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7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淼的精明厉害在两个早习惯了将酒和秘密一起烂在肚子里的酒鬼面前毫无作用,一个是隐形于江湖的大枭雄,一个是刚刚不久前积功升任军委副总长,主管情报工作的军情局长,这俩人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谁又能问得出来?
  两个男人喝到酒酣耳热时,光着膀子在那里争论过去,又讨论未来,最后无聊的议论着文体明星和足球。任凭陈淼怎么想把话题带到她关心的那件事上面来,这俩混账玩意却总是能巧妙的把注意力分散开来。
  夜,电视里正播着英超比赛,俩酒鬼喝光了陈淼家里昂贵的存货,又从外面买回来许多,满满摆了一桌子。陈炳辉是真的喝醉了,毫无征兆的忽然吐了李牧野一身,然后倒头就睡在了沙发上。
  小野哥根本喝不醉,站起身在陈淼冷然注视下,硬着头皮进了卫生间清洗着。
  门外传来陈淼一边收拾一边抱怨的声音:“两个小混蛋,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
  过了一会儿,卫生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一只素手提着条四角丨内丨裤丢了进来,没好气道:“洗干净了赶紧带上你的好哥们儿滚去客房睡觉,他这么肥,我可弄不动他。”

  “您这里怎么有男人的丨内丨裤?”李牧野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陈淼沉默了一会儿,道:“如果我儿子还活着,也有你这么大了。”
  李牧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忽然泪流满面。
  大清早,陈淼吃着小野哥亲手炮制的面点早餐,一脸嫌弃的问:“你们两个打算什么时候滚蛋?”
  陈炳辉笑道:“我反正是想来就来,想走随时走。”看着李牧野问:“你呢?”
  李牧野道:“我想再住些天。”
  陈淼眉头一紧,想说什么终于忍住没说,却对陈炳辉说道:“爸妈走后这个家太冷清了,你我都在敏感位置上,平常也不会有什么客人来,李牧野过来住两天也不是坏事,但家里毕竟只有我一个女人是有些不大方便的,要不你回来陪他住几天吧,怎么样?你家那位将军夫人没问题吧?”
  “有问题。”陈炳辉干脆认怂道:“孩子才四岁,她一个人怎么照顾的过来,没找你帮忙就不错了。”
  陈淼轻轻叹了口气,道:“说起囡囡来,我也好些日子没见她了,等过年我退休了,就去帮你们看孩子。”

  陈炳辉道:“这真是我不响应组织号召,偶尔过来小聚肯定没问题,陪着在这里住就算了,你们娘俩有什么不方便的。”
  陈淼凤眸含煞,道:“你说有什么不方便的?”
  陈炳辉装傻道:“我看没什么不方便的。”说完站起身又道:“我吃饱了,牧野酒劲儿过了,开车送送我。”
  陈淼问道:“你的警卫员呢?”
  陈炳辉笑道:“若是牧野在这里都不能保证我的安全,那几个警卫员又能管什么用,咱们自己家里人小聚一下,也刚好让人家忙忙自己的事情去。”

  陈淼道:“我今天不去上班了,在家大扫除,收拾你们留下的残局,安全碰头会就不去了,直接在这儿跟领导请假了啊。”
  陈炳辉道:“这怎么行呢,您这还没退休呢,就开始马放南山了,我们这些年轻人还指着您扶一把送一程呢。”
  陈淼把眼一瞪,道:“你再敢跟我这油嘴滑舌,信不信我把这一碗粥扣你脑袋上?”
  陈炳辉赶忙起身,把昨天进门前刻意拿在手上的中将军服往身上套,道:“得,得,得,我批准了还不成吗?只要您部委那边没意见,您现在干脆退休回家照顾儿子都没问题。”

  “儿子?”陈淼白了李牧野一眼,道:“陈炳辉,你很不对劲儿,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陈炳辉拔足就往外走,只当没听见,将车钥匙丢给小野哥,道:“麻烦李总送一趟吧。”他的确是不忍见陈淼孤独终老,有意来泄密,但这个过程却需要老姐姐自己猜出答案来。这是组织纪律,因为关于那个人的计划以她的级别也不够解密条件。
  李牧野站起身道:“妈,我送送阿辉哥。”
  陈淼这次没有拒绝,只是不耐的摆摆手,似乎自语了一句:“什么乱七八糟的称呼,一个个都古里古怪,这里头肯定有别的事儿。”
  防弹级别的红旗轿车里。
  陈炳辉目视着前方,语气平静道:“有时间去我那看看,给你外公的灵位上柱香。”

  李牧野自然的点头,道:“忙过这阵子我会去的。”
  陈炳辉又道:“我以为还需要费些口舌来跟你解释这件事,现在看已经不需要了。”
  李牧野道:“李中华救我之前把那件事告诉我了,那是我彻底失去意识前唯一牢记的事情,醒来以后一开始没想起来,但后面想起我妈就全想起来了。”
  陈炳辉道:“别怪她那几年对你不好,她那是不知道你跟她的真实关系,如果让她知道真相,前些年打主意坑你害你的那些王八蛋,一个都甭想活着。”
  李牧野道:“我不怪她,在悬崖峭壁下面那会儿,她说起过我小时候的事情,我知道她心中从未想过抛弃我,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你也别怪我一直瞒着你。”陈炳辉道:“我比你也没大几岁,咱们刚认识那会儿我自己都还迷糊着呢,你我之间是亲人更是朋友,我当时想的是帮你发点小财,让你生活的更好些就行了,等以后有条件了再安排你们相认,没想到那点小动作却把你妈引到了东北,略施小计就把你弄去了俄罗斯,哎,总之是阴差阳错,后面的事情完全超出我的控制能力,所以我干脆就想玉不琢不成器,把你豁出去历练吧。”

  李牧野道:“这事儿压在你心里这么多年,想来也是不容易,都是命,没什么好埋怨的。”
  陈炳辉道:“我昨天一进门就感觉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他稍微顿了一下又道:“你这次回来变化很大,感觉不像以前那么警惕锐利了,也不如之前那么老于江湖世故了,多了些宽容和真诚。”
  李牧野道:“人总归是要成长的,我之前很多事过于自我任性了。”
  陈炳辉道:“我倒是希望你能一直保持本心,这世上所谓的老好人已经够多了,缺的是敢作敢为敢杀人的狠人。”
  李牧野轻轻一笑,道:“您有事不妨直说,我该汇报的都汇报了,按理说这些话您跟我一民间人士说不着的。”
  陈炳辉道:“我是真有点不大敢安排你的工作呀,别的不说,就冲那个要把天下翻过来的外甥媳妇,你们俩纠缠的太深了,她所谋者大,那些欧美的老牌势力都把她看成眼中钉,你跟她之间这种关系,又跑到我们这体制里头,万一哪天她捅了大篓子,很难讲咱们不会受到池鱼之祸,我不怕事,却不想做无谓的牺牲。”

  日期:2018-06-1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