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6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笑完,老太太眼睛一瞪,盯着刘青羊说道:“老刘,你听见了,这是老太婆的乖孙,你要当他师父,那就好好的教他医术,要是无故怠慢欺负他,老太婆敢跟你拼命!”
  刘青羊一呆,随即满头黑线。
  “好你个臭小子,这师还没拜,就先给自己找了个大靠山。”刘青羊哭笑不得道,“原以为你是一块良才美玉,谁成想骨子里却是个烫手山芋,老子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正好,你不要我要!”旁边郑怀玉立刻笑眯眯的接话说,“我不怕丁老太婆,更何况,我对这小子也喜欢得紧,带回去孝不孝顺都无所谓,只要每天能陪我说说话逗我开心,我就愿意把一身所学都教给他。”
  “听到了吗,师父?”将丁夏山扶回座位坐下,萧晋冲刘青羊嘚瑟道,“弟子现在可是抢手货,要不您赶紧考虑考虑再收一个漂亮的女徒弟,弟子说不定就不会舍近求远去跟郑奶奶了。”
  “我打死你个没大没小的小混蛋!”

  刘青羊抄起桌子上的茶碗盖作势要扔,萧晋忙缩着脑袋钻到丁夏山的身后,逗得老人家们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当然,马阳德除外。
  他此时的脸色已经不是灰败,而是苍白,目光望向晁玉山,眼睛里满是焦急和哀求。
  “老马,”笑完,刘青羊就唤他道,“结果已经很清楚了,宣布吧!”
  马阳德身体颤抖了一下,低着头缓慢的站起身,刚要开口,却听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不用了!”
  晁玉山站了起来,表情虽然平静,但不时微微抖动一下的额头青筋和眼里的凶光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的真正心情。
  “萧先生医术精湛,技高一筹,恭喜了!”
  “同喜同喜!”萧晋冲他拱拱手,咧嘴露出八颗惨白惨白的牙,“其实吧!在得到了这么多长者的认可和疼爱之后,那长老之位对我而言还真有点无所谓了。毕竟,我现在就能依靠着诸位爷爷奶奶在华医界优哉游哉的过活,没必要再承担上一份杏林山的责任。
  说实话,如果今天与我竞争的是学林和良驹两位大哥的话,那我说不定会将位子拱手相让,但很可惜,晁先生的精神状况实在令人担忧,个人建议你好好看过心理医生之后再出来竞争今天这种责任重大的位子,你也是学医的,自然最不能讳疾忌医了,对不对?”

  晁家所在的地方是个三四线的小城,因为没有什么得天独厚的资源条件,所以虽不闭塞,却也没什么经济发展可言。
  如此一来,像晁家这种传承了五六百年的家族,就是真真正正的名流豪绅了,当地但凡新来的领导都会亲自登门拜访,说不上巴结吧,但也想尽办法哄着,生怕他家将家族企业、同时也是市里最大的利税来源给搬走。
  可以说,就像萧晋在天石县一样,晁家在当地那是绝对的黑白通吃、一手遮天,这也就导致了晁玉山从小到大过的都是要啥有啥的日子,就连去外地上大学都因为帅气多金而一帆风顺,活了四十多年愣是都还没体会过挫折的滋味儿。
  这样一个自大、自负、完全不知外面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如何能受得了萧晋一而再再而三夹枪带棒的讽刺?

  于是,他再无法保持住表情上的镇定,面色狰狞的望着萧晋,咬牙说道:“小子,你别得意,赢得了长老之位不算什么,得有命坐稳它才行!”
  “啊?”萧晋一脸无知的懵懂,“晁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小爷儿今年才二十出头,而且身体也一向健康得很,长老之位又是终身制的,多了不说,坐它个五十年应该问题不大吧?!”
  晁玉山冷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既然萧先生如此自信,那以后出门过马路前一定要事先左右多看几遍哦!”
  “多谢晁先生提醒,”萧晋一本正经的道谢说,“倒是晁先生你,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出门的好,因为晴天也有可能打雷的。”
  晁玉山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气的肺都要炸了,但他知道自己这会儿做什么都不可能捞到便宜,便深吸口气压住怒火,冷哼一声,说:“咱们走着瞧,告辞!”
  冲长老们随便一拱手,他转身要走,萧晋却一个滑步挡在了他的面前。
  “晁先生这就要走了吗?”
  晁玉山双眼一眯,沉声问:“怎么,你还想留下我不成?”
  “我留你干嘛?你又不是美女!”萧晋撇撇嘴,然后伸出手道:“愿赌服输,晁先生不会是选择性忘记了咱们之前的赌约吧?!”

  晁玉山表情一僵,脸色就由黑转白——他还真把这事儿跟忘了。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自己会输,所以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
  沉默良久,他又暗含威胁的问:“你真敢要我晁家传承五百多年的古方?”
  “多新鲜啊?我要是不敢要,一开始跟你打赌干嘛?嫌口水多没地方吐啊!”萧晋翻个白眼,不耐道:“少废话,赶紧的,把药方交出来!”

  “我要是不给呢?”
  “那说不得……”萧晋还没来得及回应,丁夏山就冷声开口道,“老太婆就要给晁弘方打个电话,问问他是不是打算举家移民到国外了。”
  这老太太身材瘦小,原本说话也细声细气温柔慈祥,所以萧晋一听她竟然说出了如此霸气四溢的话,着实吃了一惊。
  不过,紧接着,他就开心的想要抱住老太太亲上一口——有个这么护短的奶奶疼爱,再加上与刘青羊的师徒关系,从今往后,在杏林山之中,他简直都可以像个螃蟹一样横着走了。
  晁玉山气得浑身颤抖,牙关紧咬,眼珠子红的更是像要吃人。但同样,他什么都做不了,晁家虽然早就拥有了举家移民的财富,可他家的根基在华夏,而且,“润骨金方”只是一个招牌,没了只是名誉上的损失,家族真正的财富进项都在其它医药产业。
  如果真的移民到国外,可以想见的是,他依然可以滋滋润润的活着,不过是以坐吃山空为代价。
  为了保住一个名头大于实际利益的药方而得罪整个杏林山,这确实很不划算,就算是让丁夏山给父亲打那个电话,估计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与其这样,倒不如先给那小王八蛋,等回头玩儿死他的时候,东西自然还会回来!
  想通了这些,晁玉山便沉着脸走到诊桌前,拿笔在纸上写下一份药方,然后拍在萧晋的怀里,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来:“希望你不要后悔!”

  “多谢,小爷儿从来不干会后悔的事情。”萧晋瞅了一眼纸上的字迹,嘻嘻贱笑道,“另外,还要请晁先生再多呆一会儿,小爷儿得确定了这方子的真假才能让你走。”
  “你……”晁玉山大怒,“老子堂堂晁氏医脉第二十六世孙,会用假的药方骗你?”
  日期:2018-01-13 06: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