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7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顾上调查何二赖的牵户情况,当天晚上就响起了敲门声。先有可疑的身份和表现,再有三天前晚上的上门解释,加之自己先入为主的判断,李晓禾认定来人肯定是何春生,故而躲进里屋,却又把《协查通报》“无意”的留在桌上。在听到外面翻动张纸的时候,才及时从里屋走出。当时令李晓禾诧异的是,来人不是何春生,而是乔满囤。
  乔满囤八成也是被何春生忽悠,特来代其打探,那正好让其传话。于是这才来了个“隔山打牛”,准备隔着乔满囤来打何春生,不但暗示了警方不会放过内鬼,还假借刚刚设置的闹铃响动,炮制了刑警队长许建军打电话一折。当时在里屋,李哓禾自说自语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戴罪立功”等语句,还不忘加上一句“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再次来到外屋时,李晓禾注意到,沙发上的乔满囤脸上手都是汗,不但衣袖抹了好多汗迹,沙发扶手上的布都被抓了好多汗渍。他当时不禁疑惑,疑惑对方不应该这么紧张。紧接着乔满囤的问话,让李晓禾忽然意识到判断有误,很快就听到了对方的交待“内鬼就是我老婆”。
  当听到乔满囤的这个交待时,李晓禾不禁好笑,笑自己自以为是,张冠李戴。也不禁有些担心,担心自己万一不慎,就会打草惊蛇,或是前功尽弃,甚至导致新的麻烦。
  巧合的是,“隔山打牛”,打痛了真正的牛,乔满囤夫妇主动交待。还巧合的是,虽然在思源县城扑了空,却发现了那张没头没尾的租房字条,找到了喜运县草桥镇。更巧合的是的是,不早不晚,听到了老黄老婆讲说的内容,及时赶到喜运县城,大海捞针。
  幸运的是,又适时发生张冠李戴,把小偷误认成何二赖,从而有了到车站派出所一折。还幸运的是,在派出所听到了那个餐馆的名字,才去了那里就餐。更幸运的是,何二赖适时出现在路对面,而本是低头流泪的朱小花看到了本家兄弟的侧脸。
  正是这一个个巧合,正是这一次次幸运,才阴差阳错的抓到了何二楞,这又是此次自导剧中的最大幸运。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李晓禾思绪。
  看了眼来电显示,李晓禾按下接听键:“老许,怎么样?”
  手机里传来许建军的声音:“老李,这个何二赖很狡猾,有一定的反侦破手段。已经对他审了两次,可他就是一口咬定,他被马一山骗了,还说一直在想着抓到马一山。”

  李晓禾“哦”了一声:“朱小花、乔满囤又指证了没有?”
  “指证了,可是一点用都没有,我先让他们回去了。何二赖还是被抓时的说辞,说是人们冤枉了他,说那对夫妻害了他,破坏了他的抓马计划。”许建军道,“可是马一山现在在哪,联系方式、住所等情况他又不能提供。以我从警经验看,这分明就是撒谎,他在侥幸没有对证,侥幸只要马一山安全他也就安全。现在我们正调查何二赖财产情况,调查有结果时,看他怎么说。”
  “怪不得叫二赖,看来还真有一套赖皮劲……”话到此处,忽然传来敲门声,李晓禾忙道,“老许,我这来人了。”
  “那好,先这样。”手机里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笃笃”、“笃笃”,敲门声还在继续。
  正要说话,看到桌上的《协查通报》,李晓禾赶忙把纸张抓成一团,一边走向里屋,一边说了声“进来”。
  听到屋门响动,李晓禾没有回头,而是直接说了“先坐”,关上了里屋屋门。
  来在卫生间,旋开水笼头。在流水声中,快速撕烂纸张,把碎片投到便盆中,按下了水箱冲水按钮。

  “哗”、“哗”两次冲过,所有碎纸都没了踪影。
  走到外屋,李晓禾发现,副乡长秦明生坐在椅子上。
  坐到自己位置上,李晓禾问:“老秦,什么事?”
  “乡长,有时间吗?我汇报一下工业和招商工作,请乡长多多指导。”秦明生说的很谦虚。
  “说吧,你老秦随时来,只要我在屋里,就都有时间。”李晓禾给出了回应。
  “谢谢乡长!”感谢过后,秦明生讲说起来,“从三号接过工业和招商后,我主要做了以下工作……”
  对方的讲说非常顺畅,讲说的很有条理,思路清晰,显然已经打过腹稿。整个讲说主题突出,论据鲜明,站位高远,是一遍非常优秀的论文。但李晓禾却注意到,里面的好多举措和实际情况脱节,很显然对方没有深入思考,而是为了汇报而汇报,也可能本就是“舶来品”。如果要是真正按照秦明生说的去做,好多工作落不到实处,个别方面还会出现问题。
  虽说对方的汇报更像是纸面上的答卷,但为了不打消对方积极性,李晓禾还是用了比较委婉的方式:“有数据、有说明,主次分明,整体不错。就是你要把里面的一些数据再核实一下,看看有没有统计口径不一致的地方,也要翻一翻以前的相关档案,看看有没有接口生疏之处。”
  听话听音,秦明生也在基层官场多年,自是听出了乡长的弦外之音,知道乡长给自己留了面子。不禁脸上一红:“乡长,我下去再好好修改一下。”
  李晓禾点点头,连说了两个“好”字。见对方神色仍不免尴尬,他决定再变相表扬对方一下。于是压低了声音:“老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暂时需要保密。何二赖被抓了,你提供的信息很重要。”
  “是吗?太好了。”秦明生高兴的站了起来,赶忙又低声道,“保密,要保密。”
  在秦明生离开不久,再次响起了敲门声。
  说了声“进来”,李晓禾眼角余光扫向门口处。
  屋门打开,一个小分头探进来,然后整个人进了屋子。来人是乡里司机,叫刘封,专门负责给乡长开车,已经开了三年多。
  看到是此人,李晓禾收回目光,拿起一份文件,看了起来。
  来在桌前,刘封没有直接说话,而是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对方,显然是等着对方询问。

  李晓禾自是感受到了头顶的目光,但他并未抬头,更没有说话,依然好似津津有味的看着。
  时间一点点流逝,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过了大约七、八分钟,刘封终于发出了声音,但并不是说话,而是两声“干咳”。
  暗道了声“兔子吓唬割草人”,李晓禾依旧低头看文件,好似没听到一样。
  意识到乡长并未理会自己的“提醒”,刘封说了话:“乡长,我想问问,那几张票签了吗?”
  对方已然开口,李晓禾便不再看报,而是反问:“哪些票?”
  刘封道:“就是十一月中旬拿来的票,到现在马上一个月,财务成天催我还借款,再不报的话,连加油费也没有了。”
  含糊的“哦”了一声,李晓禾在抽屉里翻了起来,终于在右侧最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一个票据夹。把票据夹放到桌上,打开,里面夹着一摞做过凭证的*。
  来回翻了翻,李晓禾抬起头来,缓缓的说:“看后面的清单,这几笔都是发生在十月之前呀。”
  “这几笔是八、九月份的,当时我们一直欠着,等到十月下旬的时候才和我们清帐,*也就是那时候的了。”刘封做着解释。
  指着最上面一份凭证,李晓禾道:“一张票就三千八百块钱,够大的,都做了什么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