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7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淼一皱眉,道:“臭小子,都堂堂中将局长了,还这么没规矩,先去把你的爪子洗干净。”转而又对李牧野问道:“还记得他不?”
  李牧野摇摇头,道:“好像有印象,但二十岁以后的记忆我都比较模糊,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陈淼道:“想不起来好,那今后你就叫他舅舅吧,这是我弟弟陈炳辉,你们以前是最好的朋友。”
  陈炳辉走进来,道:“还是当朋友处吧,我是你亲手带大的,既是弟弟也是孩子,这小子跟我兄弟相称我更适应些。”
  陈淼轻哼了一声,道:“你现在位高权重,三大谍报系统都要围着你转,我可不敢在你面前拿大了。”
  陈炳辉起身过去,忽然搂住她,道:“姐,我就是当了再大的官儿,走进这道门也还是那个光屁股乱跑,用你胸罩皮筋做弹弓打人家玻璃的野孩子。”
  “滚!滚!滚!”陈淼毫不留情一把将他推开,皱眉道:“今天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一个个都这么会贱了。”
  也难怪她觉得怪怪的,平日里,一个是冷厉果决的江湖枭雄,一个是高居庙堂的谍报大佬,忽然在同一天跑到她家来,冷锅冒热气的表达起对她的慕濡敬爱之心来,一下子哪里消受的起。
  李牧野道:“妈,您尝尝这个。”
  “打住,你还是叫我陈局吧。”陈淼摆手道:“这个妈我听着扎耳朵。”
  陈炳辉道:“叫什么就是个称呼,我看小野跟您叫妈挺合适的,领导说话了,就这么定了吧,今后就改口叫妈吧。”
  陈淼狐疑的瞥了他一眼,皱眉道:“陈炳辉,你当官当糊涂了吧?我家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屁孩子说的算了?”
  陈炳辉嘿嘿一笑,道:“刚才还说我是领导呢,这么一会儿就成小屁孩子了。”
  姐弟两个差了十七八岁,陈淼刚结婚的时候,陈炳辉不过四五岁的孩子,母亲走的早,大姐又远嫁上海,所以陈炳辉几乎就是陈淼养大的。现在陈淼五十多奔六十了,陈炳辉也已经是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却依然保持着从前的是姐弟又似母子的关系。
  陈淼道:“你小子今天有点怪怪的,你一个劲儿的撺掇他管我叫妈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你姐姐老了?身边离不开人了,然后你就把他给弄来了?”

  陈炳辉赶忙举手道:“天地良心,这小子真不是我弄回来的,而且您也知道,我没那个本事指挥他。”又道:“还有,您看上去一点都不老,就您现在这风采,往我身边一站,搁着不知道的一看,准以为咱俩是一对儿。”
  “滚蛋,没大没小,连我也敢调戏,不想呆就赶紧滚。”陈淼似怒实喜,薄嗔带愠说道。
  陈炳辉嘿嘿一笑,不再说话了,闷头对付饭菜。吃了几口,直起腰来晃晃头,道:“这么好吃的饭菜,没有酒太不像话了,姐,开开恩,赏几口酒吧。”
  “你可是享受军委专供的大人物,我这里的酒怕你瞧不上,还是算了吧。”陈淼夹枪带棒不留情面的说道。
  李牧野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总觉得这陈炳辉有点古怪,是不是太拿小野哥不当外人了?以他的身份来说,就算曾经跟自己关系匪浅,但现在的小野哥却是失忆苏醒过来的,已经没有从前的默契了,他这么随意的作为未免太过了。
  连脑子秀逗的小野哥都察觉到了,一向精明厉害的陈淼又怎会没有觉察。
  陈炳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起身跑到客厅酒柜里拿了两瓶白兰地过来,道:“你这里随便一瓶都是外国贵宾送的稀罕货,这是哈瓦那产的吧,罗德里格斯那家伙就知道打您的溜须,最好的东西都在您这了。”
  陈淼轻轻咳嗽了一声,瞥了李牧野一眼,意思是提醒他这里还有个自来熟的外人。
  陈炳辉却直接坐到李牧野身边,语重心长的:“牧野,咱们可有日子没一起喝酒了,当年我在远东执行任务,回来以后给自己放大假,你妈非要给我派个保障澳城回归的卧底活儿,然后我就跟着那些小骗子跑到了煤城,认识了你,还中了你的美人计,被煤城警方给逮进去了,后来咱们就成了朋友,那些日子我跟你去满洲里,咱俩那酒可没是喝了老鼻子,这些事儿你都还记得吗?”

  陈淼强压怒火道:“妈什么妈,陈炳辉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再要这么没深没浅的,可别怪我真往外撵你。”
  陈炳辉立即赔笑道:“你撵我也没用,关了这道门,这里就是家,在屋子里的人全都是家人,我赖着不走,你还能拿枪把我崩了吗?”
  “就你这还什么副总长,军情局长呢,整个一臭无赖,还没喝呢就醉了。”陈淼没好气的说道。
  陈炳辉定定的看着陈淼,忽然黯然一叹,道:“姐,你真有点老了,鱼尾纹好多。”
  “老也是被你气的。”陈淼没好气道:“真不知道你今天这是发的什么疯?”
  “不知道好呀。”陈炳辉举起刚倒满的杯子,对着李牧野一比划,道:“老规矩,感情深一口闷。”说着一饮而尽。勾肩搭背搂着李牧野说道:“别怪你妈,她坚强了一辈子,已经忘记了被人照顾的滋味了,你是做儿子的,无论走到哪一步,受了多少委屈,都不许跟她计较,懂吗?”
  李牧野目光深沉看着他,微微点头。
  陈炳辉又满上一杯,同样是一饮而尽,李牧野拿起杯子陪着也干下第二杯。俩人四目相对,似乎形成了某种默契。
  “陈炳辉,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呢?”陈淼忽然面无表情,口气异常冷厉的问道。

  打开尘封的记忆,我们会发现,自己这一生都在错过蹉跎中活过来的,相同的错误却还在继续着。
  许多年前,陈炳辉在远东执行过一次几乎是必死的任务,一同去的战友只有他一个活着回到了国内。那件事让他十分痛苦,以至于需要心理干预才逐渐淡忘,可有些事情却是永远也没办法忘却的。
  比如他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真相是有一个人从俄罗斯特勤队手中救了他,并且将一个沉重的,尘封许多年的秘密告诉给了他。你姐姐的儿子还活着,你姐夫的死是为了一个伟大的计划主动做出的牺牲。这个秘密在你不到解密级别以前,永远不能说出来。
  当年陈炳辉来到煤城并非出于偶然,也正是因为他,陈淼才会关注到李牧野。

  这天的午餐,他喝了很多酒,自从回到总参工作,整整十二年他都没喝过这么多酒。今天他就是奔着酒后泄密来的,可是到最后他也没能说出这个埋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那个人已经很接近成功了,他作为了解并负责继续监督执行当年计划的接替者,必须为了那个人继续保守秘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