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3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得好……”这个时候,吴勉有些挑衅的拍了拍巴掌,随后继续说道:“犯了错就要受罚,天下虽大又能逃到哪去?”
  吴勉的话说完,屠黯看了这个白发男人一眼,当下闭上了嘴巴,垂首站在一旁不在说话。而吴勉、归不归几个人也没有再搭理他的意思,二人二妖自说自话,气氛一度显得有些尴尬。
  “这都是泗水号两位东家准备的,现在每隔一天便有泗水号运送补给的船只将这些吃食送来。”屠黯再次开口,微笑着对着吴勉、归不归继续说道:“托了刘喜、孙小川两位的福,有了这些吃食,我们这些人也不用天天去啃咸鱼跟海带了。”
  这二人二妖正在吃喝的时候,周围的船上突然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在四五个小方士的簇拥之下,那位大方师徐福顺着楼梯走到了甲板上。
  现在的徐福脸上有些疲惫的神色,做到了归不归对面之后。接过来小方士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脸之后,这才冲着对面二人二妖笑了一下,先对着百无求点了点头,说道:“辛苦妖王陛下了,这样的小事让归不归跑一趟就好了。这几次都劳烦陛下亲往,徐福真是愧不敢当。”
  “咱们别瞎客气,老子是愣可不傻,能听出来什么叫做假客气。”百无求从怀里将占祖掏了出来,在徐福的面前晃悠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子来问问你,上次谁说我们家老家伙的眼睛只有占祖才能治得好?为什么这个王八壳让我们回来找你?”
  “我说的没错,占祖说的也没错。”徐福狡黠的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如果占祖说的有错,那是我骗你们了。如果占祖算的不准,那是它的问题。起码现在看起来都没有错吧?”
  这时候,老家伙嘿嘿一笑,接话说道:“那么如何才叫缘分到了呢?就差一枚占祖吗……”
  “就差一枚占祖。”徐福对归不归的态度明显不如对妖王时的样子,看了一眼已经把后面的话都咽下去的老家伙之后,大方师继续说道:“占祖不到,我便全力提防海眼,哪里有余力再照看你的眼睛?现在又不一样了,预测海眼的事情交给占祖,我便可全力将你的眼睛复明。你这老家伙,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大方师你这么一说,老人家我便茅塞顿开。”归不归哪里敢反驳大方师,当下他从自己便宜儿子的手里接过了占祖,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徐福的面前,随后继续说道:“这就是大方师指定要找的占祖了,这次为了这块占祖,我老人家可谓是九死一生。几次差点就要死在其他想要夺取占祖之人的手上。最后想到了这块占祖关系到大方师您看守海眼的大事,这才排斥万难,拼着一死才将占祖抢到手上的……”

  徐福只是看了占祖一眼,却没有将它拿起来。冲着归不归说道:“占祖出世必是一雌一雄,这一块是雌的,另外一块雄的占祖呢?”
  “占祖出世必是一雌一雄?还有那么神奇的事情吗?老人家我怎么不知道?”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你别听那种神话故事,那种话都是无稽之谈。谁能管得了真龙生下幼崽是不是每次都是龙凤胎?上次是碰巧了,哪能次次都这么碰巧?不信的话,占祖就在这里,大方师用它算算是不是还有另外一只占祖。”
  “你敢将占祖给我,自然不怕我算。”徐福还是没有拿起来占祖的意思,冲着面前的瞎眼老头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只要提前占卜,如何让我找不到另外一块占祖。你能想到的,又怎么会瞒得住我?”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这位大方师还是拿起来了占祖,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一眼之后,还是将这块乌龟壳收藏在了怀中。
  ‘看’到了徐福收起来了占祖,归不归的脸上露出来一丝喜色。老家伙满脸堆笑的对着徐福说道:“大方师既然已经收下了占祖,是不是可以施展手段,让归不归可以早日看到大方师的英姿。”机
  “要不是认识老家伙你这么多年了,我都以为你说的是真话……”
  说话的时候,徐福突然伸手抓住了归不归的手腕。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在和老家伙手腕接触的一瞬间,归不归的脸皮突然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脸皮抽搐的同时,老家伙的左眼开始不停有眼泪流淌下来。开始归不归的眼睛开始吧哒吧哒的滴落下来,刻片之后他的眼泪已经连成了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话,谁也不会相信有人会‘悲伤’到这种程度。
  “老家伙你没事吧……”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在自己‘亲生父亲’的下巴上抹了一下。随后添了一口上面的泪水。这才继续说道:“老子要不是亲口尝尝,都不会相信你留下来的是眼泪。老子还以为自己色盲了,老家伙你是在流血……”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百无求看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徐福,说道:“你这是怎么我们家老伙家了?老子又没死,好端端的他哭什么?”
  “陛下不是要我将归不归的眼睛复明吗?徐福正在施法。”对这位新任的妖王,大方师还是很给些面子的。当下他冲着百无求点了点头,解释道:“归不归的眼睛是服用长生不老药过度,被药毒所害,后来又被妖毒侵害。妖毒是表,药毒是源。只要拔除了药毒,剩下的药毒归不归自己的长生不老之体自己便可以化解。我现做在的正是在一点一点的拔除药毒……”
  “种子的力量……你用种子的力量一点一点将药毒从归不归的身体里面挤出来。”这个时候,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的吴勉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数说道:“因为药毒都沉积在老家伙的眼睛里,他这样的流泪正是在排除药毒,我说的对吗?”
  “你心里是不是再想,为什么我之前没有说种子的力量还可以这样用?”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因为也没有人告诉过我,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你也要重走一遍,別指望有人会教你什么。”
  “可以了……老人家我能看到了……可以了,再哭的话老人家我就哭瞎了……”这个时候,归不归大叫了几声。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徐福。老家伙的脸皮还在不停的抽搐,表情有些狰狞的说道:“可以了……我老人家这辈子能再看到大方师你的英姿,死也值了……”
  “真的好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徐福狡黯的笑了一下之后,收回来自己的手,看着好像大病了一场还在喘着粗气的归不归,伸出了三根手指,说道:”这是几?”
  “三……大方师以为归不归是小孩子吗?”老家伙重新再见光明之后,显得有些兴奋异常,他一边摸着眼泪,一边继续说道:“终于能看见了,老人家我还是有些不大适应。当初原本以为几天便能复明的,想不到一拖便是几十年……再看大方师的容貌,还是这么……不对!
  日期:2018-02-27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