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99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历末年金陵甘堂,能仿铸一种猪肝色的乳足炉极佳。另一位甘氏不差的是苏江周甫,善仿铸鱼耳及蚰耳两种炉,他晚年所铸者已以与真器相差一等,当时亦被人搜购一空,价钱可达真炉的一半。”
  “香道自古是权贵所好,特别是用来礼佛敬神,清代宫廷造办处专门有能工巧匠负责仿宣德炉,从顺治到嘉庆,一直乐此不疲。”
  凌君生把香炉还给闻一鸣,笑道:“难得一见的宝贝,赶紧收起来,千万不要让凌天成看见,这种好东西他不会放过!”
  闻一鸣哑然失笑道:“您老放心,香炉是我们吃饭的家伙,多少钱都不会卖!”
  “谁在说我?”正好凌天成进门,看见众人好像在议论自己,好道:“爸,您又在我背后说什么坏话?”

  “哼,你还知道回家?”凌君生瞪了儿子一眼,不满道:“凌老板生意越做越大,贵人事忙,吃顿饭都没空?要我们等你?”
  “别,别,都是我的错!”
  凌天成赶紧走过来,苦笑道:“看您说的话,一鸣和赵老都不是外人,自家人吃饭还用客气?”
  偷偷给闻一鸣使眼色,让他帮着说点好话,闻一鸣解围道:“凌叔说的对,自己人不用客气。”
  “哼,快点换好衣服,去厨房看看,不要打扰我们聊天!”
  凌老爷子一句话,凌天成如释重负,赶紧去厨房帮忙,三人重新坐下,凌君生看着闻一鸣道:“听说刚从琼州回来?有收获吗?”

  闻一鸣简单把路见闻介绍一遍,当然隐藏很多重点,饶是如此老爷子也是听的津津有味,满意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年轻人应该多增加见闻,有空多转转,世界这么大是不是?”
  三人哈哈大笑,老爷子很健谈,思想开明,相谈甚欢。不一会凌天成走过来,让大家边吃边聊。
  “大家坐,今天有福气,咱们雨馨亲自下厨,大家尝尝手艺如何?”
  闻一鸣好看着凌雨馨,大小姐居然还会下厨?凌雨馨白了一眼,不满道:“哼,看什么看?本小姐会的多着呢!”

  凌君生看着两个小家伙打情骂俏,哈哈大笑道:“今天高兴,去把我珍藏的酒拿出来,咱们都喝点。”
  “好咧!”凌天成一听赶紧站起身,小跑的楼,拿下瓶茅台,兴奋道:“哈哈,三十年珍藏茅台,咱们有口福喽!”
  凌雨馨帮众人满酒,首先举起杯,笑颜如花道:“今天是好日子,爷爷归来,贵客临门,我先敬大家一杯!”
  众人举杯同饮,凌君生看着满桌五颜六色的美味佳肴,笑问道:“丫头,那几道菜是你的手艺?”
  “第一道,清炒芦蒿!”

  凌雨馨指着碧绿色的小芦蒿,自信道:“大美食家苏东坡都说过,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时。把芦蒿跟河豚相提并论,足见其美味。”
  “入口脆嫩的芦蒿,辛气清涩,不绝如缕,可正是那股撩拨人的蒿子味,总能让人眼前想起晃动着江滩那一丛丛青绿。”
  “天生地长的野菜,散落在江滩和芦苇沙洲。草长莺飞的江南三月,正是芦蒿清纯多汁的二八年华,二月芦,三月蒿,四月五月当柴烧。十天半月一怠慢,是迟暮美人不堪看。”
  赵大成夹起一块,轻轻放进嘴里,勾起回忆道:“我自幼在江边长大,外地人可能闻不惯那股冲人的青蒿气,吃不进口。可对于沿江一带的人来说,这股子地道的浓郁蒿气,那是清香脉脉的田园故土的气息,是饱含江南雨水的味觉的乡愁!”
  “按汪曾祺说的,好像坐在了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好像红楼梦里那个美丽动人的晴雯爱吃芦蒿,我猜测,长江边或许正有她思念的桑梓故园。”

  闻一鸣也夹起芦蒿,放进嘴里道:“现在卖的芦蒿,有野生和大棚,野地里现采的,茎杆红紫,细瘦而有点老气,嚼起来嘎吱带响,但香气却清远怡人。”
  “大棚里来的,嫩绿壮实,一副营养过剩的模样,吃在口里味道淡得多。有一年我去室友乡下老家玩,看到不少地里都养着芦蒿。”
  “他们把长到四五寸长的芦蒿齐根割起,堆放一块,也有放沙里壅着,面覆盖稻草,隔一段时间浇一次水,外加薄膜覆盖,进行软化处理。两三天后肉质转嫩脆,看去饱含汁水,味道更加醇厚。”
  凌君生尝了口,放下筷子,笑道:“丫头的手艺有提高,我有几个建议你听听,下次你先将芦蒿掐成寸段,清水浸去涩味,再用盐略腌,炒食时才会既入味又保其脆嫩。”

  “清炒将芦蒿的本味充分体现出来,吃在嘴里,脆而香,微辣而开胃,所谓满嘴留香。更值得一提是芦蒿炒臭干子,年轻时候曾经吃过一次,凭借油香与旺火,芦蒿清香与臭干子的臭味浑然一体,芦蒿因臭干子的提携,吃到嘴里竟然是一种鲜而悠长的香!”
  老爷子满脸回味道:“那真是可触摸到的“新涨春水”的清香!”
  众人哈哈大笑,闻一鸣很喜欢这种氛围,轻松自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特别是凌君生,走南闯北,见识渊博,随便一道菜都能说出如此韵味,不愧是大家!
  凌雨馨用心记下,点头道:“下次我试试看,到时候欢迎大家点评。这是第二道菜,地皮菜炒鸡蛋。”
  “哦?有点意思!”
  闻一鸣看着所谓地皮菜,类似于木耳,只有指甲盖大,却长得有点夸张,呈波浪形片状,间浅黄呈橄榄色周边深黑近墨绿色。
  不同的是,木耳是对称生长附根在腐木,皮大肉厚;地苔皮无根,它是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生长出来。

  “这可是真正的时令蔬菜啊!”凌天成美美品口茅台,点评道:“地苔皮是真正的草根菜。春末夏初,只要一场雨后,在那有点陈旧凌乱但却永远不缺少生机的堤坡草地,会长出朵朵撮撮这种黑不溜秋的东西来。”
  “而且只在雨后刚放晴时才出现,得赶紧捡,如果太阳稍微一晒,地苔皮马变干,卷缩成灰黑色,没法吃。它好像是雨季的匆匆过客,仿佛猛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却又一下子走完了这世所有的路。”
  “不错,不错!”赵大成笑道:“在我们老家,只要长地苔皮的地方,土壤都不会太瘦,草浓绿而多汁,时常能看到野小蒜和牛屎菇。”
  “我记得小时候常捡这东西,雨后阳光穿透云层斜射下来,仍有零星的雨点飘落,戴着草帽到野地里去捡。像是雨后的精灵,黑亮亮地散落在堤坡的草窠里,有蚱蜢和拇指大的灰黑土蛤蟆不断地跳,大阵的八哥在雨后远远地飞来飞去。”
  “我们小孩子那时都相信,打过炸雷的地苔皮不能吃,吃了会肚痛生病的!”
  闻一鸣看了看凌雨馨的纤纤玉手,关心道:“你亲手捡干净的?”

  凌雨馨心头微甜,暗自高兴对方关心自己,解释道:“阿姨帮我一起弄的,这东西是雨后湿漉漉贴在草地,零散细碎,捡起来费事,面会粘带着枯草叶、青苔、泥沙什么的。”
  日期:2018-02-2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