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23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溥仪随手指了几件,说这、这、这都是假的。
  王国维吓了一大跳,心说我也不至于眼力这么差?你都没仔细看,能鉴别真伪?
  后来王国维找同行鉴别,找老板那里套话,果然溥仪指出的那几件都是赝品。
  王国维顿时惊了。

  他这种老炮玩了几十年,都打眼了。
  溥仪年纪轻轻,竟然一看一个准?
  后来溥仪若无其事的回答了王国维的疑惑:‘其实,我根本不懂你们那些个鉴别的方法、技术,我是看你那几件玩意和我家里的那些个不太一样。’
  这是直觉。
  可令阎老先生抓耳挠腮的是,他有一份直觉,但找不到证据来证明。
  阎老先生将核舟翻来覆去的品鉴,一副深思状,想要找到证据佐证猜想。
  但很可惜,秦淮出神入化的仿造技术,让阎老先生铩羽而归。
  “惭愧惭愧,仿造者技艺精湛,我竟然找不到破绽。”
  阎老先生颇有些汗颜的慨叹道。
  浸淫核雕六十余载,连故宫博物馆都呆了二十三年,专业知识,偏僻理论何其多,莫说核雕,其它物古董,也能辨个八九不离十……
  然而遇这一枚鬼斧神工的核舟,他竟然束手无策。
  若不是有几十年的阅历撑着,恐怕得打眼了。
  看到阎老先生焦头烂额,秦淮嘴角微微勾起,七分内敛,三分奸诈。
  “阎老先生,这枚核舟还是赝品?不能吧?

  我觉得它表现出来的意境和技艺,都非常贴合《核舟记》的描述啊。”
  齐书记满腹狐疑:“如果这枚艺术品还是赝品,那正品该如何的不可思议?”
  “正品?通过脑洞大开的光影处理手段,将静物化为动态,留给观赏者无限的想象空间。
  我想,不会有这枚核舟更符合人们想象的核舟了。恐怕王叔远的原作,都要稍逊风*。”
  王叔远所创作的核舟,也是《核舟记》描述的那一枚,阎老先生无缘一观。
  但阎老先生想象的核舟,和秦淮的‘收藏’如出一辙。
  甚至这枚核舟表现的意境,还超出了想象。
  “您这么相信自个儿的直觉?也许会有感觉出错的时候吧?再说了,核雕技艺您还出神入化的核雕师,从明代到现在,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您稍微分析分析。”
  齐书记出谋划策。
  闻言,阎老先生也陷入冥思苦想。
  心把历史那些核雕名师滤了一遍。

  会是谁仿造了这枚核舟?
  如此一件瑰宝,竟没有一星半点的记载。
  “哎!你这一说,我还真想到了一个人!”
  阎老先生猛得恍然,神色怪异的看了一眼秦淮。
  见秦淮神色自若,阎老先生举起核舟,更加细致的品鉴起来。
  二十分钟后。
  阎老先生的视线从挂在核舟内壁的蓑笠收回:
  “这枚核舟,全程下刀拿捏得严谨古派,沉稳老练,不落窠臼。然而在这一处细节……”
  阎老先生顿了顿,指着蓑笠旁一根线条的开端部位。
  “在这里,一刀落下,大概一毫米距离,与整体风格截然不同……倒是和秦淮小友的技法有几分神似!”
  “这一小刀应该是秦淮小友想到了什么妙招,正得意忘形的时候下刀雕的!虽然随后迅速调整风格,但还是留下了破绽。”
  “蓑笠后面,大有章吧?我说得对也不对?秦淮小友?哈哈哈哈……”
  阎老先生不等回答,以‘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姿态,大笑三声,笑声爽朗,感染力非常强。
  商雅和齐书记都情不自禁跟着笑了起来,屋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秦淮很惊讶,仔细看了一眼阎老先生指出的地方,这处破绽只有毫厘。
  秦淮是无心之失,当时也并未在意。
  不想竟然被阎老先生发掘了出来。甚至连他当时雕刻这一刀时的心情都摸得一清二楚!
  惊了。
  这好像学霸做高考数学卷的压轴题。
  第一步,先把正确答案猜出来。
  第二步,摸清出题老师的思路。
  第三步,写出过程,取得满分——对,学霸是有这种骚操作。
  阎老先生的操作与学霸解题有异曲同工之妙。
  果然是宗师!
  秦淮不得不敬佩,笑着跟阎老先生商业互吹:“阎老先生火眼金睛,慧眼如炬,晚辈自愧不如。”
  “说笑了说笑了,秦淮小友差点害我晚节不保啊。”

  阎老先生敞怀酣笑,反手也是一个商业吹捧。
  两人相谈甚欢,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俨然已经变成了忘年交。
  齐书记一脸懵圈,他这位亲徒弟竟然被晾在了一旁,完全插不话……
  惹不起惹不起。
  宗师过招,神仙打架,他连拍马屁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憋了半天,齐书记喟然慨叹道:
  “我都想辞官回家搞艺术了。”
  其实不难预见,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正是国家亟待发展精神明、复兴传统化的重要时段。

  秦淮这位宗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了。
  只要靠着秦淮做章,不愁做不出省级化项目。
  甚至还可以试试国家级化项目。
  记得历史的巴金和叶圣陶先生,都身担要职,譬如全国政协副主(和谐)席,教育部部长……
  如建设华化馆这种全国性项目,是叶圣陶先生提出并且实施的。
  还有某春晚艺兵,如今已经是将……
  国家缺这种人才,便会给这种人才优待。
  以秦淮的才华,正属于被优待的行列,而且秦淮能享受到的,还会是顶尖级别的优待。
  要不要先拉拢一下?
  正在齐书记思考时,大厅门被推开了。
  “你们在干什么?不开灯还聊得这么起兴。”
  一位衣着华贵的年女人搀扶着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走向这边。啪的一声把灯打亮了。
  年妇人是齐书记妻子,老奶奶则是阎老先生老伴儿。
  她满头银发,和阎老先生一脸夫妻相,皱纹里盛满了名为优雅的气质。

  年轻时候,肯定是一位大美人。
  阎老先生连忙前扶着老伴,眉飞色舞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两人亲昵恩爱,笑作一团——来自一九五七年的狗粮,其实也甜得腻牙。
  待了两个小时,秦淮拉着商雅的小手,起身告辞。
  阎老先生和齐书记将秦淮送到别墅门口,齐书记本想特地让司机开车送一程。
  被秦淮婉拒了。
  金陵吟笙古玩鉴定心。

  秦淮和商雅下了车,走了一段路程才来到门口。沿路都是轿车。
  路行色匆忙的鉴定客怂肩捧木盒,眼神飘闪,夹杂着一夜暴富的幻想。
  还有从鉴定心骂骂咧咧走出来的鉴定客,多半是骂狗专家不识货。
  也有心怀不轨拿着高仿货来骗证明资料的。
  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出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