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108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转眼到周末,凌天成开车接闻一鸣,两人来到四海楼,胡建民随后赶到,四人聚首,严四海主持茶席,大家开始品茶聊天。
  “来,来,大家尝尝这炉茶,看看有什么不同?”
  茶海煮着三把老铁壶,严四海提起一把,拿出两把紫砂壶,放进同一种龙井,边注水边道:“同样的茶,养差不多的紫砂壶,只是水不同,今天咱们品一品,看看古人争论千年的水如何不同!”
  倒满水,盖好壶盖,严四海笑道:“择水难不难?古人把此事搞得十分复杂,光研究水的专著好几部,更不可思议的是水的等次自唐至清争论千年还无结论。”
  “究竟什么水宜茶?一般人赞同陆羽的观点:山水,江水,井水下。这是以水源分类,还要加天落下的雨水、雪水,还有现在的自来水,蒸馏水,何种为佳?”
  凌天成听完,灵机一动道:“什么水最好我不知道,可现在由于工业污染,所谓的扬子江心水,肯定没资格再充当水状元了吧?”
  一句话众人哄堂大笑,严四海笑道:“茶人如此重视水质,可真水又不是随处可汲,于是一门特殊服务行业,运水业应运而生。”
  “此业始于明代,明人李日华写有运泉约,说明双方买卖宜茶泉水的交易情况,并以此为凭。这是专为饮茶者服务的行业。”
  “这一古老行业在内地今不复存,但在宝岛至今还有操此业者,多是茶艺馆购买,5加仑一桶的泉水时价50-70元台币。运泉人一要会找泉,二要会品水。他们的经验是远离人烟、水温冬暖夏凉、甘而不寒的泉水最佳。”

  “用这样的泉水烹茶,茶味发挥好,茶水口感好,不咬舌,无涩感。同一口泉,秋季最佳。而且据说全年以端午节11时45分到12时15分取的午时水最佳,可经年不坏,卖价亦高平时一倍。”
  “早年江南集镇最常见的,便是茶馆和茶客。”严四海悠然道:“茶馆里可以品茗吃早点,可以议事、叙谊、谈生意,或者什么也不做,泡茶馆只是每天的习惯。”
  “其实茶馆里的场景,最能折射出茶的内涵。堂倌肩搭毛巾手提长嘴铜壶,迂回应酬,循环往复轮番给茶客续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嘴快腿快手快,方能照应周全。”
  “只要有人招呼,堂倌应声而至,立身一定距离外,右手揭开茶壶盖,左手拎高铜壶,长长的壶嘴先在空划个圈,然后冲下一点、二点、三点,热腾腾的沸水注满茶壶,桌滴水不落,行话叫凤凰三点头,堪称一绝。”
  “那些气定神闲的老茶客,茶斟来,端杯闻一闻,轻轻呷一口,却并不急于咽下,而是闭双眼,含在口,尽心去融入彼此……”
  老爷子几句话在众人眼前描绘出一幅江南水乡悠闲自得的场景,江南人爱茶,茶在他们眼是神圣的,会品茶都是有涵养之人。
  “江南茶意里,又总是蕴绕着古镇的气息。犹记得那年的梅雨初夏,我流连在太湖边的古镇南浔和震泽,因为雨,走进了一家茶馆,倚花窗而坐,要壶碧螺春,伴着氤氲的茶香,凝望河对岸薄烟空灵的亭台楼榭,细细啜饮。”
  “雨打檐瓦,传入耳尽是平平仄仄。忽然有两个旗袍女子抱着琵琶走到厅堂里一张桌前坐下,曼妙的评弹声悠然而起,伴着咿咿呀呀的唱,吴侬软语虽听不太懂,但音调婉转悦耳。”
  “那一刻分明感觉到,正是茶,赋予了江南特有的内涵与灵性,一如扮靓了女人婀娜身姿的丝绸旗袍。半个下午,我坐在那窗下,看傍水人家,看矮檐窗,绿荫掩映,石阶宛在水央。”
  “迭影交错里,倏然间悠悠摇出一艘小船来,白衫黑裤的船娘,腰肢款摆,盈盈地船尾把橹轻剪涟漪,咿呀声弥散在清香久远的弦音唱韵里。”
  “连续两壶水,绿色的碧螺春被倾情浸泡,看不见轮回却兀自在轮回。茶水清碧微黄,苦涩带着馥郁的兰气,绕齿三匝的回味里,犹如一缕清风吹过林间,自有一丝淡淡的朦胧,和一抹幽幽的宁静。”
  老爷子无感叹道:“江南的茶,真的如婉约女子,低眉敛笑,容颜恬淡,肤如凝脂,手如柔荑,曼妙柔情,总给人千回百转欲说还休的滋味。梅雨江南,一壶喝不尽的碧螺春,一帘永远走不出的幽梦……”

  这番话勾起众人无限联想,胡建民笑道:“江南的名茶,除了产自鸟语花香的太湖之东山岛的碧螺春,还有西湖的龙井和黄山的毛峰。”
  “如果说色绿、香郁、味醇、形美,四绝名于世的龙井透着从容和闲适,宛若大家闺秀。而外形卷曲如螺、香馥若兰、回味隽永的碧螺春是怀春少女,那么我觉得长年得云雾滋润而风韵绰然、香气清高持久的黄山毛峰,便如出水芙蓉的小家碧玉。”
  闻一鸣继续道:“所以我更偏爱美丽而骄傲的黄山茶,毛峰入杯冲泡,雾气结顶,汤色清碧,嫩芽成朵,叶底黄绿有活力。汲来好水煮顶级毛峰,释放到杯杯盏盏里,细细品啜,甘甜醇和,回味香绵,尤能温暖舒畅,如江南秀丽女子,恬静淡雅,美人如茶。”
  四人相识一笑,举杯共饮,人之气油然而生,关系越发亲近。

  足足聊两小时,严四海看看时间,站起身道:“次在胡园品尝美食,大厨手艺高绝,平淡见神。今天贵客临门,老朽倚老卖老,为大家准备几道小菜,难登大雅之堂,请见谅!”
  说完让下人通知,众人移步客厅,开始吃饭。很快第一道菜桌,青瓷大盘摆放着十几块酱色方块,居然是茶干。
  “人说忧烦的日子喝酒,心满意足的日子嚼茶干。”严四海笑道:“茶干不适合做下锅菜,这类入口搅舌之物,首先身量要小而紧凑,温尔雅,不能一下子将肚子塞饱。其次是要筋道耐咀嚼,且越嚼越有味。再是内涵丰富,咸甜鲜香诸味皆有。”
  众人点头称是,严四海钟情于茶,自然首选素食宴客,闻一鸣夹起茶干,形状邮票略大,呈均匀酱红色,品质纯正,形薄肉细,韧性十足。咀嚼之下,香、韧、鲜、嫩,回味特别悠长。
  闻一鸣笑道:“采石矶有太白楼,传言和诗仙李白深有渊源,茶干又大又厚,撕开纸包,掂手里晃悠悠,却怎么也悠折不断。里面加鸡丝、虾仁或是火腿,以鸡汤做卤,故味极鲜美,食后口齿留香。”

  严四海哈哈大笑道:“什么都瞒不过先生慧眼,正是采石矶茶干。不过现在产于当涂黄池的金菜地茶干后来居,大有超越采石矶茶干的势头。好在这两种茶干都属于马鞍山,应该有裙带之谊。”
  “咬一口,细实紧密,如嚼鸡脯,伴随难以言说的异香,越嚼越入味,欲罢不能。卖家为示范他们的货“硬”,会当面拿块茶干,用力对折,却不断裂。”
  众人开怀大笑,看似不起眼的茶干顿时别有风味,凌天成有感而发:“有时想想,品茶干亦如品人生,不过是压扁的人生,个滋味,不可言喻。”
  日期:2018-02-27 07: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