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21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你不信吗?”
  信不信你心里没点数吗?
  商雅抿了抿性感的小嘴,虽然这枚核舟看起来确实特,做工精细,但卖两千万太夸张了吧?
  一般明清时期的书画、房四宝、玉器都卖不了这么贵呢。
  不过作为女朋友,肯定不能打击秦淮的自尊心。

  商雅莞尔一笑,拍拍秦淮的肩膀,嫣然鼓励道:“慢慢来,我很好养的。能卖十万我都很开心啦。”
  这宠溺的小表情、语气,赫然是在照顾秦淮的自尊心……
  “你是认真的吗?”
  秦淮想不明白,为什么商雅会认为他在开玩笑呢?
  这枚核舟,两千万只是底价。
  “你—是—认真的吗?”

  商雅拖长音调,一枚小小的核舟卖两千万……你以为是贾宝玉的命(和谐)根子雕的?
  “两千万很多吗?区区一个小目标而已,等意思罢了。”
  秦淮底气太足,不觉得有半点不妥。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
  商雅表面配合着,但实际温婉的笑容,却无时不刻关爱着秦淮的自尊。
  秦淮揉了揉酸涩的眉心,自我宽慰:‘商雅并非专业的宝物鉴定师,看不出这枚核舟的真正价值,十分正常。’

  “不争了,事实胜于雄辩。我们去专业的鉴定机构。”
  还去鉴定?
  见秦淮披外套准备换鞋出门,商雅愣了。
  好像秦淮真的没有开玩笑。

  但不管怎么说,一件核雕卖两千万的天价,确实有点天方夜谭了。
  倒是听说过藏区的九眼天珠卖出近一亿。但九眼天珠包涵了宗教意义,有神学色彩,虔心向佛的信徒,倾家荡产也愿意购买。
  而核雕,好像没有附加的宗教意义?
  等等,这些通通先放一放……

  “你竟然主动拉起了我的手!”
  商雅愣在原地。
  她其实属于那种假装自己知识很丰富,实际纯洁得一匹,根本不碧·池的清纯贱(和谐)货。
  秦淮突如其来的牵手,让措手不及,目光看着地面,俏脸娇滴滴,红润滴血。
  “怎么,我不小心摁了你的遥控器?”
  秦淮吐槽道,然而商雅根本没有get到秦淮的梗。
  “我只是觉得你突然开窍了……”
  商雅美滋滋的说道。

  第一次牵手~
  两人换好衣服,结伴走出小区,商雅还沉浸在牵手的喜悦。
  秦淮突然心血来潮,是不是该履行一下次许下的承诺。将核舟拿给阎老先生看看?
  阎老先生一定会乐得合不拢嘴。
  “我们先去拜访阎老先生。”
  秦淮拉着柔柔嫩嫩的小手,舍不得放开。
  “拜访阎老先生?”

  “对,核雕界的泰山北斗,当之无愧的扛鼎人物。”
  秦淮解释道。
  “那你和他怎么样?”
  “我是后辈,真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了。”
  秦淮谦逊的摇了摇头,泰山北斗这个词,不仅仅是指技艺,还是指德行操守,以及对这个行业发展做出的贡献。
  核雕界能有如今的欣欣向荣,阎老先生功不可没。
  而八十高寿的阎老先生,至今依旧指点新人后辈,为核雕事业发光发热。对此,秦淮心里只有敬佩。
  正是因为有阎老先生这样的丰碑风雨无阻的矗立在各行各业。

  我们的传统技艺,才未在绵延了百年的历史悲剧前消失殆尽。
  在这样的前辈面前,秦淮保持谦卑好。
  听得秦淮的介绍,商雅大感兴趣,拿出手机在百度阎老先生的信息。
  秦淮则是坐在旁边,为司机指路。
  一个小时后。
  秦淮来到了阎老先生的住所——一栋独立式带花园的别墅。
  门口阶梯站着两位帅气保安。
  作为一个名气震天的老艺术家,阎老先生肯定收藏有价值不菲的物件,雇佣保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您好,请帮忙通报一下,说晚辈秦淮,前来拜访阎老先生。”
  保安站直如青松,扭了扭脑袋,特别严肃。
  “哦,是秦先生!阎老先生早吩咐过了,说你哪天会来拜访,叫我们直接领进门好,你跟我来。”
  右边保安做了个请的姿势。

  “阎老先生对你这么心,你不像是籍籍无名之辈啊。”
  商雅拉下脸,悄声说道,眼神的寒芒一闪而逝,那意思便是你瞒着我的事情太多了,我回去要兴师问罪,你给我等着。
  闻言,秦淮有点怂。
  “鄙人只是略懂核雕,侥幸被阎老先生赏识了而已。”
  旁边的保安眉头狂跳,略懂二字简直丧心病狂。

  他陪伴阎老先生有十多年了,市长政要、其它各行各业有头有脸来拜访的人物能踏破门框,但被阎老先生点名道姓关注的对象,不超过一指之数。
  你说你略懂核雕,被阎老先生赏识?
  保安终于是长眼界了——无意装逼,却行装逼之事,乃装逼之最高境界。
  商雅也是察觉到了保安面部表情的异常。
  ‘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秦淮瞒着我的事情还有更多。

  看来今晚要对秦淮来一波捆绑play了,学了十几年的武术,不能荒废。’
  “又怎么了?”
  秦淮被商雅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不由加快了脚步。
  阎老先生的别墅,着实雅致。
  所谓‘种松剪韭,灌园鬻蔬,怡然自得,乃山水田园之乐。’
  阎老先生的园,栽有葩异草、梨花木槿,还有两株及腰高的黛色茶树,枝叶剪得疏密得当。
  能被阎老先生爱惜至极,且经常打理的茶树……那一定是某种千年母树嫁接过来的吧?

  “阎老先生,秦先生来拜访你了。”
  保安敲了敲客厅的门,低声通知。
  “进来,进来是了。”
  秦淮便推开门,领着商雅往里面走,当看到客厅内的景象时,忍不住表情僵了僵。

  客厅内除了阎老先生,还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年官员。
  权势的气场很重。
  从年官员脸细微的表情来看,他对秦淮的到来,有三分诧异,两分警戒。
  “坐,我给你先泡一杯茶。”
  阎老先生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边泡茶一边介绍:“这位小友,叫做秦淮。”
  “这位呢,是金陵市的市高官,齐辅秦。请多多关照。”

  齐辅秦不动声色的盯了秦淮一眼。
  由于秦淮给阎老先生行的是晚辈礼。一开始,齐书记根本不重视秦淮。
  他来此是有要紧事找阎老先生相商,秦淮多余了。
  但没想到,阎老先生直接将秦淮放进了客厅。
  并且亲自泡茶。
  而且,在介绍时,竟然优先介绍了秦淮?
  这种规格的接待,他身为书记都享受不到的。

  而这位年轻人,不仅享受到了,连旁边的小女友,都受到了特别关照。
  秦淮,究竟是何许人也?
  “喝茶。”
  阎老先生将茶水冲泡好,端到秦淮面前。
  “谢谢阎老先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