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3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的时候,人影从甲板上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能不能看在我师尊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赏我一个全尸?”
  “那要看你的面相了,值不值一个全尸。”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在等什么?等我亲自动手吗?”
  “在下相貌丑陋,希望不会惊吓到吴勉先生。”说话的时候,人影身上模模糊糊的雾气瞬间散掉,露出来里面一张满是裂纹的男人脸。
  这人四五十岁的年纪,似乎是因为常年被海风侵袭的缘故。脸上满是寸许的裂口,大半的裂口虽然已经结疤,不过还有小半的裂口正在不停的渗血。男人每次说话,都带动着脸上的豁口在向外渗血。
  看到了人影的相貌之后,吴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个人的相貌和他想象的不一样,这位疤脸男他从来都没有见面。徐福的船队当中也没有印象有类似这样的男人。
  疤脸脸似乎看出来了吴勉的心思,他苦笑了一声之后,轻轻的摸了摸自己满是豁口的脸颊,说道:“在下于环山,原本是跟随亲戚在海上打鱼的渔夫。早年出海打鱼的时候遭遇海难,全船的亲戚都死了,只有我被大方师的弟子屠黯所救。后来大方师看出来我有些天赋,便收了环山做了个记名的弟子。
  不过环山错过了开蒙最好的时机,虽然还算有些资质,但是比起来早早开蒙的师兄们还是多有不如。这才动了利用生魂来提高术法的歪脑筋,我找了同样术法平庸的蒋元,让他说通了泗水号的船家周广义,让他们去收集生魂。后来事情败落,多亏蒋元师兄够义气,到死都没有把环山供出来。
  原本我不敢再打那些生魂的主意,不过后来收拾蒋元师兄遗物的时候,无意当中发现了他们存放生魂的地方,就在登州码头隔壁。那里还有一座蒋元师兄亲自打造出来的引魂法阵,我想着他们已经死了,那里的生魂不用白不用。这才偷偷从船队当中出来,想不到眼看着就要炼化了那些生魂的时候。你们几位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于环山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眼睛看着甲板不在说话,就等着吴勉能话付前沿,给他一具全尸。
  不过他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吴勉动手,最后于环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还在盯着自己的白发男人,再次开口说道:“吴勉先生打算放环山一条生路?”

  “你自己信吗?”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疤脸男人继续说道:“你说你叫于环山,为什么我几次前往海外去见徐福,都没有见过你?”
  “如果吴勉先生也长着环山这样一副面孔,便知道什么叫做不敢露面于人前了。”于环山苦笑了一声以后,指着自己满是豁口的脸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我这是当年连错了功法,被术法反噬所致。如果不是被同门及时发现,当年已经浑身溃烂而死了。后来我都是以黑沙罩面,或者好像刚才那样隐去相貌。极少以这个面目示人。”
  说完之后,于环山看了吴勉一眼,继续说道:“吴勉先生你们几次去拜见徐福大方师,环山都是亲眼见到过的,只是环山以黑纱照面,距离又远吴勉先生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
  说到这里,疤脸男人从怀里摸出来一把匕首。他将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对着白发男人再次说道:“于环山自知罪孽,不会再有偷生之理。请吴勉先生成全环山以死谢罪……”
  说话的时候,疤脸男人手里的匕首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抹了一把,鲜血顿时便四溅了出来。随后他捂着还在呼呼冒血的脖子,倒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
  到现在,白发男人还是不相信疤脸男人会这样就死了。就在他盯着这个于环山,要亲眼看着他死透了的时候,这个还在死前最后挣扎的疤脸男人身下甲板突然冒起来浓烟。
  在周围看热闹的水手们看的清楚,冒出浓烟的地方正是沾染到疤脸男人鲜血的位置。等到他人发现不对的时候,于环山的身体突然吗一沉,他的鲜血竟然将身下的甲板烧出来一个窟窿,疤脸男人直接掉落到了底下存放货物的船仓当中。

  “原来你还有这一手。”吴勉冷笑了一声,正在也跟着跳下来生擒疤脸男人的时候,突然听到下面的船仓里面传出来一阵惊恐的声音:“什么东西掉下来了?赵老大!你快先来看看,这个死人把龙骨烧断了……”机
  话音未落,商船猛烈的晃动了起来。
  吴勉顺着疤脸男人落下的窟窿跳了下去。
  就见他此时已经再次用自己的鲜血腐蚀穿了一根穿过整个船仓的龙骨,失去了龙骨的支撑之后,商船已经开始左右揺晃了起未。
  就在吴勉要下手抓他的时候,脸症男人已经抢先一步,对着面前的船身打出了一道罡风。原本龙骨已经断了的商船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于环山这一下直接打塌了一面船身。商船直接断成了两截,上面的水手惊慌失措的跳到了海里。运气好的还能捡到一块木头在海里漂浮一阵子,运气不好的过不了多久等到耗尽了气力之后,便会葬身底海。
  除了这些水手之外,上面的船舱当中还有跟货的商人。其中有来自波斯的商人还带着自己的老婆和幼子,波斯夫人在大船断裂的一瞬间,错手将怀里抱着的孩婴顺着断裂船体丟了下去。
  吴勉要对疤脸男人下杀手的一瞬间,听到了婴孩的哭声。随后见到波斯幼儿已经落入了海水当中,当下白发男人没有丝毫的犹豫,闪电一般的冲到了婴孩落海的位置,瞬间将刚刚落水的婴孩从海里捞了出来。
  整个过程就在一瞬之间,波斯幼儿刚刚感觉到海水的温度便被白发男人抱在了怀里。等到吴勉再回头去找疤脸男人晦气的时候,那个自称叫做玉环山的方士已经落入海中消失不见。
  此时,吴勉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管那个疤脸男人,波斯幼儿在他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婴孩的父母也相继落入了海中,吴勉不能将婴孩直接交到海水中的波斯夫妻手上。抬头看了一眼之后,将船上的小舟放了下去,附近的水手与波斯夫妻一起坐到了小船当中。

  将孩子还给了波斯夫妇的手中之后,白发男人趁着商船还没有沉没,徒手将半个甲板拆了下来,扔在了海里,让周围落水的水手趴在甲板上。最后白发男人又扯断了捆绑风帆的缆绳,两边各自扔绐甲板和小船上面的人。就这样,他站在海面上抓着缆绳的中段,拖着两边落海的人向着他那艘大船的方向走了过去。
  没过多久,吴勉便将这些人带回到了那艘大船上。没有见到人影的头颅,归不归便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走到了吴勉的身边,说道:“那个人的确是狡猾,就算我老人家的眼睛还能看见,弄不好也会着了他的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