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7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劳长者们受累,”萧晋适时开口道,“弟子拉的屎,弟子自己擦屁股。”
  老人们顿时都被他逗笑了,刘青羊还一脸感慨的拍拍他的肩膀,说:“这才是好孩子呀!”
  萧晋咧着嘴嘿嘿傻笑。
  接下来,刘青羊带着刘淑然离开诊室去处理家事,萧晋则笑眯眯的来到了晁玉山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晁玉山就像个要被侵犯的无助少女一般眼泪鼻涕齐流,一边拼命的向后挪屁股,一边惊恐的大叫,“我、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碰我,我……我晁家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鄙夷的撇撇嘴,萧晋扭头问丁夏山道:“奶奶,我能不给他治么?这货太恶心了,脏手。”

  丁夏山笑着摇头,问:“你不治,难道要我们治么?”
  “那还是我来吧!”
  萧晋郁闷的转回脸,瞪着晁玉山寒声又道:“不想变残废就给老子老实点!”
  晁玉山瞬间不敢动了。他只是太自负,并不蠢,在刚刚詹青雪播放那两段视频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在这里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救自己,这个时候乖一点,起码应该能少受点罪。
  卷起他的裤管,萧晋伸手摸摸他断骨的位置,刚要用力,忽然想起了什么,手便收了回去,出声道:“小雪,过来。”
  詹青雪不明所以的在他旁边蹲下,问:“需要我做什么?”

  萧晋指指晁玉山断骨的地方:“摸。”
  詹青雪柳眉一挑,瞬间明白过来,这家伙竟然要趁这个时机教她正骨,还他娘的是**教学,这简直……简直太刺激啦!
  女孩儿瞬间就兴奋的俏脸都飞上两抹红霞,伸手就抓在了晁玉山毛茸茸的小腿上。
  “啊!”晁玉山疼的一声惨叫,本能的缩回了腿。

  “给老子闭嘴!”萧晋又瞪起眼,威胁道,“再敢动一下,信不信老子把你的波棱盖儿掰的向后拐弯?”
  晁玉山身体一僵,再不敢有丝毫动作,只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又不敢出声,只好死死咬住嘴唇。要是他长的能再中性漂亮一点,还真像个正在被侵犯的可怜女人。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毛毛糙糙的?”萧晋又开始训詹青雪,“手里连个轻重都没有,你还想当医生?这要是让你去拿手术刀,还不直接改姓孙啊!”
  “这可是人家第一次学正骨耶!你又没说要轻一点,我哪儿知道要用多大力啊?”詹青雪冲他不满的皱了皱鼻梁,又好奇的问:“为啥要改姓孙?”

  “学孙二娘开人肉包子铺呀!”
  “去你的!”
  詹青雪不好意思的捶他一下,又道:“既然想教我,那就好好教,赶紧说,我该怎么做?”
  萧晋笑笑,收敛起轻佻的表情,正色道:“手掌先轻轻握住他的断骨处,然后将内息缓缓地输送进去,不要太多,以刚好能够感应到为准。”
  詹青雪深吸口气,按照他的指示,重新伸手抓住了晁玉山的脚脖子。
  “然后呢?”片刻后,她问。
  “试着用内息包裹住断骨位置,看看能不能通过它的反馈在心中勾勒出断骨的大致画面。”
  詹青雪屏息凝神,好一会儿过去,眉头却皱了起来,似乎结果很不好的样子。
  萧晋刚要开口劝她不要急,却见女孩儿忽然闭上了眼,眉毛也缓缓平复下来,神情恬淡。
  他眼睛一亮,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蹲在一旁默默的耐心等待起来。
  这姑娘是不是个学医的好苗子,他不知道,但他这会儿已经能够断定,詹青雪一定是个习武的天才。
  华夏武学不是单纯的格斗术,在强身健体之余,它更加注重的是对心灵素养的锻炼。也就是说,有悟性的人,在武学上的进益绝对会远超身强体壮者。

  而詹青雪年纪轻轻,却能做到不骄不躁,轻易进入老僧入定般的空灵境界,何止是有“悟性”,简直是天赋异禀。
  看来,她说她三岁开始习武,并没有夸张。
  仔细想想,这女孩儿也挺可怜的,明明生在豪富之家,可以一辈子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当个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却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与死神挣命。
  她这二十来年所经历的辛苦,常人绝对无法想象。或许,这就是她能更容易进入空灵状态的原因。
  天黑闭眼后是不是还能醒过来都不知道,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
  “我看到了!”没多久,詹青雪便睁开了眼,里面满是喜悦的光芒,“每一个缺口,每一条裂缝,我都感觉到了。”
  果然,这姑娘是个武学奇才。

  “嗯,既然都能看到,那就帮他给正回去吧!”萧晋笑着随口道。
  “啊?”詹青雪傻了眼,“我虽然懂医,但是从来都没有给人看过病耶!这第一次上手,你就让我正骨,步子迈的是不是有点大啊?”
  “迈的大怎么了?你又不会扯到蛋。”
  “去死!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斜乜晁玉山一眼,萧晋说,“医学是一门非常注重实践的学科,不动手,你就是把全世界的医书都倒背如流也没用。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有心理负担的活道具在,你不赶紧练手,更待何时?”
  “什么?你们……啊——!”
  晁玉山一听这话就急了,开口刚要发表意见,就被断腿处传来的剧痛给弄得什么都顾不上了。
  萧晋面无表情的收回戳在人家断骨位置的手,对詹青雪道:“还愣着干嘛?赶紧的,沿着裂口给丫掰回去就行。”
  詹青雪瞅瞅“楚楚可怜”的晁玉山,为难道:“这毕竟是个大活人,太不人道了吧?!”
  “人道?”萧晋一声嗤笑,“这年头你跟我提人道?那要不要再给丫念一遍《人权宣言》啊?”
  詹青雪撇撇嘴,转脸递给晁玉山一个“你可别怪我”的眼神,小手再次落到了他的断腿上。

  “啊啊啊啊——!”
  这一次,晁玉山的惨叫像是在杀猪,吓得女孩儿慌忙缩回手,紧张的抓住萧晋问:“怎么了怎么了?他怎么这么疼?我是不是用力过大,给他把骨头完全掰折了?”
  萧晋瞅瞅晁玉山那似乎又红肿了许多的断骨处,伸手一摸,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詹青雪被他笑的一阵心慌,忍不住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嗔道:“笑个屁!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放心,”萧晋边笑边道,“你不是用力过大,而是用力过小了。”
  “啊?”詹青雪满脸不解地问:“那他惨叫个什么劲儿?”
  “废话!”萧晋抬手就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一刀捅死你和用刀刃一点点的划死你,那个疼?正骨的疼痛不亚于断骨,你刚才用力那么小,速度自然会慢,等于是让他又慢慢的体会了一遍断腿之痛,他能不叫吗?”
  詹青雪小脸儿唰的一下就变得通红,嘟嘴道:“我说我不干的,是你非让我干,要我看,你就是想要这种效果才对!”
  萧晋哈哈一笑,也不否认,起身道:“继续吧!这次加点力,我去喊几个这里的工作人员抬他。”
  日期:2018-01-14 1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