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17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水墨画,月亮都是直接画出来,或是挂在柳稍,或是碎在水面,或者用满地清霜来表现月光。
  核雕是工笔的,精细的,写实性强的。
  创作局限在方寸间,雕刻出一艘小船,占据了全部空间,月亮和江水,都是核桃之外的意象,但秦淮想要把他们表现在核舟。
  这需要极高造诣的艺术加工了。
  徐悲鸿说:画出一匹栩栩如生的马,已经是高手,但画出画面外的马,才是宗师。
  所以秦淮当然不想止步在高手。
  他想按照齐白石老人的手法,抽象的表现月光意境。
  在核雕不雕月亮,不绘秋水,但却让人感受到满天的凉月与波光粼粼的江面!
  可惜……难度略微有点大。
  晚十点,秦淮带着一身湿漉漉的雾气岸了——铩羽而归。
  收获……几乎没有。
  很正常。
  灵感不是随随便便有的,如果真的如此,那怎么会只有阎老先生一位宗师呢?

  满怀兴致前往玄武湖,结果意兴阑珊的乘车回家……
  秦淮也不失落,心态平常,慢悠悠的爬楼,找出钥匙开门,走廊的灯突然亮了。
  映衬出一张略带疲惫,但钟灵毓秀的脸庞。
  是商雅。

  她站在门口。
  ‘是在等我吗?’
  想到这里,秦淮自作多情的一喜,但随即表情一皱,一连几天敲门都被拒绝的失落,缓缓浮现。
  为什么那几天不开门?
  如果是有事离开了,但为什么都不打声招呼。

  说明我在她心里的位置不重要吧?起码还没重要到打招呼的程度。
  ‘呵,秦淮,你到底在奢求什么?’
  秦淮自嘲的笑了笑,不想理睬商雅,错身开门。
  “嘭!”
  看到门慢慢关紧,商雅的心脏被狠狠夹了一下,钻心的疼。
  ‘原来他根本不想搭理我?是我想多了?那前些天一起吃火锅是怎么回事?不喜欢我,为什么又撩我?’
  商雅眼眶里含着雾气,表情渐渐沮丧。
  有句话叫:‘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

  秦淮是商雅的无意穿堂风。
  相识的四年里,她一直远远注意着秦淮,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害怕靠近。是害怕现实太残酷。
  万一秦淮对她根本没有任何想法该怎么办呢?
  ‘结果他真的不想搭理我。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商雅沮丧的低下脑袋。关门这个小小的动作,伤害却那么大……
  多希望走廊的声控灯早点灭掉,那样的话,她的狼狈,可以不至于暴露太久。

  可明明都告诉自己,这是自作多情了,但为什么是不甘心啊?
  其实很想知道他心里都在想什么、对我印象如何、对我有什么看法……
  好想跟他多说几句话啊。
  ‘最近他出门的次数多了,是不是要毕业了?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吗?
  以后还会见面吗?会不会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什么突然有预感,好像要失去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呢?失去了会很心疼,会沮丧……’
  商雅心里有好多小念头,终于,她鼓起勇气砸门。
  听到声响的秦淮站在屋内,虽然心里拒不开门,但身体竟然很正直。
  门开了。
  四目相对,一片寂静。

  ‘多说两句话。’
  商雅默默咬了咬银牙,语无伦次的解释道:
  “我……我其实等你很久了……是我爸出车祸,我才突然离开的,忘记跟你说了,也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其实秦淮和商雅关系并没有好到要互相交底的程度。

  但为什么听到商雅的解释,会突然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她有急事。并非不在意我。她对我有好感,这次一定不是错觉了!
  秦淮果断选择原谅了商雅。
  “你要进来吗?我这里很乱的。”
  “不乱,一点都不乱。”
  商雅脸的窃喜一闪而逝。这是四年相识,第一次被邀请进门。
  “四年来,你每天待在家里鼓捣这些?”
  她拨了拨放在墙角的竹篾片,软软的像雪白面条,很难想象,是这些编织成了那个萌萌的熊猫包包。

  厉害!
  有毅力!
  新!
  不过这间小屋也太拥挤了,无处落脚,显得很逼仄沉闷,像放满了货物的旧仓库。
  “你这些东西太多了,我那边有空旷客厅,也有多余卧室,还有书桌台灯给你用……”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搬过来。”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看你在传承华的优秀化,这份精神值得鼓励。但房租还是要付,按你以前租房的价格。”

  商雅哼了哼,害怕小心思被识破,挺了挺胸脯,假装理直气壮。
  哈?
  房租不应该涨价么?
  [系统基情提示:你个呆逼,现在不是想房租的时候!撩她、向她表白。
  给你十秒钟考虑,否则直接被抹杀。]
  秦淮咽了咽口水。
  “其实雅雅姐,我喜欢你。”

  怎么突兀的来一句表白?
  商雅俏脸猛得通红,如果她有小狐狸耳朵的话,现在一定竖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不会是不想交房租了吧?”
  商雅半嗔半恼的骂了秦淮一句,转移话题掩饰慌张。
  秦淮,男,现年二十二岁。
  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后,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开启了幸福的和美女房东的同丨居丨生活。
  虽然没有明确关系,但都心照不宣。

  不过,秦淮挠了挠后脑勺,为什么感觉像是被包·养了呢?
  ‘不管了。吃软饭也是一种本事。’
  秦淮坐在书桌前,手握篆刻刀,下刀如电闪雷鸣。木屑轻洒,他特地将书桌移到了露天阳台,否则的话,这些木粉尘会漂浮在室内,吸入肺部,长久以往,不是好事。
  如果条件允许,秦淮必须在郊外购置一栋小院。
  清净幽雅,周围没有闹市打扰,又不用担心会‘污染’室内空气。
  敛了敛神,秦淮开始回味,今晚其实没有收获。
  秦淮又开始查找华家繁衍发展了近千年的核雕艺术史。
  最后颓丧的发现:核雕师们专注于宗教雕刻、田园雕刻、春·宫雕刻……
  在表现月光和秋水意境方面,还是一片空白。
  因为太难了。
  找不到方法。
  “我先洗澡了。”
  商雅抱着蓝白条纹的睡衣。
  洗澡干嘛要跟我说明?
  秦淮用一副我的心里只有艺术的表情瞥了一眼,然后埋头琢磨核雕。
  ‘宿主你是石乐志吧?还有三个月时间,你至于当做最后一天来奋斗吗?
  你有系统啊,可以横着走。隔壁宿主天天搞事,装碧打脸开后宫,你不能学学?’
  系统现话,秦淮放下了篆刻刀,顿了顿。
  “当代哲学家周国平先生说过:‘寂寞和孤独是两种不同的境界,分属感情和精神层面。

  寂寞是感情匮乏的人的专利,平庸至极。所以才需要搞事打脸。
  而孤独是圣洁的,只有对精神与灵魂有执着追求的人,才可能体验真正的孤独,并怡然自乐。’
  我这种境界,难道还需要去打脸吗?自然是见贤思齐焉,跟阎老先生看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