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190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事休要再提!”建文帝牙齿咬的咯吱响,“当年之仇,朕一直牢记在心,今日当杀此贼,了却心事!”
  瓜瓜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劝,想着自己反正也没啥事,还是跟着去看看,万一闹得不可开交,自己也要去报信找人来帮忙。
  兵马出了隘口,顺着城墙一路往左,又走了有小半个时辰,有人停马汇报,说是快到了,瓜瓜挑起帘子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些黑点,都是人骑着马,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建文帝捏住了鱼肠剑。
  “皇帝,我说,你可别冲动啊,有话好好说……”瓜瓜觉得自己怎么着也应该劝几句,“你们总归是亲戚啊,还是至亲,人间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床头打架床尾和”
  “什么!”建文帝瞪起双眼。
  “哦哦,说错了,这个是形容夫妻的,形容亲戚的怎么说的来着……好吧我忘了,反正他毕竟是你亲叔叔,而且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建文帝阴阴一笑,“朕当初的确把他当叔叔啊,所以朕败了,这一次,朕不会再跟他客气。”
  车马一直走到阵前,停下来之后,建文帝倒是没着急下车,而是让人把帘子掀起来,瓜瓜也歪着头看过去。
  对面只有十几个人,个个都是身着银甲,骑着高头大马,一字排开。
  银甲鬼武士……

  中间一位将军,身穿金甲,头戴羽冠,身材看上去很壮,有五十多岁的样子,眉宇之间透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威严之气。瓜瓜第一眼看到,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再一看建文帝,恍然大悟:建文帝的脸上,也有一样的气息。
  而且两人虽然一胖一瘦,打扮都不一样,但是五官之中,有一种神韵还是很相似的。
  这个就是建文帝的叔叔,朱棣了吧。
  建文帝看到朱棣,眼皮跳动了一下,随后嘴角绽开一个微笑,缓缓说道:“皇叔,许久不见啊。”
  脸上带着笑,语气也是柔和的,但是只有在车厢里的瓜瓜注意到,他握剑的手在微微颤抖着。
  “我就知道是你,允炆……都过去那么久了,当年的事,你还放不下吗?”朱棣声音洪亮,不怒自威,透着一种让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朱棣看到了在里面的瓜瓜,拱了拱手,道:“这位既然与吾侄同乘一车,不知是风之谷的哪一位?”
  瓜瓜急忙摆手,说道:“不不,我是捉鬼联盟的,来风之谷办事,顺便过来看看,哦,我其实是想劝你们和好来着。”
  朱棣怔了一下,“捉鬼联盟……你是小天师门下?”
  “嗯嗯,我是老二瓜瓜。”
  “原来是二爷。”朱棣又拱了拱手,“烦请回去替我问候小天师。”

  “不敢,一定带到。”瓜瓜急忙还礼,对这个朱棣倒是产生了几分好感。
  朱棣还想问瓜瓜什么,建文帝轻喝一声:“朱棣!你而今见到太上皇,敢不行礼吗?”
  朱棣是他叔叔,但是当皇帝却是在他之后,严格说起来,他相对朱棣来说,的确是太上皇……
  朱棣微微一笑,道:“若论亲缘,我是你叔叔,若论国统……我当年奉召靖难,继承大统,已将你牌位移出庙堂,何来太上皇之说?”
  “靖难,哈哈哈哈……”建文帝大笑起来。
  朱棣随后叹了口气,道:“几百年过去了,允炆,一切都结束了……而今你我相约作战,约定事成之后分割疆土,为何出尔反尔,占我地盘?”
  建文帝冷笑道:“区区鬼域无主之地,与我斤斤计较,你在人间,占了我整个大明江山,还嫌少么。”
  朱棣望着他,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就知道,你是故意为之,我有心让你……但我而今为将,不可擅作主张,无法对阴司、对部下交代,今日之事,你却要怎的?”
  “建文,你本是亡命天子,不奉阴司,在人间为鬼,被叶少阳诛杀,又为道风所救,违反轮回大道,本为阴司要犯,我主百般忍让,你却得意忘形,尽说些前世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意欲何为,还不下马受降,随我去阴司销案!”
  朱棣身边,一人骑马出列,手执马鞭,指着建文帝大声叫骂起来,声音如炸雷一般。瓜瓜定睛看去,人长得也十分彪悍,想到自己看电视的时候,经常听到虎将这个词,用在这个银甲鬼武士身上再合适不过。
  建文帝怔了一下,眯着眼睛打量他,问道:“你是何人?”
  “我乃永乐朝大将兴国公郭亮是也!”

  “郭亮贼子,你可认得我!”一人从建文帝车马后面的队列中走出,站到前面去。瓜瓜好奇地伸头去看,是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黑须冉冉,一脸正气,给人刚正不阿的感觉。
  郭亮定睛看着来者,没等认出来,旁边的朱棣大惊失色,叫道:“方先生!不,星君您怎么来了?”
  方先生冷冷道:“我并非星君本尊,而是方孝孺人魂,那个当年被你诛灭十族的方孝孺!!”
  朱棣怔住。

  瓜瓜好奇,小声问建文帝:“这人是谁。”
  建文帝动容地说道:“他是我大明朝最有节气之人,文曲星下凡,朱棣谋反成功,让他拟即位诏书,不从,被灭了十族……之后文曲星君归位,方孝孺的人魂却留在鬼域,便是文曲星君的神念。因他刚正不阿,含冤而死,阴司本欲重用,但他因朱棣被阴司封官,拒不与他同朝,整日在鬼域游荡,得知我在风之谷,立刻前来找我。这是本朝第一忠臣啊!”
  说到方孝孺的事迹,一向城府极深的建文帝,脸上也出现了激动之色。
  瓜瓜听他说完,怔了一会,怯怯问道:“不是只有九族吗,哪来的十族?”
  建文帝大笑,指着朱棣说道:“这就要问问他了,他嫌九族不够,连方先生的学生也算成了一族,尽数屠杀了!”
  朱棣微微低头,脸上表情很是尴尬。
  方孝孺指着之前发言的郭亮骂道:“三姓家奴,有何资格在老夫面前狺狺狂吠!”
  郭亮气的牙齿都咬出声,但面对这样一个道德完人,气势上首先败了,一时间不敢作声。
  “方先生,此言差矣。”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朱棣身后发出。

  朱棣微微侧马,让一个步行的人走出来,神色十分恭敬,拱手道:“先生……”
  这人摆摆手,道:“我来。”
  手里提着一只木鱼,当当当敲了几声,冲方孝孺微微笑道:“方先生可认得我否?”
  方孝孺看了他一眼,冷冷道:“黑衣宰相!”
  瓜瓜定睛看去,这老头是个光头,头顶有戒疤,脖子上挂着一串很大的珠子,手里还捧着个木鱼,看着就是个和尚,身上却穿着一件贴身的黑色长衫,是那种纯黑的,肤色也黝黑如炭,神情严肃,没有一点和尚该有的那种慈眉善目的感觉。
  尤其是这和尚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十分强势的气息,证明了修为之高深。

  “姚广孝!!你居然跟这乱臣贼子在一起!”建文帝见到姚广孝,也是大吃一惊。
  瓜瓜惊道:“这人是谁呀,好强的气场!”
  日期:2018-02-27 07: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