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5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看着摩托就要冲出巷口,“灰棉服”再次回头,摩托车身就是一栽歪,差点摔倒。饶是这样,摩托也熄了火,那人只好再次发动摩托。
  “嘀呜……嘀呜……”警笛声忽然响起,一辆越野车停在巷口。
  看到车顶临时吸上的圆柱形警灯,还有车里驾驶位上的笑脸,李晓禾心头一松。
  “咣当”,正准备发力的摩托,突然摔倒,“灰棉服”连同摩托一同躺在地上。等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从越野车下来三人,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许建军没有说话,而是静静观察着地上那个侧趴着的人,看着对方慢慢从摩托车下抽*出右腿,再慢慢的起身。
  “不是。”朱小花忽道。
  李晓禾也听到了朱小花的声音,顿觉失望,但仍心存期待。
  “灰棉服”仰起头,乞求起来:“饶了我吧,丨警丨察同志,我这是第一次,。”
  听到“灰棉服”的话,李晓禾希望再起。
  “不是。”
  “不是他。”
  “饶命”
  乔满囤夫妇、“灰棉服”声音交替响起。
  怎么回事?一方说“不是”,另一方又求饶不止。带着满腹狐疑,李晓禾到了近前,看清了“灰棉服”那张圆脸,顿时希望破灭。

  “丨警丨察同志,我就偷了这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你看就是这,里面根本就没几个钱。”“灰棉服”继续乞求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黑色小挎包。
  “打开,把包里东西露出来。”许建军厉声命令着。
  “诶”,“灰棉服”答应着,抖抖索索的去拉拉链,拉了好几次才拉开。包里露出了三张百元大钞,还有一些零钱,再有就是小化妆盒、卫生纸、钥匙了。
  李晓禾意识到,纯属乌龙一个,原来是碰到了刚刚得手的小偷。他抬头看去,日头西沉,这一天又将过去,看来今天又白瞎了。不由得暗发感叹:这大海捞针果然不易呀。
  喜运县城郊结合部,座落着一家“红满天”餐馆。餐馆“108”包间内,有八人围坐在桌旁,正是到这里找寻何二赖的李晓禾等人。
  今天下午满以为能够逮住何二赖,不曾想却是小偷撞到了枪口上。在小偷交待了偷盗行为后,没有再对其讯问,许建军直接把小偷交给了车站派出所。配合当地警方履行过必要的程序后,众人出了派出所。当时天色已黑,便到了这家湘菜馆,准备吃完饭便返程。
  由于坚持回去路上继续开,许建军没有喝酒,其他人当然也就不喝。尤其李晓禾及乔满囤夫妇,根本就没心情喝酒,牛小花心情更沉重一些,吃饭都不香。
  看到李晓禾情绪不高,许建军道:“老李,这种事司空见惯,我们经常遇到,不要灰心,毕竟这还有影可循。明天都还有事,待会儿咱们必须得回,不过我会叮嘱老邹,也会和喜运县局朋友联系,让他们关注着此事,一旦有那小子消息,立即通知我。除非他不在这个地面上,否则只要被警方盯上,只要一露面,他就跑不了。”

  李晓禾“哦”了一声:“我知道,你们办案少不了白跑,可这次为了我们乡的事,让大伙连着辛苦了好几天,实在抱歉。今天我先以水代酒,敬大家,改天一定专门摆酒,感谢诸位。”说着,举起了水杯。
  “心意我们领了,不过这是警方本职工作,你不用在意,更别说‘抱歉’、‘谢谢’之类的话。”许建军说着,举起水杯,和对方相碰。
  那四名丨警丨察,也和李晓禾碰了杯,说着“不客气’,然后大家都象征性的喝了一口。
  “队长、乡长,这回没有逮住何二赖,那我算不算戴罪立功,能不能减轻对我的处罚,能不能不连累满囤?”久未说话的朱小花开了腔,双目泪花闪现。
  收起和缓神情,许建军面色冷竣:“算不算戴罪立功,还要看最后的情况,既看你有没有如实交待,也看嫌疑人交待了什么,还看你为抓住嫌疑人出了多大的力。当然,从目前来看,你是有立功意识的,这值得肯定,还需继续保持。”
  既没抓住何二赖,又没得到丨警丨察的肯定回复,朱小花难免失望,又迟疑的问:“一会儿回去以后,我能不能回……家,还是要跟你们去……去那里边。”

  许建军面色依旧严肃:“里边?暂时还不好说,回去再看。你再好好想想,还有什么没交待的,赶紧交待,要是有没想起来的,再好好考虑考虑。”
  朱小花“哦”了一声,两行泪珠顺着脸颊迅速滚落。
  旁边这个女人既可怜,也不无可恨,李晓禾禁不住在心里叹息着。同时他也在叹息这次喜运县之行,叹息白跑了一趟,更担忧何时能够案件得破。
  因为许、朱二人刚才的对话,人们暂时都没说什么,包间里静了下来,很显沉闷。
  就在李晓禾忧心不已的时刻,有人却对他的行踪妄自猜测,歪曲解读着他的动向。双胜乡丨党丨委书记赵强,就接到了这样的内容汇报。
  握着手机,沉吟了稍许,赵强说:“周末休息,每个人都有权安排自己的生活,不要随意揣度,更不要上纲上线。”
  对方仍在极力坚持着自己的观点:“书记,从前天晚上一直到现在,他出去了整整两天两夜,自己开着车,还拉着乔满囤夫妇。任何人没见过他们三人,也未看到乡里的现代车,这确实让人不由得生疑。”
  赵强沉声道:“从一上来,你就说他私自开车,还说拉着别人老婆,说话可要有根据。”
  “书记,千真万确。当时朱小花哭哭啼啼,他开车拉着二人出门,老刘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他还和老刘说话了,说什么人家两口子闹着玩,我看是和他有什么瓜葛吧。”手机里的声音很自信,“现在乔满囤、朱小花可是失踪两天了,村里人都能证明。若是不早些上报,一旦传出什么不好闲话,乡里可是被动呀。”
  想了想,赵强给出了建议:“老周,要不这样,你给他打个电话,侧面打探一下,看看有什么异常。”

  手机里声音很迟疑:“书记,我给他打电话,怕是不妥,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我,怎会跟我说实话?不但会招致他一通训斥,很可能还会适得其反,打草惊蛇的。”
  “你什么意思?”反问过后,赵强又说,“这样吧,暂时先缓缓,看看明天上班他露不露面,然后再做定夺。”
  “这……书记,可别延误时机,带来麻烦呀。”手机里声音看似提醒,却似乎带着警告的意味。
  “麻不麻烦?让你打电话,你推三阻四,现在又阴阳怪气,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行了。”说到这里,赵强按下了挂断键。

  本来挺好的心情,让这一通电话都给搅和了。赵强放下手机,取过一支香烟,点着了。
  随着缕缕轻烟缓缓上升,整支香烟变成了短短的烟蒂,但赵强心中烦躁并未退去,反而加了个“更”字。
  嘘了口气,赵强拿起手机,调出电话薄中号码,拨了出去,然后又快速挂断,放下了手机。
  餐包里沉闷了好几分钟,依然没人说话。
  “那……快,快。”忽然,朱小花猛的站起身来,扑向窗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