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09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茶干很快吃完,意犹未尽,第二道来,竟然是豆腐,面还密密麻麻长满黑色绒毛?
  “哈哈,徽州名菜,毛豆腐!”
  凌天成拍手称快,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放进嘴里,满脸享受道:“这些年每去徽州,只要有机会,尽可能街头吃一回道地的毛豆腐。刚刚出锅的毛豆腐,油光光的,那层长毛的表皮,经过油炸之后,成为筋拽拽的很有韧性的一层,包裹着里面酥软的豆腐,吃在口里满颊生香。”
  “这是兔毛吧?”闻一鸣笑道:“毛豆腐大致可分为四个品种:鼠毛、兔毛、棉花毛、蓑衣毛。”
  “鼠毛较短,呈灰色;兔毛也短,起条,呈青白色;棉花毛稍长,整绺的,白色;蓑衣毛最长,紫酱色,色、香、味最佳。”
  “毛的长短,颜色的差异,除了豆腐本身质量的优劣外,还取决于气候的变化、温度的调节。煎的过程,由于白毛厚薄受热的不同,金黄会现出几丝深色条纹,这便是虎皮毛豆腐的由来。”
  胡建民大感兴趣,初次见毛豆腐,原本不想尝,可听闻一鸣说完,硬着头皮咬一口,顿时眉头舒展,大快朵颐起来。

  严四海见状,高兴道:“说来你们也许不信,有个徽州籍朋友,是因为贪恋家乡毛豆腐,多次放弃去省城发展的机会。用他的话说,至今思香味,不肯过长江。”
  众人边吃边聊,接下来是几道爽口素菜,虽不名贵,但十分雅致,配茶道韵味,别有情趣。
  酒席接近尾声,严四海站起身,拿出一包神秘之物,小心翼翼打开包装,展示道:“这才是今天的压轴好戏,相信你们应该没有人品尝过!”
  说完拿出几个玻璃杯,分别放入碧绿清茶,然后把一条条干扁之物投入热水,异香气令闻一鸣很是惊讶。
  “这是……涌溪火青?还有……琴鱼!”
  严四海听完一挑大拇指,惊叹道:“先生有眼力,不错,正是琴鱼茶!”
  胡建民和凌天成好的盯着茶杯,只见杯腾起团团绿雾,微微摇晃,绿雾散去,清澈的茶汤,琴鱼们齐刷刷头朝,尾朝下,嘴微张,眼圆睁,背鳍徐立,尾翼轻摇,随茶汤漾动,似在杯游,精灵一样,甚至如闻有唼喋之声,堪称观。
  拿起啜饮一口,压舌下稍稍含漱,只觉得醇和清香四散溢开,丝毫没有鱼的腥腻味。如此啜饮,有情有味,妙趣盎然,确非一般品茶可拟。喝完茶后,再慢慢咀嚼泡开的鱼干,清甘咸鲜,茶香浓郁,味道饱满新。
  “好茶!琴鱼?前所未见!”
  严四海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笑道:“从芜湖开车南去泾县琴溪,两个小时到,可以在那里漂流,看竹海,吃农家乐,买很好的茶叶。”
  “琴溪里产的一种小鱼,便叫琴鱼,虽只有小指头粗细,名气却够大,自古以来,一直与宣纸并称为泾县二绝。
  “泾县位于黄山东北,峰峦如黛,林木深秀,每条溪都清澈透明,琴溪的水尤其轻盈浅碧,灵水出灵鱼。琴鱼虽为鱼,却从不做盘佳肴,而以饮茶精品享有盛名。”
  “旁近有隐雨岩,岩下有丹洞,深不可测。据说每至夜深人静之时,便可听到悠悠琴声随着淙淙水流传来,这便是琴高在抚琴,无数指头长的小鱼便随着动人琴音,自琴高台下丹洞旁近岩隙源源而出。”

  一番话更加引起众人好之心,闻一鸣举起杯,仔细打量着琴鱼,形状十分特,身不满寸,却是虎头凤尾,龙鳍蛇腹,重唇四鳃,眼如菜子,鳞呈银白,很是像缩微版的清道夫鱼和超缩微的四鳃鲈鱼。
  严四海介绍道:“运气好时,站在清静的溪水边能觅到琴鱼身影。它吃东西时,嘴两旁稀疏的龙须时不时滑稽地抖动着,令人忍俊不禁。这些小东西也怪,一样绿树葱郁的清溪流水,它们却只衍生于琴高台下数里路一段水域。”
  “每年清明前后,琴鱼长肥并浮水面嬉戏,于是当地人便会准时捕捞。以特制的三角密,从深涧一点点耐心地往前划拨,赶鱼入。如果此时你来到琴溪桥镇,会看到一片繁忙景象。”
  “只见琴溪桥两岸的村民持竹篓的、操篾篮的、张三角的,更有挥锹筑坝的,在琴溪滩头张捕。还有那七八岁的小孩子,也会在浅滩筑一条小坝,拦住水流,再在坝下掏出一条小沟,在沟张开一张细密的,坐待琴鱼落。”
  “平时沏茶时舍不得多放,逢年过节,才舍得作为杯佳茗,招待门的尊贵客人。当年北宋诗人梅尧臣曾写下不少诗赞美家乡的琴鱼。古有琴高者,骑鱼碧天。小鳞随水至,三月满江边。”
  严四海有些遗憾道:“因为味道十分鲜美,琴鱼早在唐代被列为贡品,独为皇家享用,当地百姓岁岁都要捞制琴鱼送入官府,琴鱼茶便蒙了一层神秘的色彩。直到今天,产量仍是无法突破,最多也在两三百公斤左右。”
  “能品到琴鱼茶,当是一件幸事。近年来每至春草萌绿的阳春三月,琴溪河东岸便红裳飞衣,游客如云,路一侧停满了车,许多人扛着长枪短炮纷纷跑来围观捕琴鱼,看制作琴鱼茶。”
  “早些年泾县的朋友送琴鱼茶,都是装在做成工艺品的竹筒里,现在市场又多了一种元宝竹篮的精美包装,提柄是一对竹根,很是精巧养眼。”
  “但地头熟络的人,仍是喜欢直接钻到村民家淘货。主人给你双手捧出的琴鱼干,色泽明洁,不焦不暗,放在嘴里一嚼,脆带绵,满口淡淡幽香,隽永而悠长。”

  “倘若能把话谈得深入,主人将干鱼冲入玻璃杯让你品尝,让客人亲眼见证琴鱼死而复生,摇尾游弋,如在戏水,口微张,有一种似笑非笑的嫣然。”
  一顿饭宾主尽欢,严四海不愧是茶痴,连宴客都围绕茶展开,特别是琴鱼茶,令见多识广的众人啧啧称,大开眼界。 !
  闻一鸣回到家,时间还早,继续研究记忆宫殿,短短几天已经基本摸索出门道,建立起雏形,这要是让凌天成知道,肯定又要大呼变态!
  抓紧时间记忆各种古玩理论,下一步要去京城开拓人脉,遇见的都是顶级藏家,眼光极高,要想让对方刮目相看,不是件容易的事。
  “喂,魏老?您出院了?”
  突然闻一鸣手机响起,居然是魏德鑫,好道:“好,明天有空,没问题。”

  挂断电话,然后拨通唐亦风,原来魏德鑫情况稳定,昨天正式出院,回家休养。今天对方马联系自己,邀请去家做客。
  唐亦风电话里道:“去吧,老魏不是傻子,你是他的救命恩人,次的陈氏香谱只是开胃小菜,他的命可几张照片值钱的多!”
  闻一鸣笑道:“我可真没打算继续敲人家的竹杠!算了,去看看也行,以后也是条人脉。”
  结束通话,闻一鸣点静心香,喂金角吃饭,魏德鑫的事还真没在心。毕竟从对方那里得到陈氏香谱,已经算是收获不小,以后的事没在计划之内。

  第二天按照地址,闻一鸣带礼品,登门拜访魏德鑫。到门口打通电话,老爷子很快开门,迎接出来,恭敬道:“劳烦恩人大驾光临,魏某真是汗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