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4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晓禾深知,若不是因为私人关系,又非死伤案子,刑警队一般不会参与的,更不会请兄弟县队、所这么幸苦;若不是看在许建军面子,草桥镇派出所邹所长根本不会为了这件事连夜加班,也许当晚就不会来。他清楚,虽然只是查一个人的房屋信息,但可不是一句话的事,那需要经过县房管局,何况还是半夜时分。于是道:“老许,辛苦了。还劳烦邹所动用关系,连夜加班,实在不好意思。”

  “跟我客气什么?俗话说‘有困难找丨警丨察’嘛!老邹他们也没什么,他要找到我,我也得这么干。”许建军很无所谓,“反正就是今天白天找他们,他们和房管、土地部门也是周末休息,也得特意从家里赶来,还不如让他们先工作后休息呢。”
  李晓禾笑了,但却不无担忧:“仅凭那个黄嫂听来的几句话,再没有其他信息,就到十万人员的县城找人,无疑于大海捞针呀。”
  “大海捞针怕什么,我们平时办案不是经常这样吗?这还算有影可参照,好多时候根本就是捕风捉影。”许建军“哈哈”一笑,“只是根据举报者的信息,我们就找到了他的住所,并在里面发现了租房内容,又到这里找到了房子,还听说了他疑似在县城出没的消息,这已经够顺利了。”
  想想对方说的也在理,但李晓禾明白,主要还是许建军愿意帮忙。否则,同样事项就会有截然相反说法,而且态度积极与否,更会影响到案子的推进。
  在上午十点,李晓禾一行到了喜运县城。这个县城比思源大了不少,人口也多了将近一半,整个城市建设也优于思源县。从人们的穿着看,也应该比思源县富裕一些。

  到县城后,又仔细看了昨晚在那间屋子发现的小照片,然后众人分成两组,找寻何二赖。分组是按先前所乘车辆分的,许建军这辆车上,依然是他和李晓禾及那对夫妇。虽然乔满囤夫妻二人没有任何战斗力,但凭许建军和李晓禾的身手,对付像何二赖那样的三、两个绝对没问题,以前李晓禾可是比许建军还能打的。现在问题是能打不主要,关键是要发现对方,还不能让对方跑了,否则再强战力也没用。

  开着越野车在街上转了两圈,许建军把车停到了电影院对面空地上。和旁边的车辆放在一起,越野车非常普通,车身既没有喷涂警务标识,车顶也没有安装警用灯具。而且车号也被做了手脚,即使见过这辆车的人,也很不容易认出。
  最近这几年,县城电影院根本不播放影片,早成了其它商用场所,大大小小的商品展销络绎不绝,眼前的喜运电影院就在做着这样的展览。
  在电影院门前,支起了红色气拱门,上面贴着“羊绒、保暖衣物让利巡回展销”字样。在大风摇曳下,气拱门不停的前后晃动,仿佛随时都将倒下或将随风而去的样子。
  穿着厚重衣物的男男女女,在电影院门前台阶上不时上下着,好多出来的人,都提着或抱着鼓鼓囊囊的袋子。

  李晓禾等人并不关心这些人干什么,更不关心他们买了什么,而是要时刻注意这些进出男女的脸庞,以期发现要找寻的目标。
  由于天气冷,风又大,几乎每个进出电影院的人都戴着帽子,有人更是在外面又罩了层纱巾。即使这样,还是尽量低着头,或是抬起胳膊遮挡着头脸。
  人们这么一武装,识别脸庞的难度就大了很多。别说是离着一段距离,别说是和对方没见过面,就是擦身而过,怕是也未必容易认出来。
  许建军转过头,嘱咐着:“乔满囤、朱小花,不光要看人脸,还要注意行人的动作。一旦发现可疑,要立刻提醒,明白没?”
  “明白。”夫妇二人异口同声,双眼还不忘盯着车外过往的行人。
  半天过去,一无所获。这在大家意料之中,人们并没有多少失落,在方便的时候,依然交流着“蹲点”心得,也谈论其它一些有趣发现。
  午饭之后,众人又开始了“蹲点”,分组依旧不变。
  许建军又开车在街上慢慢绕了两圈,然后再次停到上午那个地点,关注着购物大军,也注意着车外的其他其人。
  只到华灯初上,也没有发现目标,当日“蹲点”收工,住在了县城一家旅馆。
  新的一天到来,众人再次重复昨日任务,分组没变,但“蹲点”位置变了。许建军一组去了车站,另一组到了电影院对面。
  同样是人多,但找人难度却各有不同。昨天在电影院对面的时候,主要是行人脸上裹的太严,不容易看清脸庞。今天进出车站的人,裹的没那么严实,但不时闪过的车辆和班车上影影绰绰的人脸,还是给甄别工作造成了困扰,甚至好几次发生误判,不得不向对方解释“认错人了”。
  双眼盯的有些发酸,却并未发现何二赖身影,而太阳已经偏西,这一天又快过去了。今天是星期日,明天要照常上班,晚上是必须要赶回去了。
  “那,那。”朱小花忽然喊了起来。

  乔满囤也跟着附和:“像,像。”
  顺着朱小花手指方向望去,李晓禾看到,在车辆右前方有一个人,那人穿着灰色大棉服,头上戴着连衣帽,正骑上一辆摩托,快速离开。
  此时,越野车已经启动,奔着那辆摩托追去。
  尽管那辆摩托跑的飞快,甚至都有些“飘”了,但怎是越野车的对手?不多时便相距不足十米了。这还是在市区公路,如果换到城外国道上,怕是早就把对方逼停了。
  就在越野车准备反超过去的时候,摩托车忽然右拐,进了一条巷子。
  “滋”,一声刹车响起,越野车停在巷口。

  看着不足三米的小巷,李晓禾急道:“老许,你开车从前边红绿灯右拐,到巷子对面堵截,我从后面去追。”说完,推开车门,钻进了巷子。
  当“注意安全”传进耳中的时候,李晓禾已经跑出了十多米。
  小巷不宽,而且还弯弯曲曲,又要注意随时从院里出来的居民,这严重影响了李晓禾的奔跑速度。当然,这肯定也会迟滞摩托车速度,应该受影响更大。
  尽管在后面紧紧追赶,但经过两次拐弯,已经看不到了摩托车影子,只不过所经路段没有岔口,李晓禾便加力向前跑着。
  又过了两个弯处,前面巷子变得通畅起来,一眼可以看到对面,那辆摩托车已经离巷口很近了。知道凭自己是追不上了,李晓禾大喊起来:“站住,站住,警车已在巷口等着你了。”
  其实刚才在大街上的时候,就好几次想喊同类的话,但并不完全确定对方身份,而且开的又非制式车辆,李晓禾这才忍着。现在情况紧急,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才喊出了声。
  正在行进的摩托突然一晃悠,“灰棉服”下意识回头看了一下,然后又向前驶去。

  “站住,你跑不了啦。再不停下,我就要开……”话到此住,李晓禾赶紧打住,再不能喊出后面那个字了。
  日期:2018-06-14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