“炙方先生相信只要蜕皮八十一次,便可以好像蛟一样,蜕下凡身皮囊化为真龙。可惜他只蜕皮三十六次便送了性命,不过此法可以更换皮肤,蜕下老皮长出新肤确实千真万确。”
  徐福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底气十足的屠黯头上也见了冷汗。不过徐福还是好像没有见到一样,冲着另夕卜一个小方士说道:“几位远来是客,为什么不将我新酿的蜜酒端上来待客?不会办事……”
  听到蜜酒两个字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二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好在此时刚刚消失的小方士,又凭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看了一眼屠黯之后,对着徐福说道:“看守库房的师兄已经清点出来,于环山失踪之曰丟失的典籍当中确有化龙之术……”
  听到这句话之后,徐福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看了屠黯一眼,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就在屠黯重重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准备实话实说的时候,冷不丁远处传来报事方士的声音:“于环山回来向大方师请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屠黯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弟子一时昏了头,还请大方师责罚。”
  见到因为自己无理,大方师发了怒,当下屠黯急急忙忙的对着徐福的位置跪了下去。刚刚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面前一只大脚突然对着屠黯的鼻子踹了过来,他躲闪不及正被这一脚踢在了鼻子上。
  “傻小子,出了婴儿之外,还有谁的身体会这样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屠黯继续说道:“你的破绽就在身体太完美了,老人家我见过出生之时,身体没有胎记、痣的婴儿。不过他们长大之后,多多少少会长出来几颗痣的。而且你常年生活在海外侍奉你家大方师,这几年有泗水号的帮衬还好一点。不过当年没有泗水号的时候,你又是怎么能做到浑身上下一点旧患伤疤的?”
  “有什么术法可以蜕皮的吗?”这个时候吴勉也开了口,白发男人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术法。现在听了归不归的话,已经猜到了屠黯耍了什么花招。
  这时候远处的一艘小舟正缓缓向着大船这边行驶过来,小舟中心站在一个白纱罩面的男人。见到了坐在甲板上的徐福之后,男人缓缓对着大方师的位置拜了下去。
  小舟停到了大船下方,传来一阵嘶哑的声音:“弟子于环山利欲熏心,为求提升术法,不惜串通蒋元、周广义二人,以活人生魂为媒修炼邪法。被吴勉先生揭穿之后,自知难逃法网故而前来向大方师谢罪……”
  说话的时候,他回身拉开小船后面的油布,露出来藏在里面的几十件法器和典籍。随后男人继续说道:“这些都是我趁乱偷取的法器和典籍,不敢让这些珍宝流落在外,弟子将珍宝尽数物归原主……”
  见到徐福只是默默的看着自己,面纱罩面的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说道:“弟子自知罪孽深重,不敢祈求大方师怜悯。只求大方师在看环山侍奉多年的份上,允许弟子以方士之身谢罪。”
  日期:2018-02-28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