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97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明有一丝丝特香气,可又不知道是什么?这可是第一次!”
  闻一鸣用手搓了搓脏兮兮的香炉,表面满是污渍,真看不出这是什么宝贝?可异能第一次失灵,这让他很好。
  找到老妈回家,用脸盆接满热水,开始好好清理香炉。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才搞定,闻一鸣捧着古香古色的铜炉,不可思议道:“这是……宣德炉?”
  赶紧查资料,仔细对,终于仰天大笑道:“哈哈,真的是宣德炉,香道师的神器!”
  宣德炉,明宣宗朱瞻基在宣德三年参与设计监造的铜香炉,简称宣炉。是国历史第一次运用风磨铜铸成的铜器。为了制作出精品的铜炉,在朱瞻基的亲自督促下,整个制作过程。
  宣德炉最妙在色,其色内融,从黯淡发光。史料记载有四十多种色泽,为世人钟爱,其色的名称很多。

  例如紫带青黑似茄皮的,叫茄皮色;黑黄象藏经纸的,叫藏经色;黑白带红淡黄色的,叫褐色;白黄带红似棠梨之色的,叫棠梨色。
  明朝万历年间大鉴赏家、收藏家、画家项元汴说:“宣炉之妙,在宝色内涵珠光,外现澹澹穆穆。”
  这批红铜共铸造出3000座香炉,以后再也没有出品,宣德帝见到这批自己亲自过问的香炉,每只均大气异常,宝光四射,很有成感。
  把其绝大部分陈设在宫廷的各个地方,也有一小部分赏赐和分发给了皇亲国戚。这些宣德炉普通百姓只知其名未见其形,经过数百年的风风雨雨,真正宣德三年铸造的铜香炉稀世罕见。
  捧着宣德炉如获至宝,一直以来捡漏都是香材,第一次居然遇见香道具,还是神器宣德炉!
  闻一鸣用手把玩,如婴儿皮肤般细嫩光滑,虽然是铜炉,可温润如玉,没有丝毫冰凉之感。
  “好家伙,十有八九是明代宣德炉,底款是宣德二字,不过应该不会是宣德三年那批无价之宝吧?”

  闻一鸣用力闻了闻内壁,丝丝香气残留,应该是古人用来行香之用。但自己眼力不够,还真看不出是不是宣德三年。毕竟宣德炉名气太大,历朝历代都有仿品,不过肯定是好东西!
  说从明代宣德到民国,古玩商仿制宣德炉活动从未间断。在宣德炉停止制造后,部分主管司铸之事的官员,召集原来铸炉工匠,依照宣德炉的图纸和工艺程序进行仿造。
  这些经过精心铸造的仿品可与真品媲美,专家权威也无法辨别,至今国内各大博物馆内收藏的许多宣德炉,没有一件能被众多鉴定家公认为是真正的宣德炉,鉴别真假宣德炉已成为考古学悬案之一。
  是不是宣德三年对闻一鸣来说无所谓,只要是宣德炉行,资料说风磨铜其实是一种黄澄澄的铜锌合金,正是这一特点才使宣德皇帝龙心大悦。
  可最后他还嫌色泽不够贵气灿烂,又在铸时又往里加入锌、黄金和白银,这才产生出黄金般澄亮光辉的铜锌金银合金,不管是宣德三年那批,明代沿用至今。

  手这尊香炉是宣德款,传闻一共有五种款识,从宣,宣德,宣德款,明宣德制,大明宣德制。有人说还有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款,至今真正的宣德三年有几个款识还不知道。
  “这是冲耳乳足炉,大气端庄!”
  “晴窗榻帖,挥尘闲吟,篝灯夜读,焚以远辟睡魔,渭古伴月可也。”
  “红袖在侧,密语谈私,执手拥炉,焚以薰心热意,谓古助情可也。”
  “坐雨闭窗,午睡初足,案学书,啜茗味淡,一炉初热,香霭馥馥撩人,更宜醉筵醒客。”
  闻一鸣关门,铺香灰,拿出静心香,开始行香。金角鼻子最灵,飞快的凑到香炉前,等着开饭。
  轻烟渺渺,幽香四溢,闻一鸣捧着香炉,温润如玉,感受着掌心传来的余温,感叹道:“难怪宣德炉自古被奉为香道神器,受所有香道师追捧,果然名不虚传!”
  起以前用的香炉,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香气悠然不散,凝聚炉,气韵深远,让原本神的静心香更增添一份深厚韵味。
  “这次真是捡到宝!”

  闻一鸣兴奋之极,没想到回家探亲居然能遇见梦寐以求的宣德炉,这可是所有香道师追求的宝贝,有它在,如鱼得水,如虎添翼。
  接下来两天他好好陪陪父母,打算再过段时间接二老去州定居,反正房子都有,不过现在暂时保密,省的他们多心。
  坐在回去的路,感叹这次真是不虚此行,不但衣锦还乡,还捡漏宣德炉。想到回去师傅羡慕嫉妒恨的表情,闻一鸣忍不住笑起来。
  “宝贝啊!老天爷不公平啊!”
  赵大成捧着宣德炉,仰天长叹道:“为什么好东西都被你小子捡到?老夫兢兢业业几十年,没有天理啊!”
  闻一鸣哈哈大笑,接过宣德炉,故意挑衅道:“这难道是所谓的同人不同命?师傅请放心,我不是小气的人,有空可以让您摸摸如何?”
  “去你的!”
  赵大成笑骂道:“东西是宝贝,不过到底是不是宣德三年珍品我也看不透!对了,你找凌天成,让他帮你找人掌掌眼。”
  “找人?”闻一鸣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凌老爷子不是青铜古籍权威?还用找外人?”

  赵大成点点头,解释道:“老爷子眼力自然高深莫测,不过人在外国修养,去了好几个月,算算也快该回来的吧?”
  闻一鸣摆摆手,坚定道:“是不是宣德三年无所谓,对于咱们来说绝对是利器,这事不急,反正不卖!”
  “那是自然!”赵大成抢过宣德炉,爱不释手警告道:“记住,多少钱都不卖!”
  闻一鸣哑然失笑,老爷子跟小孩一样,看看周围干净整洁的环境,所有材料井井有条,问道:“这两天秀秀表现如何?”
  赵大成一挑大拇指,赞叹道:“小丫头很不错,我没有见过如此勤快懂事的孩子!”
  “虽然天赋不算高,可也算可造之材,最难得身有股子韧性,百折不挠,遇见什么问题都坚持不懈,这点最可贵!”
  赵大成满意道:“秀秀不错,做助手最合适,我看丫头对你很崇拜,可以发展发展!”
  闻一鸣刚想说话,手机响起,居然是凌天成,接起道:“凌叔,对,刚回来,午吃饭?老爷子回来了!好,好,我跟师傅一起去。”
  “什么?凌老回国了?”赵大成一听激动道:“正好正好,赶紧带静心香和益气香,咱们马走。”

  两人收拾出门,直接去凌家,闻一鸣虽然不认识凌君生,可在大学听过几次讲座。为人正直谦逊,学识渊博,很有大师风范。
  “大成,好久不见喽!”
  刚进门看见一位七十出头,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客厅,正好回头看见两人进门,招呼道:“快进来喝茶!”
  “老爷子您终于回来了!”赵大成赶紧走到老者面前,恭敬道:“一去是几个月,现在身体如何?”
  凌君生摆摆手,笑道:“生老病死乃天命,不过那边医疗水平不错,还能多活几年!”
  赵大成拉住凌君生的手,放心道:“那好,您老肯定能长命百岁,对了,一鸣,还不快来拜见老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