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85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羽微微一笑,谁知道,表姐突然把头凑了过来,杨羽以为表姐要亲自己脸蛋呢,可谁知道,表姐竟然在杨羽的嘴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然后就转过身,回了屋。
  杨羽愣在那里,这是表姐第一次主动吻他,虽然只是轻轻碰了下嘴唇,但从某种意义上讲,那就是吻。
  可眼下,杨羽不是乐的时候,啥也没多想,开了手电筒,趁着伞,就往刘寡妇家去了。
  这表妹失踪和刘寡妇有什么关系?这三更半夜的找刘寡妇是要做啥?
  多事之春。
  走在漆黑的田园小道上,杨羽想着发生过的事。
  先是姨父莫名其妙的犯错入狱,后是李若水因为自己而被绑架,接着又是小星和杨琳的邪事,然后表姐也差点因为邪雨而丧命,现在又是三妹不见了。
  接二连三的事压得杨羽喘不过气来,这浴女村是越来越邪门了。

  刘寡妇的家独立在漆黑的夜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也确实孤单,杨羽有时候都不敢一个人住,何况还是个寡妇住。
  不过这刘寡妇还真是个扫把星,似乎很多事都跟她扯上些关系,姨父入狱就因为笨二牛偷鱼,水鬼凶灵也跟她的丈夫有关,李若水上次被绑架也是因为杨羽阻止张阳**她的原因,现在三妹失踪怎么又跟她有关呢?
  真是邪门。
  寡妇,真的不能碰啊,尽沾染些晦气的事,杨羽无奈摇摇头。

  这远远望向刘寡妇的家,虽然杨羽不懂风水,但这幢房子总感觉让人不舒服,越看越觉得像个张牙的恶魔,难道也有什么脏东西在里面?
  想着想着,就到了刘寡妇家。
  这凌晨零点多,这么荒凉的一座房子,又是漆黑一片,寂静无声,入了院就感觉一股寒意袭来,杨羽不惊打了寒颤。
  “刘阿姨在吗?”
  李芸熙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张脸。
  这是一张普通的脸,普通的脸为何让李芸熙那么恐怖?其实这压根不算一张脸,因为它分明就是张面Ju。面Ju就算再张牙舞爪那终究也只是张面Ju而已,为何能把一个初三的学生吓成那个样子?
  李芸熙以为自己看错了,灯泡摇摇晃晃,忽而照在那变态狂的脸上,吓得李芸熙哇哇直叫,这是一张多么可怕的脸。那变态狂戴的分明是一张人皮面Ju。

  从鲜活的人脸上活生生剥下来的人皮面Ju。
  如果这还不足以震撼到李芸熙那脆弱的心灵的话,那么当她看到那张人皮面Ju是张少女的人脸的时候,她已经彻底吓得没了魂了。
  李芸熙环顾下这间地窖,一个场景印入她的脑海,也许就在这间地窖,也许就在她的身边,曾经有个女孩子就在这里被这个变态狂活生生得剥下了她的脸皮。
  鲜血,嘶吼,恶心,恐惧,最后是死亡。
  李芸熙一阵呕吐。

  这分明就是现实乡村版的《沉默的羔羊》,她后悔走了捷径,心里呼喊着:“表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刘阿姨在吗?”杨羽再次敲了敲门,里屋才开了灯。刘寡妇一听是杨羽的声音,就披了件外衣,来开了门。
  “小羽出什么事了?”这凌晨三点还来找人的,那肯定是有急事了。刘寡妇见杨羽的脸色很难看,衣裳也湿透了,急忙先请进了屋,倒了被热开水。
  “芸熙不见了。我记得你前晚来找我来你这睡,是因为你觉得有个变态狂在监视你们的?”杨羽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怀疑是那个变态狂抓了芸熙?”刘寡妇如此一想,也觉得胆战心惊,幸好不是自己。
  “你认识那个人吗?有没看清他的样子?多高多重?什么穿着?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杨羽着急得问了一连串问题。
  刘寡妇沉思了片刻,极力去回想当时的一些场景,断断续续的说道:“他戴着帽子,看不清脸,不过应该是个中年人,165左右的身高吧,胖瘦穿着大衣看不出来。”
  “什么样的帽子?”这看不清脸,身材年纪也太普通了,完全没有特点,看来只能靠这顶帽子了。
  “蓑立帽,家家户户都有的。”刘寡妇想着,也想不出什么特别的点:“不过,我敢肯定,他是本村的人。”
  这让杨羽头疼起来:“毫无特点,这压根没法找啊。真的没其他特征了?刘阿姨再想想?”
  刘寡妇摇摇头,那几天都是晚上,实在看不清人。
  唯一的线索也断了,杨羽迷茫起来,本来还指望靠刘寡妇找到那个变态狂,可如今一想,事情远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出了寡妇门,杨羽望着这漆黑的浴女村,自己的表妹就在这座村子,变态狂也就在这村子里,可是会在哪里?

  杨羽重新开始分析,如果真的是个变态狂,选择对象一定有原因,刘寡妇和三妹相差那么大,哪有什么共同点?等等,此人一定不是第一次犯案了,也许有案底,或者早就在这村子犯过事了。
  “找陈校长问问吧。”杨羽自言自语着,便往村北行去,心想着:陈校长已经六十多岁了,一生都呆在这个村子,对这个村子那是相当了解,基本上全村的人也都认识,也许他能帮上忙。
  陈校长老伴早死,又没有子女,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住,要不是有退休金,恐怕养老都成问题。
  对于杨羽的突然到来,也是万分惊讶,但是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也焦急起来,学校连连出事,还都是初三班级的学生,做校长的哪里脱得了关系?
  “这村里的人都是安分的人,我呆了这么久,也没听说谁是什么变态狂,会不会我们太敏感了?”陈校长还是不信,这么安详的村子怎么会有变态狂?不过转眼一想又感觉不对:“十年前,我们学校倒发生过一起性奴案,哎,那个学生后来还上吊自杀了。”
  “凶手呢?”杨羽比较关心这个。
  “凶手早就被枪毙了。”陈校长说道。
  杨羽一琢磨,既然凶手都死了,那肯定不是那个人,性奴?这两个字压在杨羽的胸口,三表妹还是处,自己都舍不得下手,岂能给别人白白破了?那损失就大了,而且这显然威胁到了人身安全啊。
  “等等,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人。”陈校长突然茅塞顿开,杨羽一下子紧张起来。然而当陈校长说出那个人名字时,眉头皱得更紧了。
  “刘安国?他不是已经失踪了一年多了吗?”杨羽以为真的是条线索,没想到这些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真是邪门。
  陈校长也是一脸茫然,再也想不出,这村里还有什么脑子有点毛病的人了。

  天,渐渐的亮起来了,可李芸熙呆的那个地窖,却丝毫没有亮光,那盏灯还是摇摇晃晃,晃得人津神都快崩溃。
  小姨报了警,去找了村长,村长找了些干部,从村北开始地毯式的找人。同时林依娜,催强,林依依等好朋友也帮忙开始找人,哪怕刘寡妇也带着笨二牛去田园逛逛。
  杨羽跟表姐一对,从村南开始找人。
  如此大动干戈,还真不信,找不到一个人?
  “表弟,这地方要进去吗?”李媛熙看看前面这幢房子,矛盾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进去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