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25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啊,你知道贫。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而我还想着抢罗师傅的侄女,你大约也想着唯你所用是不是?
  你们男人之间好象有默契,我每次提这件事,都被巧妙地化解了,其实我懂的,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懂啊。算了,你今晚点这么贵的汤给我喝,是不是觉得愧疚于我啊?”郝五梅看着万浩鹏如此说着,原来这女人还是懂了曹存,钱从海和他之间的套路。
  万浩鹏笑了笑,没否认也没承认,端起汤看着郝五梅说道:“来,碰一个,喝汤,喝汤。”
  郝五梅笑了一下,没再说话,内心却想着,是不该再算计这个小男人了,他对自己够真诚了。
  等吃完饭出来,郝五梅其实很想沿江堤走一圈,但是万浩鹏好象要急着回志化县去,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看着他车,挥手后,她才打了一辆车去了董执良租地宿舍里。
  郝五梅敲了敲门,里面竟然有女人的声音问道:“谁啊?”
  郝五梅一惊,万浩鹏不过是一个玩笑话而已,董执良真在外找女人了?还带回租的房子里?余砚欢说要送的房子还没交房,目前董执良在城省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孩子由郝五梅的妈妈在带着,结果他还真的玩起了金屋藏娇的把戏。

  郝五梅压不住了,敲门的声音变得更加激励,女人不耐烦地又问道:“谁啊?”
  郝五梅压了压声音,说了一句:“房东,请开下门。”
  女人一听是房东来了,把门给打开了,郝五梅气呼呼地冲了进去,女人穿着睡裙,一切不言而喻了。
  “你有事说吧,我老公在里面洗澡。”女人挡在了郝五梅面前说道,一脸骄傲地说着,仿佛里面的董执良是多么优秀的一个男人一样。
  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但是相郝五梅而言,她还是差远了,让郝五梅说不出来是种什么滋味,她想起一个词叫盲式出轨,说的是一种很常见却又令人不解的出轨方式,具体表现在出轨对象样样不原配,但是出轨方硬是闭着眼睛出轨了。
  郝五梅此时是这种感觉,她一言没发,扬手给了女人一记耳光,接着她冲出了房间,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郝五梅在楼下看到了家里的车子停着,她有钥匙,想也没想,直接钻进了车子里,郝五梅把车开得飞快,她想赶掉那个女人带给她的种种伤痛,想赶掉她刚刚瞧见的一幕,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啦,为什么不等董执良出来,为什么不当着那个女人的面前和董执良打一架,不想让那个女人看笑话,还是她压根不敢面对现实。
  此时的郝五梅,她厌倦了这座城市,厌倦婚姻,也厌倦了和男人董执良面临的一切,因为她自己早背弃了董执良,可是她一瞬间,她还是愤怒地打了另一个女人一记耳光,因为她叫董执良为老公,她还是受不了别人的女人如此冲出来抢她的男人。

  手机响了,郝五梅不接,她不看知道应该是董执良的。
  第1469章 撞了
  手机固执地响着,郝五梅把车往江边冲去,她大脑里只有愤怒,愤怒,她知道自己如果一接电话,她要和董执良恶言相向,她和他的婚姻还能继续吗?
  婚姻的共同体是利益,她和董执良现在是利益的共同体,可是突然闯进来的那个女人,还亲热地叫着董执良为老公,呵呵,老公,这个平时在郝五梅心里不待见的词,此时却变得格外地重要,重要。
  郝五梅以前不知道爱情是何物,她以为是她和董执良这样的,算是门当户对,算是各方面都般配的一对,尽管他大自己好几岁,可是大一点的男人成熟,大一点的男人也知道如何疼老婆。

  郝五梅那个时候不认同婚姻是利益共同体之说,她内心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升华和延伸,这也是她向往的一种婚姻,自从有了万浩鹏,她对有爱情的婚姻格外向往,人啊,得不到的才是自己最最渴望的,这是真实的,而这样的真实往往是外界有力量的侵入才能明白。
  说来好可笑,好多的女人一辈子不知道有高与潮,一辈子不知道女人还有喷潮之际,婚姻带给女人的往往都是循规导矩,这是为什么有那么的出轨,哪怕是盲目出轨。
  郝五梅其实想原谅董执良,可是那个女人一脸骄傲称男人为老公时,太刺激她了,如何做好一个小三,郝五梅很有心得,她从来不会认为成正道或者余砚权是老公,哪怕余砚权如此如此宠她,她从来不问他的夫人,从来不会去缠着要他做她的老公。
  这个女人显然不知道如何做人家的小三,这是郝五梅丢了她一记耳光的理由,也是郝五梅最最心疼的理由,因为那个女人对董执良全是崇拜,她的骄傲是建立在崇拜之的。
  郝五梅把车子开得要飞起来了,婚姻一旦解体的话,接下来是财产的分割,家的分割,那不是郝五梅要的,可是让她咽下这口气,郝五梅做不到,她做不到啊。
  郝五梅在江堤如渔火灯光一般穿行,她指着如此壮丽的夜景让万浩鹏看,她甚至渴望和他一起牵手漫步其,现在她来了,却是带着最最遭心的一面而来,车子飞了起来,一如行走在云端之,那么轻盈,那么飘洒,原本是浪漫的一切,成了郝五梅最最心疼的。
  突然,一条黑影从湖汊的小路窜了出来,“踩刹车,踩刹车。”意识里,郝五梅本能地提示自己踩刹车,随着“彭”地一声,车子撞在了路边的电线杆,接着,黑影倒下了,郝五梅眼前一黑,整个人扒在了方向盘。

  董执良却在一次次拨打郝五梅的电话,郝五梅不接,越不接,他越是害怕,他知道郝五梅的骄傲,他万万没料到郝五梅会突然到了他的宿舍,她平时回家都会提前告诉他一声的,怎么会突然袭击他的宿舍,他和那个女人的事情难道早败露了吗?
  董执良不得不求万浩鹏,他给万浩鹏打电话,万浩鹏接了电话,董执良在电话里急急地说道:“你赶紧给五梅打电话,快点,她不接我的电话,而且她把家里的车开走了,我担心她出意外,你好好安慰安慰她,我错了,任由她罚,她千万不要出事,只要她不出事,我什么罚都接受。”
  董执良快要哭了,一个大男人再也顾不面子不面子,再也顾不他和万浩鹏之间的恩恩怨怨,此时,极有可能只有万浩鹏的电话她会接,毕竟他们现在是工作搭档了。
  董执良是真的害怕郝五梅出事,直到这一瞬间,他才知道郝五梅在内心有多重,那个女人是下面街道办事处的一个档案员,他真的是寂寞了,被她的热情打动了,第一次带回到宿舍里来,结果出幺蛾子了。
  此时,董执良死的心都有啊!
  万浩鹏一连给郝五梅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完了,他的一句玩笑话还真被应验了,早知道这样,万浩鹏打死都不说那种话,她是害怕才来省里,她应该可以和余砚权呆在一起的,怪他这张破嘴。
  万浩鹏急得把车调了头,他也往江边的路冲去,郝五梅说那个地方太壮观了,郝五梅甚至眼里流露出想要他陪她转一转的念头,万浩鹏其实全看在眼里的,但是他还是拿出了车钥匙,才让郝五梅剩下的话没有说出来,此时,万浩鹏好内疚啊,如果他能陪她在江边走一走,或许错过了抓女干,只是董执良把女人带回宿里里,他是没料到的,因为他认为不可能有这种事,才开玩笑的,这狗日的开房钱都省,万浩鹏要不是有内疚之感,他在电话会大骂董执良的。

  日期:2018-06-14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