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81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芸熙见又不能跟表哥一起回家,晚上还不在,一顿失落。
  “还有,回家记得走大路,不要走捷径了。”杨羽摸了摸三表妹的头,最疼爱这个三表妹了。
  杨羽看着芸熙离开,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感觉心中有点不安,应该不会有事吧?心里嘀咕着,就又去训练篮球队了。

  芸熙不开心的走到了分岔路口,前面一条是大路,穿过村子,两边会都是村民,很安全,一条是捷径,是笔直的绕过桃花源。
  “走哪条呢?表哥让我走大路,可天那么早,应该不会那么凑巧又遇见那个变态吧,回去还很多事呢。”李芸熙嘀咕着犹豫着,可最后还是选择走了那条捷径小路。
  桃花源还没有人,荫沉的天气像个生气的怪老头。
  突然,桃花源内传来一声脚步声。
  “谁?”芸熙害怕的叫了一声,环顾了下四周,没看见人,但心里已经害怕起来了,深深咽了口气,额头也范出了冷汗。

  芸熙总感觉有人躲在某处在窥视着自己,吓得拔腿就跑。
  而后面,急速的脚步声突然飞窜着追了上去。
  “救...”李芸熙连救命都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晕了过去,那个黑影麻袋一塞,抗了起来消失了。
  杨羽的左眼皮又直经过这跳了,小美也在等着他,草草就结束了训练,陪着小美一起往她家赶去。
  去梨花村都要经过小美的那片小村子,连村子都算不上,才那么几户人家而已,这路熟悉了,走起来发现原来并没有那么远,甚至比去红杏村还要近,只是有点偏。
  小美这一路上就开心死了,杨羽一手还一直牵着她,看她可爱,就会调戏起来,那样子可爱极了。
  很快就到了小美家。
  “妈妈,你看谁来了?”小美早就跑进了里屋,兴奋的向妈妈汇报。
  赵迎躺在库上,脸色极差,浑身乏力,她已经躺了一天了,中饭也是没胃口吃,这一饿,身子就更差了。
  一见到是杨老师,赵迎之前的事也都忘记了,还是把杨羽当成了小美的老师身份:“杨老师,你怎么来了?你看我这这样,都不方便招待你。”赵迎吃力的靠了起来,想爬却发现没力气:“小美,快去给杨老师倒杯茶。”
  “听小美说你生病了,我就去抓了些药,这西药你先吃了,中药晚上煎。”杨羽过去摸了摸赵迎的额头,很烫很烫:“迎姐还是躺下吧,我去端盆冷水。”
  “这”赵迎突然就梗塞了。
  她是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之因为关心她的人太少太少了,刚才躺在库上难受的要死,以为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在库上。

  可杨羽的突然出现,就像生命突然复苏了一样,早已经热泪盈眶。
  杨羽喂赵迎吃了西药,又拿毛巾用冷水泡了放她头上,就出去煎药和烧晚饭去了,生病的人都没胃口吃饭,所以杨羽就干脆熬粥喝。
  天也已经黑下来了,可杨羽的左眼皮还是一直在跳,这让他非常不安,甚至想赶回家去,可看到赵迎那个样子,小美又还小,就又打消了念头。
  杨羽自然不是慈善机构,这样的留守妇女在这大山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杨羽也帮不过来,只是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处事原则: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何况小美也算自己的半个学生了。
  等煎好了药,吃了晚饭,早已经近八点了。
  ”迎姐,这西药每餐按说明吃,这贴中药明天再熬两次喝,明天小美不如就请假呆家里照顾你吧,学习也不靠这一天,我看我还是得赶回去!”杨羽心中一直不安,总觉得家里出了事,上次姨夫的事左眼皮就一直跳,这次跳得更厉害了。
  赵迎一听杨老师要连夜赶回去,以为是上次的事或是闲话,可心里还是非常舍不得这个男人走的:”杨老师,都这么迟了,你晚上可以跟小美睡呢,我这是流感,会传染。”
  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说如果我没得流感,你是可以跟我睡的,现在你只能跟小美睡了。
  而小美一听就更不乐意了,怎么可以让杨老师走呢?难得过来一次,就急了:”明天要是请假,功课一定会拉下的,杨老师不如晚上给我补习吧。”

  杨羽都开始佩服这小美小小年纪,这说话还挺溜的,就又犹豫起来了,看看库上赵迎的那个样子,万一病情恶化,也许还要送医院呢。
  ”杨老师,我们上楼去吧。”小美就怕杨羽走了,已经拉着杨羽的手往二楼去。
  杨羽被这小鬼头搞得没办法,而且左眼皮又莫名其妙不跳了,就叮嘱了迎姐几句,又给她倒了杯开水,关了门,就跟着小美从外面的楼梯往二楼爬去。
  其实杨羽的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这小美可是发育中的小女孩,搞起来那个味道爽极了,晚上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躺在库上的迎姐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早已经跟杨老师发生过关系,要是她知道,那今晚是绝对不会让杨羽跟自己的女儿一起睡的。
  赵迎要知道自己的女儿整晚都要被杨羽老师干得死去活来,压在身下发谢欲火,就更不会让狼入羊窝了。

  如果杨羽知道自己最宠最怜惜的那个三表妹李芸熙出事了的话,就算赵迎和小美像上次紫舒和美馨一样母女一起上,杨羽也会毫不犹豫的赶回去保护自己的三妹。
  三表妹芸熙和表姐媛熙目前在他的心里分量是最重的。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更没有预知的能力。
  李芸熙朦朦胧胧的眼睛,感觉头很痛很痛,可当看清眼前的环境时一下子就清醒了,是被吓清醒的。

  房内的那盏热赤灯蜡黄蜡黄的,摇摇晃晃,像是催眠师手里的吊坠,是个房间,不,更像个地窖,因为四面全部为墙,只有一扇门。地窖内一张库,一个马桶,而库上赫然还坐着个女人,跟芸熙差不多的年纪。
  但是,那个女孩脸色蜡黄,衣冠不整,眼神迷离,头发蓬乱,看那样子,似乎来这有些时间了。
  李芸熙回想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自己真的被那个变态狂绑架了,顿时性奴,腐尸,虐待,折磨一系列能想到的词刷的一声都闪现在脑海里。
  “不要,不要,救命,救命!”芸熙大喊着飞奔向那扇门,使劲的拍打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没用的,我都喊了几周了,也没人来。"那女孩子转过头,像Ju行尸走肉一样,眼神一直是迷离着,连说话都是吃力的。
  这句话李芸熙宁愿自己没有听见,一屁股轮瘫在地上,靠着门,大哭起来:“妈妈,表哥,我在这里,快我救我...”
  芸熙感觉到无助,害怕:“我们在哪里?是谁?他要干什么?要关我们多久?会杀了我们吗?”一连串的问题压得芸熙踹不过气。
  另个女孩看她样子极其恐怖,像个垃圾堆的布娃娃,就那么发着呆,愣在那里,像个痴呆的老太婆,显然她被折磨的不行了。

  日期:2018-01-13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