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41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没有本事接,这我是知道的,但你能找到有本事接的人,不是吗?”搞了半天,白夫子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
  “我找不到。”易八的语气很绝对。
  “他来不来,是他的事。你说不说,责任在你。”

  白夫子用那芊芊玉指,轻轻拨了拨琴弦,她弹出来的调子,依旧是那《高山流水》。
  “这一曲,我是弹给他听的。他人没来,你把此番心意带给他便是了。”
  “我为什么要带?”易八问。
  “刚才已经说了,带与不带,在你。”白夫子说完,继续在那里弹起了古琴。
  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
  日期:2018-06-13 16:32:30
  虽不善音律,但我还是从白夫子的琴声中听出了这样的感觉。只不过,白夫子这琴并不是弹给我听的。
  从三合园出来,我问易八。
  “白夫子说的那人,到底是谁啊?”
  “此事你就别再多问了,容我想想。”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我,这可是认识易八以来的第一次。
  次日中午,我本想去找易八一起吃个饭。
  一走到安清观,我就傻眼了。安清观的大门居然关上了?按照易八的习惯,他是从不关门的啊!现在大门关了,还挂了一把大锁。这有些太反常了吧!

  我找附近的刘大爷问了一下,他说易八出远门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易八的不辞而别,跟昨晚白夫子说的那席话,绝对是有关系的。难道易八已经决定,按照白夫子说的去把那人给请来。
  白夫子让易八去请的那个人,本事绝对比易八要大得多的,而且跟易八应该很熟,要不然他不可能请得动。据我的猜测,那人很可能是易八的师父。
  从昨晚的那曲《高山流水》来看,白夫子和易八师父之间,存在的应该不是仇恨,而是情愫。只不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是友情,还是爱情,我就说不准了。

  身后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我转过头一看,发现开来的是一辆宝马Z4。
  “易八呢?”白梦婷将脑袋探了出来,问我。
  日期:2018-06-13 16:52:30
  “不知道,据说是出远门了。”我道。
  “还以为白夫子托他办的那事儿,他不会办呢!”白梦婷在听完我说的这话之后,立马就大舒了一口气。
  “我怎么感觉,从你第一次进心生阁的大门,到目前为止。发生的每一件事,我所走的每一步,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啊?”我问。
  “你说的别人,是指的白夫子吗?”白梦婷问我。
  “从表面上来看,确实是她,不过我并不确定。”我这是说的实话。
  “反正我没有算计你,我就只想救楚楚,没有别的任何想法。”白梦婷这话,说得有些无奈,就好像她做的这些,是不得已而为之。
  白梦婷的话,我是相信的。同时我这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便是白夫子,会不会只是一个摆在台面上的人物?在她的背后,还有别的高人。
  下午的时候,那辆熟悉的普拉多开到了心生阁门口。
  “有事儿吗?”

  见普拉多里面坐着的,只有宋惜一个人,我便问了她这么一句。
  “跟我走一趟呗!”宋惜往副驾驶那里指了指,对着我说道。
  “去哪儿啊?”我问。
  “我还能把你卖了不成?赶紧上车!”宋惜催促我道。
  虽然我不知道宋惜是要干吗,但就凭她那一脸认真的样儿,我也能确定,她绝对是有要紧的事儿想让我跟着一起去办。
  日期:2018-06-13 17:12:30

  我锁好了心生阁的大门,然后上了宋惜的车。
  “咱们这是要去渝都吗?”我问。
  “嗯!”宋惜点了点头,应道。
  “能跟我说说吗?你到底是要带我去干吗?不管怎么说,你至少得让我心里有个准备啊!”我说。
  “请你去看相的。”宋惜顿了顿,道:“就凭你那看相的本事,不需要提前准备,临场发挥就行。”
  “阴卦不看女,阳卦不看男,我那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
  “你今天能看什么?”宋惜问我。

  “今日是阴卦,只能看男人。”我道。
  “正好是看男人。”宋惜说。
  “拉我上车之前不说清楚,万一我卜的是阳卦呢?”我问。
  “是阳卦你不就可以看女人吗?我就是女人啊!那么我一去,你肯定就能看出我是有什么事啊?而我在叫你上车的时候,你显然没敢看,所以有些懵。”宋惜道。
  “你还真是冰雪聪明,机智过人啊!”我由衷地对宋惜表示了赞赏。

  “承蒙夸奖。”宋惜淡淡地回了我这么四个字。
  普拉多开进了渝都,但并没有进城,而是进了郊区的一个村子,并停在了一座农家小院的大门口。
  “还以为你会带我进城去看看花花世界呢?搞了半天是来农家乐啊!”我说。
  “这小院的主人,可不是开农家乐的。”宋惜道。
  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日期:2018-06-13 17:32:30
  宋惜跟我介绍说,要我看的就是这位,称呼他姜教授就是了。
  孔夫子曰得好,五十而知天命。姜教授这年龄,多的不说,七八十绝对是有的。他这个年纪的人,人生大局已定,都到了七十而从心所欲的份儿上了,还有什么好看的啊?
  “睛如黑漆带金黄,上下波纹二样长。入相为官恭且蕴,连枝同气性命香。”我故作高深地念了这么几句,然后道:“姜教授是心在翰林,身在官场啊!”

  姜教授没有表态,意思应该是我刚才说的这番话,并没有打动他,更没能博得他的信任。
  官场里的人,到了这把年纪,必然是已经从官场中功成身退了的人。因在那个圈子里泡了好几十年,城府自然是极深的。给这样的人看相,要想相准,那是极难的。
  “姜教授你是想相什么啊?”看相是很费神的,尤其是给这种不配合的人相,会更加的费力。费力不讨好的事儿,我是不会干的。
  “你不是相人吗?”
  姜教授用那种戏谑的眼神看向了我,就像是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一样。
  “相人只相心诚之人,只相有缘之人。”我道。
  “为何你相了一半就不相了?是因为本事不够,还是你有半途而废的习惯?”姜教授问我。
  “之前送的那句,是给老人家的见面礼。做人讲究个礼尚往来,我亮出了真心,回报我的却是恶意,自然就没有再相下去的必要了啊!”我冷冷地回道。
  “随便掰扯两句就叫真心,那些招摇撞骗的神棍,哪一个说的不比你好听?”姜教授居然拿我跟神棍比较?
  面对一个打心眼儿就瞧不上你,不尊重你的人,无需向其证明什么。我干脆利落地转了身,在姜教授诧异的眼神下,昂首阔步地离开了那农家小院。
  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