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2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几天,老乔回去讲,乡长说村里有内鬼。我就吓的够呛,吃不香睡不好,生怕哪天被逮住。其实何春生也害怕,跟我们老乔讲,说是乡长怀疑上了他,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两天前,何春生去了我们家,说是又找了乡长,乡长告诉他,那个内鬼在村里很有势力。何春生说,反正他肯定不是内鬼,爱信不信,还说要抓住真的内鬼让乡长看。听了何春生说的那些话,我感觉暴露是早晚的事,这才仗着胆,跟满囤说了何二赖让帮忙的事。满囤骂我糊涂,说何二赖肯定是骗我,才领着我去向乡长坦白。”

  许建军一伸手:“把手机号给我。”
  朱小花从衣服口袋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照着纸条上的数字,许建军拨出了这串号码,过了一会儿,摇摇头:“打不通。看来这个手机号设置了呼叫限制,陌生号码根本打不进去。”然后又看向朱小花,“在县城见面好几次,知道他住处不?”
  朱小花说:“有一次正在车里说话,听见有警车响,他就赶紧把车开到一个巷子,带我进了旁边小院的小屋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长在那住。”

  “在什么地方?你能找见吗?”许建军追问。
  稍微想了一下,朱小花迟疑着说,好像是鼓楼那一片,到跟前应该就能找到。
  “嗡嗡嗡”,一阵蜂鸣忽然响起。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许建军接通来电,直接道:“去鼓楼,别开警报,在鼓楼东社区南门外汇合。”说完便挂断电话,发动了汽车。

  划了一条弧线,越野车冲出了院子。
  行驶了十多分钟,鼓楼东社区已经离着不远。
  许建军转头道:“老李,你和乔满囤留在车上,哪也别去,我们带着举报者去现场。”
  “老许,我都跟着来了,再说这事和乡里也有关联。”李晓禾笑了笑,“你也知道,要是真伸起手来,我也拖不了后腿,就让我也进去吧。”
  许建军点指对方:“你这家伙,这种热闹也凑。进去可以,但在真正行动的时候,你们只能在最后边,一旦我们抓到人,你和他俩再以举报者身份上前。”

  “好,听你的,保证不给你添乱。”李晓禾做着承诺。
  说话间,越野车停了下来。说了声“等着”,许建军跳下汽车,上了旁边一辆越野车。
  不多时,那辆越野车上跳下好几个人,许建军也在其中。回过头,许建军向着先前的越野车招了招手。
  明白对方意思,李晓禾与乔满囤夫妇一同下了汽车,跟着许建军向前走去。众人前进的方向,是根据朱小花的描述。
  从鼓楼东侧道路经过,向北走了大约四、五十米,众人进了一条小巷。
  走了没几步,许建军转回头,低声道:“不对吧,这条巷子能进车?”
  “我也觉得不一样,这,这,上回是白天,就没太看清,今个又这么黑,有点蒙了。”朱小花有些紧张。
  “别着急,出去再想想。”许建军又放缓了语气。
  于是众人退出了巷子,等着朱小花辩明方向。
  四外转头看了好几圈,朱小花迟疑的说:“好像还得往西走,再往北走,才到那个巷子。”
  “好,听你的。”许建军冲着属下招招手,示意朱小花前面带路。
  顺着鼓楼西侧返到鼓楼大街,向西走了三十多米后,再右拐向北走了四、五十米,这次又进了右手边一条小巷。
  李晓禾注意到,这条小巷也比较窄,但比刚才那条宽了一些,开进一辆轿车没问题,只不过肯定不能掉头罢了。

  进巷子二十多米后,朱小花停下来,探身看了看左侧院门,又返回到刚刚经过的门口,驻足查看一番。然后再次回到那个院门,用手指划着,点了点头。
  许建军也指了指这个门口。
  这次朱小花点头很重,以示肯定。
  许建军立刻向周遭属下做了几个手势。
  众人立即散开,该到巷口的到巷口,该探看院内消息的,扒上了门口墙头,还有人盯着门缝,使上了“木匠单吊线”。
  很快,这些人全集中到许建军身侧,都摇了摇头。
  没人?李晓禾看明白了众人的意思。

  许建军略一沉吟,做出了上墙头的手势,还有其他手势动作。
  两个精壮小伙很麻利的上了墙头,稍做停顿后,便跃进了院里。
  不多时,两声轻咳从院中传出。
  许建军冲着身旁一个年轻人点点头。

  那个年轻人立刻上前,右手抓着门上那把锁子,左手从衣服口袋拿出一截铁丝。把铁丝伸进锁眼,轻轻捅了几下,“咔吧”一声,锁子应声而开。取下锁子,拿开门上合页,轻轻一推,院门“吱扭”应声而开。先前那两名精壮小伙就站在院门两侧。
  许建军一挥手,当先走进院子,除了一人留守外,其余众人跟了进去。
  再次向朱小花求证后,许建军命人打开正房门锁,人们进了屋子。顿时一股冷气迎面袭来,还有轻微的发霉味道,显然屋子里已经很长时间没住人了。
  打开电灯,外屋陈设尽收眼底,非常简陋,连基本的生活用具也不足,应该近期没人在里面阶段生活过。

  里屋的陈设同样很少,一张破旧的大床上,放着两床铺盖,地上的一组柜子还坏了一个门。
  来在柜子前,许建军顺手拿起上面几张纸,一张小照片掉到了地上。
  乔满囤弯腰捡了起来,急道:“就是他,何二赖。”
  朱小花抢过照片,连连点头:“二赖,就是何二赖。”

  看着眼前的情形,李晓禾意识到,地方是找对了,但却扑了空。
  在屋子里搜查一番,除了那张小照片外,再没有什么发现,众人都退出了屋子。
  李晓禾好似想到了什么,再次返回屋子,直接奔里屋柜子而去。来在柜子前瞅了瞅,从地上捡起一个雪糕棍,伸到了柜缝中。在柜缝中轻轻的捅了一会儿,一张纸条随着雪糕棍从柜缝出来,掉到了地上。
  弯腰捡起纸条,李晓禾看着上面内容。
  纸条有少半张纸大,残破不全,上面打印着文字,文字内容是关于房屋租赁的。
  此时,许建军也跟着返回了屋子。
  忽然李晓禾指着纸条说:“老许,你看。”
  许建军瞅到近前,看向李晓禾手指处,“哦”了一声。然后二人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重新锁好屋门、院门,众人离开了巷子。
  来在车前,许建军说了话:“弟兄们,还得辛苦大家一下,我开车在前面走,你们开车跟在后面。”
  “好的,队长。”众属下齐声答着。
  上了越野车,许建军发动汽车,载着李晓禾等三人,离开县城,上了省道。
  公路上没有灯光,圆圆的满月撒下了一路银色,伴着越野汽车向前奔行。半个多小时后,汽车出了思源县界,进入喜运县境,又走了不到半个多小时,到了喜运县草桥镇派出所。汽车停在院内,众人纷纷下车。
  一个身穿警服的魁梧男子迎出屋子,伸出右手:“许队长,周末不好好陪老婆孩子,大半夜出来干什么?”
  右手相握,左手在对方臂膀拍了拍,许建军道:“邹所长,大半夜把弟兄们从家里叫来,添麻烦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邹所长说话很直接,“需要我怎么配合?”
  许建军一指身后:“先给大伙找个能待的屋子,我到你屋说。”
  “好。”邹所长安排属下招呼其他人,自己和许建军到了所长室,同去的还有李晓禾。
  进到屋内,简单介绍后,许建军道:“老李,让邹所看看纸条。”
  李晓禾拿出纸条,递了过去。
  邹所长接在手中,浏览了两遍,疑惑道:“你来这里,与上面内容有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