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10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老不用客气,刚听说您出院回家休养,看来气色不错,身体好些了吗?”
  闻一鸣笑着进门,把礼品递给保姆,魏德鑫拉着他往书房走,感激道:“还是先生的益气香神,否则我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要在医院躺多久!”
  请闻一鸣坐下,亲手送好茶,正式深鞠一躬道:“多谢先生高义,出手相救,大恩大德,魏德鑫永生难忘!”

  闻一鸣站起身,扶起对方,不悦道:“都是自己人,魏老如此客气岂不是打晚辈的脸?”
  “好,好,先生,请坐!”
  魏德鑫看着温润如玉的闻一鸣,内心无尽感叹,这才是高人,有本事,更有风骨!
  闻一鸣环视巨大的书房,到处是古籍和物,不愧是博物馆馆长,听凌天成说魏德鑫也是资深青铜古籍鉴定专家,水平虽然不如凌老爷子权威,可也是国内第一流。

  “先生,今天冒昧请您门,有一事相求!”
  看着闻一鸣疑惑的表情,魏德鑫站起身,从保险箱里拿出一个小箱子,放在桌,轻轻打开,展示道:“这是老朽早年收集而来,请先生过目。”
  “扇面!”
  闻一鸣看着箱子里满满当当的物品,居然是扇面,好拿起一张,面露惊讶道:“万柳堂!”
  “陈介祺的镜心?包栋的书法?还有?吴昌硕!”
  闻一鸣随手看了几幅,都是出自晚清时候的名人雅士之手,名头不小,最后三张竟然是吴昌硕的山水花鸟。
  每张都有小万柳堂的收藏章,吴昌硕的每张都有泰州宫氏珍藏印和宫子行玉甫共欣赏。标准的传承有序,名家递藏的真品。
  突然鼻头微动,拿起下面的一张打开,吃惊道:“吴历的江干春树图?”
  “吴历乙卯年作,设色金笺,铃印吴历,题识重过菊园写此,时乙卯四月,虞山吴历。”
  清初六王,吴历的山水扇面!
  魏德鑫眼闪过意外之色,没想到对方居然知道万柳堂?笑道:“二十七张扇面,清六王吴历,加吴昌硕,还有其他都是名人作品,算是传承有序,难得的系列收藏。”
  “您老真谦虚!”闻一鸣放下扇面轻笑道:“自从几年前保力拍七十二张万柳明清扇面后,再也没有万柳堂超过二十张以的专场!”
  “圈子里一般都是先建立适合自己的收藏体系,然后一边出手普品,再进精品。不断更新换代,跟行家以物易物,这才是收藏王道。”
  “这里的万柳堂扇面,虽然不能跟保力那次明清大家,全场百分百成交九千多万。但也是万柳收藏的一部分,对于扇面收藏家很有吸引力。”
  这话不是客气,要知道面前的扇面来头极大,万柳堂主人,廉泉,字惠卿,他精诗,善书法,嗜书画金石,家藏很多历代书画精品,并以诗交游於王公贵族之间,後官至户部郎。
  万柳堂收藏颇多,一为继承先祖遗物,二为廉泉本人购买,此外便是来自宫本昂、宫玉甫的书画收藏。
  收藏遍及明清所有名家大师,2013年保力春拍万柳堂剧迹扇画夜场,七十二件明清金笺扇面精品100%成交,总成交额高达9087万元,创造扇面专场之最。
  魏德鑫谦虚道:“算不什么,早年出差东京,无意捡漏所得。万柳堂鼎盛之时有一千多张精品,后来廉泉主人家道落,妻子得重病,几年间出售一大半扇面。后来他们干脆去寺庙隐居,最后把我们一批百张精品买个姓李的古董商。”
  “后来那个奸商欠账不给,说什么买家战乱逃亡,没收到钱。其实把扇面都高价转手给岛国人,做了卖国贼。”
  “万柳堂除了少量流失民间。一大部分通过各种渠道跑到岛国,特别是吴昌硕,在那边很受追捧。九十年代初,岛国经济发达,很多人来国内大肆收购吴昌硕的作品。”

  “特别是扇面和印章,有多少要多少。不过这几年经济萧条,很多古玩回流国内,拍卖行都喜欢海外征集拍品,收藏家也经常去外国寻宝,这已经是一种新潮流。”
  说完魏德鑫双手捧起箱子,正色道:“先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收下这批扇面,算是老朽的微薄之心!”
  “这……”
  闻一鸣摇摇头,拒绝道:“魏老言重,这批扇面很珍贵,一鸣恕难从命!”
  “先生不要误会!”
  魏德鑫赶紧解释道:“先生自然高义,可魏某不能做忘恩负义之辈,黄白之物太俗气,更加玷污先生的法眼,思来想去只有这批扇面还算雅,还请先生务必笑纳!”
  闻一鸣有些犹豫,说实话他不想收如此厚礼,万柳堂系列扇面,虽然大多不是顶级名家作品,可也价值不菲。按照估计整体拍,最少过五百万。
  魏德鑫看出闻一鸣的无奈,坚定道:“先生一定要收下,否则老朽寝食难安!这些俗物对于生命来说,一不值!”
  “那好,多谢魏老馈赠,一鸣受之不恭!”

  闻一鸣接过箱子,客气道:“明天我送二十份静心香给您,每周一次,安神静气,梳理血气,请您不要推辞。”
  “好,好,多谢先生!”
  魏德鑫大喜过望,对于自己来说,静心香才是救命宝贝。至于扇面不过是俗物,能拉进闻一鸣的关系,绝对物超所值。
  两人气氛越发融洽,魏德鑫给闻一鸣满茶,亲切道:“下周我回博物馆班,到时候再重新寻找历代香谱香方的下落,一定尽快给先生答复。”
  魏德鑫从唐亦风那里知道香方的重要性,别的帮不了对方什么,闻一鸣小小年纪已经如此神,除了自己在博物馆的优势外,其他的还真不够看。
  闻一鸣点头笑道:“不用着急,劳烦您老多多打听,香方对我们香道师来说至关重要,如果有消息不用您费心,我自然等价交换。”

  魏德鑫赶紧拍胸脯保证道:“先生这话太见外,这事包在老朽身,放心!”
  两人边喝茶边聊天,傍晚时分闻一鸣带着扇面离开,回到雅香居。刚坐下不久,谢红进门,说孙二娘驾到。
  “先生,二娘又来叨扰!”
  孙二娘今天一身白色长裙,素雅清丽,看见闻一鸣进门,赶紧束手而立,恭敬道:“次的事已经有结果,真的是死敌下黑手,幸亏先生出手相救,否则……”

  闻一鸣摆摆手,坐下轻笑道:“一切都是缘分,二娘不用客气,蚊蛊级别不高,发现的早没有其他后遗症,你大可放心。”
  孙二娘长出口气,盈盈下拜,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密封袋,双手奉道:“先生两次救命大恩,小女子铭记于心,您还记得肥龙吗?”
  “那个胖子?”闻一鸣想起次秀秀的事,笑道:“这么?他有事?”
  “死胖子次冒犯先生天威,整天惶惶不可终日,希望能弥补过失。”孙二娘媚笑道:“也算运气不错,无意得到一件玩意,希望先生喜欢。”

  “哦?”闻一鸣接过密封袋,轻咦一声:“古币?”
  看着手这枚古色古香的铜币,好仔细查看,突然吃惊道:“清奉天省造光绪元宝库平银一两!”
  绝世孤品!
  闻一鸣脸色微变,把古币放在桌,拒绝道:“这份礼太重,我不能收!”
  孙二娘赶紧站起身,诚惶诚恐道:“先生不要误会,这枚古币是有人抵押给肥龙,后来不知所踪,算是抵债之物,绝对来路干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