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那些女人》
第256节

作者: 床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香大概是有事去了吧,并没有在家里面,于是王四喜就只好自己动手热饭热菜。陈梦瑶找不到什么事情可以做,只好站在王四喜身边看着了。
  “姐夫,不是有那个啥煤气吗?你们为什么不装煤气呢?煤气虽然有中毒的危险,但是也比柴火方便啊。”陈梦瑶说道。
  对于陈梦瑶这样白痴的问题,王四喜都懒得去回答了,于是便保持着沉默。
  不知道为什么,陈梦瑶忽然和王四喜说,要帮王四喜炒菜,要王四喜看看她的厨艺。

  陈梦瑶要展示厨艺,王四喜自然就有了兴趣。于是,王四喜就把灶台交给了她。
  思考了半天,她打算给王四喜做一个冬瓜焖排骨。
  把圆滚滚的冬瓜洗干净放在了砧板上,她则拿着菜刀在那里晃悠,似乎是在寻找下刀的位置,迟疑了好长时间,她才转过身来问王四喜。
  “姐夫,该怎么剁冬瓜?”

  王四喜正在忙着处理她接下来要用到的排骨,听到她的问题,差点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剁冬瓜?冬瓜又不是排骨之类的东西,不需要这么暴力吧。
  “过来教教我呀。”她说道。
  王四喜点了点头,放下了手里面的排骨,来到了她的身边。
  “冬瓜嘛,看你如何炒,又和什么进行搭配……你说要做冬瓜焖排骨,那把冬瓜切成片就可以了。”王四喜说道。
  “片状?”说完,她拿刀切了下去,只是并没有切好,厚薄不均匀。
  “不是,你力气用的太大了,慢慢切轻轻切。”
  “噢,那你过来教我吧,手把手地教,这样我容易学会一些。”陈梦瑶说道。
  迟疑了一下下,王四喜从后面抱住了她,然后把她那双雪白滑腻如凝脂的玉手握在了手心里,再控制好刀。
  王四喜控制着陈梦瑶的手,轻轻往下切着,轻轻的柔柔的。

  虽然切出来的冬瓜片很粗大,可是厚薄还是很均匀的,很快半个冬瓜就切好了。
  “行了,切完了,你切香菜、高丽菜、韭菜吧,切好了这些,就可以开始炒菜了。”王四喜放开了她的手,打算继续去洗排骨。
  “那些菜我怕切不好,你继续教我切吧。”她小声说道。
  没有办法,王四喜只能够继续搂着她,慢慢切起了蔬菜,切完了最后一个蔬菜,陈梦瑶突然转了一个身,然后亲了上来,香轮的舌头侵袭着王四喜的牙关,好像不入口腔誓不罢休一样。
  王四喜没有想到切菜能切出这么多名堂,更加没有想到会和陈梦瑶做着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很快,陈梦瑶的热情把王四喜的火苗勾了起来,王四喜迎合着她的动作,然后慢慢把菜刀放了下来,之后再和她抱在了一起。

  亲了好长时间,他们才分开了。
  安排了几个班干部管纪律,然后王四喜就到左静的教室去了。左静经过了长时间的训练,已经有了充分的自信,比起以前来好了许多。只是声音很轻很细很柔,没有办法把课堂气氛调动起来,因为课堂气氛比较沉闷,所以有少部分学生懒洋洋的。
  下午的课程大多都是活动课,她这里同样是小制作,正因为左静没有上过这类课程,所以王四喜来过来瞅瞅情况。安排好了学生管理教室纪律,左静才从教室里面走了出来。
  “四喜!”她轻轻打了个招呼,却不敢和王四喜眼睛对视。
  “左静,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和我说说吗?”王四喜问道,看着她那张俏脸上的手掌印,王四喜的心就疼了起来。左静是一个柔弱的姑娘,也是一个柔弱的性格。可惜她父亲不理解左静这种女孩的可贵之处。
  迟疑了一下下,左静把话说了出来,“爸爸发脾气,把我和妈妈给打了。”
  “我们到广场角落的那棵大树下去说。”王四喜说道。教室门口人来人往,若是被学生看到了,定是要产生什么误会了。左静嗯了一声,然后和王四喜走到了大树边。大树边有几个矮矮的木桩子,上面原本有些灰尘,但因为学生经常会坐在上面,所以就没了。

  “你爸为了什么发脾气打你和你妈妈?”王四喜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把你的办法告诉了我的妈妈,她仔细想了一想,觉得这个办法非常好,因为借的钱,可以一点点还,可是,嫁出去以后,就拿不回来了。”
  “随后我妈妈就去找我爸爸谈了这件事情,问他打算要多少钱,谁料到我爸说不是钱,之后……”她停了下来,眼角开始红了,王四喜看着更难受了,于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左静,不要哭,坚强些,一切都会好的。”
  王四喜的话成了,彻底引爆了她内心潜藏的委屈,左静抱着王四喜大哭了起来。
  “呜呜,之后,之后我妈妈只是说了几句话,他就动起手来了,呜呜,他打得好重好重,妈妈疼得厉害,可是依然不吭一声,反而求着爸爸答应这个条件还我自由……我不忍心看着妈妈挨打,就跪下去求她,他不但不听,反而连我一起打了,骂我和妈妈都是吃里扒外的东西。”
  “呜呜”大概是因为太过悲伤,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眼泪一滴滴落在了王四喜的衣服上。

  王四喜握住了她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王四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到左静经历的那些,王四喜都有些想哭了,一个母亲腿脚受伤很不方便,为了自己女儿的自由,而毅然决然下跪求男人。一个女儿,不忍心看自己母亲挨打,也在那个男人面前跪了下去……
  “来学校的时候,呜呜,呜呜,我妈妈她身上多了好多伤口,呜呜,姐姐好可怜,王四喜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四喜,呜呜,四喜,我到底该怎么办?”她很想要坚强起来,可是泪水却在脸上汇成了一条小河。
  “你父亲之后有说什么吗?”王四喜问道。
  “之后,哥哥来了,听说了这个办法以后,呜呜,拉着父亲出去了,呜呜,最后父亲说愿意答应这个条件。”
  “愿意答应,那就好了……”王四喜放松了下来。
  “可是他说要十三万,再加上三年的老师工资,”左静抽噎着,泪眼婆娑的看着王四喜,“做到了这些,他就不会再干涉我任何事情了。”
  “我的天,这么多?”十三万加三年老师工资,真把王四喜给吓傻了。要知道在大山深处,一万两万都已经是天文数字了,他一开口竟然要十三万?并且还要三年老师工资?这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情吗?
  “三,三年的老师工资都给爸爸,那我该如何还钱给你?又该靠什么去吃饭?还有我的妈妈,没了我的工资,她该如何生存?”左静想了许多,但没有想到一件事情的解决办法,因此才会如此伤心。

  王四喜听了,也明白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