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83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片刻之后,过道上面的巨石停止倒塌,吴勉再次出来的时候,那个人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应该是趁着巨石落地的时机,已经施展了五行遁法逃离了这里。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海上见……”吴勉完全不在意人影从他面前逃走,相比较这个人影,吴勉倒是更加在意怀里昏迷着的小任叁。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参娃娃之后,他继续说道:“不知道疼,下次你会折腾的更不像话。疼总比死要好的多……”
  小任叁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它睁开眼睛看到第一张面孔竟然是二愣子百无求。小家伙也顾不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见到这个二愣子,这时它不是应该保着老不死的在燕哀侯的地宫里面瞎转悠的吗?
  不过刚刚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它一睁眼便见到了二愣子,起码证明自己还活着。当下小家伙“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随后它哽咽的说道:“大侄子…我们人参以为再见不到你了,你是不知道你们不在的时候……我们人参让人欺负的……对了,谁把我们人参救了?这里是哪?不是我们人参已经死了吧……大侄子是不是你也下来了?你爸爸那个老不死的呢?他是不是有耍滑不肯和你一起下来?不是我们人参说你,大侄子你的心太善了。对你亲爹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你是妖王又不是人,干嘛学他们人假模假样的假孝顺?诶老不死的你怎么也在这……”

  小家伙说的正高兴的时候,才看到了旁边坐着的吴勉,和笑眯眯的归不归。在小家伙的打听之下,才知道自己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而归不归、百无求这爷俩也是刚刚才赶到码头的,听说了小任叁受伤昏迷之后,便急急忙忙的过来查看,想不到百无求刚将它的大脑袋伸过来,小任叁便睁开了眼睛。
  这个时候,小任叁有向吴勉打听了自己是怎么回到码头的。吴勉三言两语的说发觉小任叁许久没有回来之后,便猜到了怎么回事。他去找了码头管事钱阿大询问,钱管事不敢隐瞒这才说了请小神仙帮忙的事情。
  吴勉这才赶到了对面的海滩,树林里面的阵法对他来说好像玩闹一样。他穿过了阵法,在里面找到了隐藏极深的一个地下洞口。下去之后,便看到了人影正被小任叁用控火术烧了脑袋。看着小家伙没有了意识,吴勉的心头火起,这才连续两次的少了人影的脑袋,给自己出气。
  等到后来人影逃走之后,吴勉又发现了这里已经招了几百个魂魄。施法放了这些被拘禁在这里的魂魄之后,这才带着小任叁和那个烧成不像样子的男人离开了那里。
  听到吴勉说到这里,小任叁急忙对着吴勉说道:“你还记得当初去苗疆的时候,遇到一个叫杨枭的人吗?那个被烧焦的人就是杨枭。你们没把他埋了吧?你还记得那个叫做杨枭的年轻苗人吗?他舅舅叫做林火什么的”
  “不记得了,是我认识的人吗?”听到了林火的名字,吴勉的脸上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他好像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样,看到了小任叁还要说什么时候,他抢先一步转了话题,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把占祖藏好了吗?”
  “什么藏不藏的?咱们这不是为了避开徐福那个老家伙吗?”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那个地方除了老人家我和我们家傻儿子之外,再没有人能找到了。”
  这个时候,百无求也说了一句:“主要是老子好吗?老家伙,没有老子你自己试试能把那个乌龟壳找出来吗?”机

  关于如何藏匿占祖的事情,他们父子俩就说到了这里。无论小任叁如何询问,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俩都不在提起,就连那位没有什么心眼的妖王陛下嘴巴都好像贴了封条一样。任凭小任叁如何引诱,它都丝毫不在透露将占祖藏在什么地方了。
  原本小任叁打算拉吴勉一起下水的,这个白发男人开口的话,归不归、百无求总是要给些面子的。不过吴勉对占祖却并不感兴趣,他也没有用占祖占卜改命的打算。小任叁看到无法从他们爷俩嘴里打听出来占祖的去向,也只好作罢。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就不能自己这大侄子会一直嘴硬下去。
  现在归不归、百无求已经赶到了码头,小任叁也苏醒了过来。吴勉决定尽早赶到徐福那里,按着白发男人的猜测,之前差点要了小家伙性命的那个人就在徐福的身边。现在赶过去正好将那个人揪出来,之前蒋元、周广义死的时候,吴勉已经怀疑不止他们两个人,只是徐福不当回事。现在过去正好质问一下那个老家伙:你是怎么教的弟子……
  只是杨枭受了重伤,虽然在半颗丹药药力之下不至于死掉。不过也是因为药力不够,还在昏迷当中。他恢复身体要比吴勉、归不归他们慢的多。现在的杨枭还是满身满脸的烫伤,连原本的相貌都辨认不出来。根据归不归的推断,这个娃娃脸的男人完全痊愈怎么也要再等三五天的功夫。
  吴勉、归不归他们不想耽误这三五天,吩咐了码头的管事好好照料这个人。他们现在要坐船出海,等到从海外回来之后,还要将这个人接走。钱管事满口答应,当下安排了码头上的大夫负责照料杨枭。
  当天下午,吴勉、归不归便带着两只妖物上了前往徐福所在海域的大船。老家伙亲自画下了海图和航线,让船老大安这个方向行驶。
  大船驶离了码头之后,归不归趁着两只妖物在甲板上玩闹的时候,凑到了吴勉身边,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刚才老人家我也去了人参出事的海滩,里面有存放魂魄的法器已经被毁掉了,应该是你下的手吧?”
  “你还惦记那件法器?”吴勉漫不经心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随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块陶瓷碎片。将碎片塞在了老家伙的手里,看着归不归在摸索碎片上面的花纹,他继续说道:“三十六个陶瓮,五十六个生魂,九百二十五个亡魂。还不算已经被消化了的。”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是半截引魂的咒法,虽然不是方士一门独有技法,不过老人家我当年在宗门当中见过这样的术法。我老人家能见到的话,别人当然也能见到。只要船上有,那便基本上做实了是徐福身边的人。”
  吴勉原本就是要用瓷片作为物证的,现在从归不归的嘴里听到了瓷片上面纹路的来历之后,他从归不归手上拿走了碎片,说道:“你也说了这术法不是方士一门的独有术法,不能是外人做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