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6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底是自己老婆,乔满囤尽管心中忐忑,但还是第一时间扯住了对方的衣襟,然后把对方揽在怀中,安慰着:“小花,别这样,别想不开,有我呢。”

  他们这么一弄,其他人也迅速起身,以备应对突发状况。
  “满囤,你松开,我不是要……何二赖,何二赖在外面。”朱小花急的双手一个劲的捶打丈夫。
  李晓禾、许建军离窗近,当先扑到了窗前。
  “红满天”餐馆紧临公路,公路对面是空旷的待开发用地。在对面公路边上,正有一人像是小便的样子,那人穿棉服、戴棉帽,背对餐馆方向,看不清长相。
  许建军紧盯朱小花:“你确定?”

  “确……定。刚才看见他半个脸,挺像。”朱小花话语难免含糊。
  “走。”不再继续盯问,许建军一挥手,当先走去。
  其他人随后出了屋子。
  看到客人急匆匆离去,前台收银员急着喊道:“结帐,没结帐呢。”
  “马上就回来。”李晓禾回了一声。
  其他人则没有任何回复,而是脚下步伐更快。
  “你们这……”收银员话没说完,那些人早出了餐馆。
  许建军在前,李晓禾紧随其后,其余几人一步不落,一起奔向那个人影。
  显然已经方便完,那人双手整理着衣服,同时歪着头躲避着大风,正好把后脑勺给了众人。
  没几步,众人已经过了公路,扑向那人。
  “没结帐呢,没结帐呢。”一个尖厉的女声忽然响起。

  可能是听到了女人的呼喊,那人下意识的转头。
  借着对面餐馆辐射过来的光线,李晓禾看到了一张尖嘴猴腮的脸。
  “二赖。”朱小花也看到了对方脸庞,便喊了一声。
  “诶……”话到半截,那人猛的向空地蹿去,“你们干什么?”
  “何二赖,你跑不了了。”许建军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几个起落,到了那人身后,伸手便抓。
  “啊?”那人一声惊呼,急的一甩脑袋。头上帽子飞起,已经到了对方手中。
  “好小子。”许建军一抓落空,再次追上前去。但刚才稍一楞神之际,便耽搁了时间。而且对方还向左拐去,加大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对方这么一拐,离着李晓禾反倒近了。李晓禾二话不说,三两步追上前去,猛的伸出左腿。
  “啊”、“扑通”,相伴响起,那人已经趴倒在地。

  许建军一跃而起,扑在那人身上,双膝抵上其腰眼,反剪对方二臂:“不许动。”
  “啊……不动。”略一挣扎,那人便放弃了抵抗。
  “姓名。”
  “何二赖。”

  “为什么抓你?”
  “不知道。”
  “哼,伙同马一山诈骗,还想抵赖?”
  “我是冤枉的,都是那个王八蛋害了我。”
  顷刻间,许、何二人进行了三轮对话。何二赖戴着冰凉手铐,被从地上揪了起来,到了两名精壮小伙手里。
  已经奔向近前的收银台服务员,早已惊得楞在当场,舌头伸出老长,现在才反过闷来,猛的转过身去,快步奔向餐馆。
  忽然,何二赖目光投向现场唯一的女人,眼睛眯了起来:“是你出卖的我?”
  “二赖,你还是赶紧交待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朱小花讲起了政策。

  何二赖唾道:“呸,老子真是瞎了眼,咋就认识了你俩?臭娘们,你破坏了老子计划,否则老子一定会逮住马骗子,一定会洗脱自己的冤枉。”
  “走,费什么话?”许建军给何二赖背上来了一拳。
  一行众人押着何二赖,奔行到餐馆门口,把何二赖推上车去。
  李晓禾结过餐费,上了汽车。
  两辆汽车先后启动,奔向了城外。
  坐在越野车上,李晓禾轻松不已,心中暗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新的一周开始了,天空湛蓝,白云朵朵,冬日暖阳喷薄而出。
  李晓禾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非常晴朗。毕竟抓到了何二赖,借款诈骗侦破工作迈出了坚实一步,他焉能不高兴?
  心情好,步伐也轻快许多,不觉间已经由食堂走回到办公室。正要推门而进,一声干咳响起,李晓禾转头看去,书记赵强站在横穿过道处。
  “书记,有事吗?”说着话,李晓禾转回身,向对方走去。
  “没事,刚到单位。”赵强说的很随意。然后又疑惑道,“老李,眼窝发青,面现憔悴,没休息好?还是身体不舒服?”
  李晓禾一笑:“没有呀,我感觉挺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说完,赵强挥挥手,走开了。
  什么鬼?专门等了一通,就为说这些扯蛋话?带着狐疑,李晓禾走回了自己办公室。
  坐到椅子上,随意拉开抽屉,一张打印纸呈现在眼前。看着上面的“协查通报”字样,李晓禾嘴角挂上一抹笑容,为自己的杰作而自得,为自己的运筹帷幄不禁沾沾自喜。
  拿出《协查通报》,李晓禾轻声诵读着上面内容:“协查通报。思源县人民政府:兹有贵县双胜乡居民何二赖,牵涉我县经济大案,请贵县及相关乡配合我县予以缉拿,何二赖也曾短暂为我县居民。有情报显示,何二赖在当地有内应,这也是其迟迟未归案原因。请贵县责成当地有关部门,一并调查内应,并协助抓捕。我县欢迎内应自首、主动交待,届时会按戴罪立功对待,减轻对其处罚。喜运县人民政府,十二月十一日。”

  看着这熟悉的文字,往事再次历历浮现在脑海。
  上周五上午,秦明生再次转述了同学于国庆的话,讲说了那个所谓老乡的事。虽然于国庆不清楚那个老乡的名姓,但从那人长相和所讲的事看,李晓禾觉得此人非常像何二赖,张扬的做事风格也与以往描述相同,秦明生也和李晓禾持同样观点。
  周五的转述,又有了新的细节,既此人的模糊县籍。虽然于国庆听到的是此人的半醉话,虽然此人讲说的含含糊糊,但却又提供了一个了解此人的切入点。在秦明生离开办公室后,李晓禾又仔细想了那些零星片段,做出了一个自认合理的判断。然后根据自己得出的结论,给许建军打去电话,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在电话中,许建军告诉李晓禾,喜运县个别乡镇很符合他讲说的条件。首先喜运县与思源县相邻,合上了“邻县”一说;其次,喜运县的个别乡镇,原来属于思源县,只是在三十多年前才划到喜运县范围,这种现状也与模糊的县籍相合。

  根据许建军给出的判断,李晓禾做出一个推断。即那个疑似何二赖的人,小时候籍贯很可能属于思源县,后来这个地方划归了喜运县,那人自然就成了喜运人。对于何二赖现在的何家营村民身份,李晓禾给出的推断是,因为某种原因,何二赖后来从原址牵到了现住地,这一点不难弄明白,从乡里户籍档案应该就能找到答案。
  做出这些判断后,再根据那人说的合作方有其亲戚,亲戚在村里很有势力,李晓禾就锁定了嫌疑人——何春生。何春生是何家营村主任,与何二赖又是本家,对“内鬼”一说又极其敏感,是最符合内鬼条件的人。但毕竟好几处衔接点都是推测,并没有直接证据,不便直接询问,而且也避免打草惊蛇,他才炮制了这份协查通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