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8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面都写着,这是三次的。”刘封探过身子,翻到*后附的清单,读了起来,“换机油、换空滤、换汽滤、换座垫、洗清喷油嘴……”读完这串项目,又道,“咱们是他那里的老客户,这还是优惠价,要是全算的话得四千二百多。”
  “老客户、老客户。”反复嘟囔两句后,李晓禾微微一笑,“老客户八月份就换棉座垫呀?”
  刘封含糊的“啊”了一声:“冬天用呀。”
  “现在车上用的就是棉座垫,可是根本不像刚装两、三个月的,怎么也已用过了一个冬天。”李晓禾说,“难道新的是留着备用?”
  “就是备用的,要不明天我给你拿来。”刘封立刻顺杆爬着。
  “真是备用啊,在哪放着?我现在跟你去取。你可别说一直放在汽修店。”李晓禾脸上已经出现冷厉之色。
  刘封“嗯”了好长时间,转移了话题:“其它*能签吗?”
  李晓禾翻到了最后面一张:“这张票好像不对,是他们家的?是当时开的吗?”
  “哪不对?就是他家的,上面不是有他家的章吗?”刘封指着*,“你比比,跟那两张上面的章都一样。”
  “不对,就是不对,我准备对对存根。”说完,刘封又指了另外三张票,“这三张油票是后补的吧?时间也太近了。难道油站*断档了?”
  刘封立即摇头:“不不,肯定不是后补的。那几天用油多,主要是下乡、去县城多,有时候一天两三个来回。不信你去查存根。”

  没有接对方的话,李晓禾却连连摇头:“不对,不对,有问题,真有问题。”
  刘封胸脯鼓了鼓,顿时脸色胀*红,提高了声音:“乡长,你这是不相信我,还是新官不理旧帐?”
  “你说呢?”李晓禾反问着。
  “我……我看是两者都有。”刘封支吾着给出了答案。
  李晓禾挑了挑眉毛:“再说的具体点。”
  刘封梗着脖子:“我,我,我估计的。”
  “估计的?”李晓禾哼了一声,“你在单位待了好几年,也一直给乡领导服务,按说应该懂得一些规矩,应该知道长幼尊卑吧?可我怎么就看不到你的一点尊重,反而感受更多的是蛮横无理呢?你以前在其他领导面前也是这样吗?”
  “我,我也是被逼的。领导能够平白无故冤枉下属,下属为什么就不能辩解?领导也得讲理,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刘封振振有词。
  李晓禾冷声“嗤笑”着,厉声质问:“好好好,看来你的口才好的很呀。你说我不相信你,那你敢保证这些*的绝对真实性吗?”
  “你……我,我敢保证。”刘封气很粗。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可要认真核对了。”说到这里,李晓禾挥了挥手,“你先去吧,我再看看。”
  刘封腮帮子肌肉动了动,眼珠乱转一番,气咻咻的出了屋子。

  李晓禾“哼”了一声,眼睛渐渐眯起来。
  过了一会儿,李晓禾长嘘一口气,收起票据夹,放进柜子。然后打开电脑,在上面修改起了文档。
  快中午下班的时候,李晓禾拿过固定电话,按下免提键,拨起了号码。
  过了一会,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声:“乡长,你找我?”
  李晓禾对着电话道:“下午一上班,来我办公室,我问你点事。”
  “哦,好好。”电话里的女声略有些迟疑。
  挂断电话,李晓禾便放下手头工作,到食堂去吃午饭。
  从食堂出来,正往办公室走,手机响了起来。
  刚一接通,手机里便传来一个女声:“乡长,下午我得去县里一趟,给财政局送份报表。”
  李晓禾稍停一下,说:“送报表呀?明天上午我可能去县里,给你捎上也行。”
  手机里静了静,传来支吾的声音:“还是下午我自个去吧,顺便也到自考办拿份资料,管资料老师明天要出门,听说得一周,我怕误了自学考试。”
  “那好吧。”说完这三个字,李晓禾挂掉电话。
  快步走回办公室,拉开办公桌右侧最下边抽屉,李晓禾嘴角挂上了一抹冷笑。
  一下午时间匆匆过去,又到了吃晚饭时段。
  李晓禾像往常一样,按时到了食堂,盛上米饭后,坐到圆桌旁一个空位上,吃了起来。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李晓禾按下接听键,边起身边说:“你来啦?在哪?天合饭庄?好,我现在就去。”说话间,出了食堂。
  从食堂出来,李晓禾快步走到大院门口,又匆匆返回。
  快速穿过一、二排房子中间空地,李晓禾放缓脚步,轻手轻脚走向办公室。来在门外稍一驻足,侧耳倾听一下,然后猛的推开屋门。
  办公桌后,一个人迅速起身,满面惊慌看着门口的乡长大人。
  李晓禾不紧不慢走进屋子,来在办公桌前,指着右侧打开的抽屉,问:“你这是干什么?”
  先前在屋子里的人,正是上午来过的司机刘封。刘封脸上神色数变,脸上挂了一层尬笑:“我,我没干什么?”
  “不对吧,你是在找那几张*,想神不知鬼不觉把几张*取走。”李晓禾冷哼着,“然后你既可以倒打一耙,诬我弄丢了*,还可以让那几张问题*人间蒸发。”
  刘封结巴的更厉害了:“乡,乡长,你真会开玩笑。我,我怎么会那么做?我只不过是……”
  李晓禾摆摆手,打断对方:“之所以你这么急着来翻*,是因为时间紧迫,你担心我明天上午找财务对票,担心那几张*现原形。难得财务下午去县城,你岂肯放过这刻不容缓的机会?”

  “乡,乡长,你不能凭空诬赖好人。你这么说,纯属是不想理杜乡长时期的事,也是对我有成见。我不过就是进你办公室了而已,又没有偷拿你的东西,要不你就搜。”刘封说着,还装模作样的伸展了胳膊。
  李晓禾来回踱着步,缓缓的说:“别演戏了,何必装糊涂呢?本来上午还想着给你留些颜面,既然你把事做这么绝,话也说的这么恨,那我就不妨都挑明了。我说你那些票有问题,都是有根据的,并不是凭空想想。
  先说最上面那张大票,之所以出现夏天换棉座垫的笑话,因为那张票乃是以前已经报过票据的三合一版,连清单也是三合一,出现棉座垫就不足为奇了。以前下帐的凭证中都有,你也不用狡辩,我早就留过心,总金额连一分都不错,清单排列顺序也完全一样。
  再说放在最底下那张票,看票号我就知道,那批*在去年一月一号已经作废,你却说成是实时开的,这可能吗?你别忘了,近两年由我把关的票多了去,什么花招没见过?

  还有那三张票,更有问题,可你却强调是加油当时开的票。而那上面的时间段,正是此辆现代车大修期间,有一张*所附清单写的明明白白。我就奇怪了,汽车在修理厂停着,还要耗费那么多油,难道他和人一样,生病也要消耗体能?”
  “既然乡长说这些票有问题,那我不报了。”刘封语带乞求,“以后也保证不再冒犯您,行吗?”
  李晓禾没接对方的话,而是淡淡的说:“你已不适合现在岗位。”
  星期二刚上班,周良就坐在椅子上发呆,为听到的一个消息而疑惑。
  昨天下班以后,周良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县公丨安丨局好像抓到一个人,一个与马一山诈骗案有关的人。他疑惑的不是有人被抓这事本身,而是在疑惑李晓禾、乔满囤夫妻临时失踪,是否与这事有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