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36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3 08:10:45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啊?”我问易八。
  “只是有点预感,不能说是知道。白家有些什么事,白永长自己心里清楚。他若是不开口,我们最多只能算是瞎猜。”易八说。
  跟易八闲扯了一会儿,我便回心生阁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没人来心生阁看相,也没发生别的事儿,日子过得那是太太平平的。

  虽然有好些天没开张了,但每日卯时用阴阳钱卜卦,是师父留下来的规矩。就算是没有生意,那也必须得卜。
  我用手指一弹,阴阳钱“嘭”的一声,便进了那卦盅。在转了几个圈之后,阴阳钱定了下来。
  阳卦!今日卜的是阳卦,不看男,只能看女。
  我去街尾的面馆吃了二两小面,然后去溜达了一圈,才慢悠悠地回了心生阁。
  心生阁的门口停着一辆奥迪A8,这车我见过,是蔡红的。
  蔡红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啊?算算日子,半月之期,今天刚好到。难不成是黄卓回来了,蔡红特地前来,是为了给我道谢的?

  “这么早啊!是来看相的吗?”我问蔡红。
  “我儿子呢?你不是说他今天就会回来吗?”蔡红的脸是板着的,眼神里还露着一股子凶意。她此时的这副模样,显然是来兴师问罪的嘛!
  “这才几点啊?今天还是十几个小时才过呢?你着哪门子急啊?”我问。
  “行!”蔡红坐进了她的A8里,道:“我今天就在你这门口守着,大不了守到晚上十二点。

  日期:2018-06-13 08:30:45
  若时间到了,黄卓还没回来,你这心生阁就别再开了。”
  蔡红怎么跟温倩一样,老是跟我这心生阁过不去啊?
  “腿是长在你儿子身上的,他跑到哪里去浪,是他的事儿,跟我心生阁有啥关系啊?难道就因为你家有权有势,就可以蛮不讲理,随便找我心生阁的麻烦吗?”我无语了。
  “黄卓最后是在心生阁出现的,离开了心生阁之后,便查不到他的下落了。他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跟你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蔡红的这个推理,听上去是那么的无懈可击。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太冤枉了啊!
  为了儿子,蔡红还真是挺有恒心的,她在那奥迪A8里,坐了足足半天。时间都来到中午了,她都没出来。

  “我说你就不去吃个中午饭什么的吗?”准备去吃午饭的我,问了蔡红一句。
  “不需要你管。”蔡红冷着个脸,就像我欠她似的。
  虽然我从未见过我妈,但我还是很敬重母亲的。那A8虽然是豪车,但就这么在里面坐半天,还是有些累的。所以呢,在到了旁边的小餐馆之后,我多打包了一份盖饭。
  “给你带的,好歹还是吃点儿吧!要不然儿子回来了,你这当妈的给饿坏了,多不好啊!”我把那份鱼香肉丝盖饭给她递了过去。
  “谢谢!”蔡红接过了我递过去的盖饭,问:“我儿子今天真能回来?”
  “这个我真不敢保证,不过他肯定没事。”
  日期:2018-06-13 08:50:45
  我能给的承诺,只有这么多。
  有马达的轰鸣声,开来的是一辆卡曼,这不是黄卓的车吗?

  蔡红一看到那车,立马就从A8里钻了出来。
  “儿子!”她很兴奋地跑了过去,关切地问:“这些天你跑哪儿去了?没出什么事儿吧?”
  “我哪能出事啊?”黄卓下了车,对着我说道:“初一大师,你算得真准。按照你说的做了之后,我今天去找哥几个打牌,才打了两个小时,就把他们所有人都赢了个精光,打得他们都不愿意跟我打了。”
  黄卓一边说着,一边在那里很得意的哈哈大笑。
  “财运虽然能再生,但像你这样乱用,迟早是会枯竭的。”

  我的本意,是想让黄卓别再那么嗜赌。没想到其在戒了半个月之后,一回来居然就变本加厉的了,这还当真是块朽木,不可雕啊!
  “那要怎么用才行啊?”黄卓问我。
  “赌一次,至少得禁半个月。”我这话是忽悠黄卓的。
  “行!”黄卓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答应我了。
  黄卓拿出了一个大信封,塞给了我,说他今天赢了不少,那点儿钱就算是对我的谢意。这种从赌桌上赢来的钱,收了并不好,因此我给黄卓退了回去。
  “你要是不收,那就是不给我黄卓面子。”黄卓甩下了这么一句话,将那装着钱的信封硬塞进了我的手里,然后开着他的卡曼走了。
  日期:2018-06-13 09:10:45
  “我们家黄卓,谁的话都不听。至于戒赌这事儿,别说戒半个月,就算只戒一天,那都是没可能的。没想到初一大师你,三言两语的,就能让他半月不赌。”

  蔡红一脸认真地看着我,道:“若是你能让我家黄卓彻底把赌给戒了,我们家会给你重谢的。”
  “劝人为善,乃相人本分,不需要重谢。”我说。
  “看相算命的人我见过不少,有招摇撞骗的神棍,也有一些确实是有真本事,但能让我打心底称为大师的,你是第一个。”蔡红十分赞许地说道。
  虚荣心每个人都是有的,我也不例外。得到了蔡红的认可,我自然是很开心的啊!
  “要不初一大师,你给我看看?”蔡红向我发出了请求。
  今日卜的是阳卦,是可以看女的,因此给蔡红看看,那是没问题的。
  “先进去再说吧!”我把蔡红请进了心生阁。

  上层波起亦分明,视耳睁睁不露神;敢取中年而遇贵,荣宗耀祖改门庭。从蔡红的那对鸣凤眼来看,她应该是中年才显贵的。
  “你家是最近几年,才运势好转,官运亨通的?”我试着点了一句。
  “嗯!”蔡红点了下头。
  “中年显贵,晚年却无福。要问是何故?皆因子孙赌。”我叹了口气,道:“靠着财运在赌桌上赢取钱财,必然是会伤害到官运,甚至让官运枯竭的。”

  “初一大师说得很对,跟黄卓打牌的那些,全都是世家子弟。
  日期:2018-06-13 09:31:00
  赌桌上面,不管是赢,还是输,那都是会得罪人的。这得罪的人多了,现在是看不出来,但并不代表日后没有祸患啊!”蔡红还真是挺信任我的,这样的话,她都敢如此直白地跟我讲。
  “这才是你想让我劝黄卓戒赌的,最根本的原因?”我问。
  “黄卓这孩子我清楚,现在我已经不敢奢求他有多大的出息了。他只要不给我们惹祸,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蔡红这话说得,很是无奈。
  能让自己的亲妈放弃自己,黄卓这块朽木,看来真没少伤他妈的心。

  “我只能尽力。”我叹了一口气,道:“尽人事,知天命。”
  蔡红跟我道了声谢,然后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跟我说:“不管是在渝都,还是在封阳县城,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可以打这个电话。”
  虽然我不会拨蔡红留给我的那个号码,但我还是收下了她的这份好意。
  我可以心存善念,以善立身,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也不能代表我所遇到的人,就没有恶人了啊!
  这个世道,有的时候白不是白,黑不是黑。留蔡红一个电话号码,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或许是能派上用场的。
  蔡红刚才跟我说话的时候,表现得很实诚,但我却有一种看不透她的感觉。我给她看相,她不直接付钱,而是留个电话。其定是知道,总有个时候,我是需要她那权势的帮助的。
  日期:2018-06-13 09:51:15
  一旦我接受了她的帮助,就不是她欠我人情,而是我欠她人情了。
  人情债,最难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