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14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细细的低语声在旁系响起。
  这几年魏谦在旁系斩露头角,获得的青睐与资源越来越多,已经到了木秀于林的程度了。旁系不酸才怪。
  “别怕。”
  秦淮一把摁住赵淑手的竹纸,另一只手抓住损坏的部位,猛得一撕。

  ‘嗤啦。’
  竹纸牡丹坏掉的部分,直接被秦淮粗暴的撕了下来。
  然后,在一众错愕的呆滞目光,秦淮轻描淡写的将手里的一角牡丹扔了……
  扔了。
  它划出的抛物线,吸引着百十道错愕的视线。

  “你干什么?”
  赵淑眼睛瞪大,她没想到秦淮竟敢如此胆大包天。
  如果认真道歉,仔细解释前因后果,说不定还能够抢救一下。
  但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撕坏送给老爷子的竹纸牡丹……可以说是性质十分恶劣。
  完全没救了啊。
  赵淑急得啜泣。场面这么吓人,情况还越来越糟。她一个女孩,害怕几乎要掉眼泪。
  秦淮则是一脸淡定,凑到少女耳边,说了两句话,然后一把将少女推向赵纶站立的方位。
  “没问题吗?”
  赵淑忐忑的回头一望,眼睛里有雾气在转动。

  “没问题。”
  “玩什么花样?难道还想改写局面?”
  “怎么可能!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够给老魏家的女儿解围。”
  宾客们纷纷摇头。
  “唉,长个教训也好,是我们太宠着她了……不管后果怎么样,我们扛着。”
  赵淑的父亲——魏谦握紧拳头,半边屁股已经离开了高背椅。随时准备冲到老爷子面前认错。
  ‘福祸相依。有了这次的经历,说不定淑儿以后成熟了。’
  他想。
  至于秦淮说了什么,会对当前局面带来什么改变,魏谦丝毫不抱希望。

  眼下这种恶劣的局面,能三言两语挽回吗?
  “照我说的做即可。”
  秦淮淡定的挥挥手,赵淑点点头,轻咬贝齿,加快了脚步,然后硬着头皮举起竹纸牡丹。
  “这是赵家江南旁系送给祝贺老爷子七十大寿的礼物。请老爷子笑纳……”
  “你这牡丹缺了一边,还送给老爷子,是不是咒我赵家富贵不全、家道落?”
  有旁系质疑道。
  “不,这幅竹纸牡丹真名叫做:富贵无边。”
  赵淑按照秦淮的说法,一板一眼的反驳道。

  闻言,赵老爷子表情一愣,随即开怀大笑。
  笑得红光满面。
  “好,好一个富贵无边!”
  一瞬间,宴会厅内哗然。
  牡丹代表富贵,损坏了一角,可以被视为不详、不敬、冒犯。
  但缺了一角,不也正是‘无边’的意思吗?
  牡丹‘无边’,换而言之,是‘富贵无边’!

  这样解释,不但没有半点不祥,反而寓意福兆,简直妙不可言!
  找茬的旁系立刻闭嘴。
  这解释没谁了!
  另一旁,魏谦握紧的拳头不知何时松了下来,悬在心头的巨石缓缓落地。
  他目光感激的看着秦淮。
  刚才,是这位少年,在一片喝倒彩的声音挺身而出,大不敬的撕掉了竹纸牡丹,然后轻飘飘的说了两句话。
  在电光火石间,做出如此应对,说才思敏捷也不过分吧?!
  ‘少年这么优秀,真想做你岳父。’
  魏谦擦了一把汗,半边屁股塞了回去,脱力一般的把身体撑在背靠。
  这样聪慧的年轻人,待会宴会结束,一定要好好结识一番。
  赵家老爷子身后,赵纶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朝秦淮竖了大竖拇指。

  刚才这件事,不仅仅是江南赵家要被打压,在这么多宾客面前,赵家嫡系的面子也挂不住的。
  秦大师轻飘飘三言两语,把一桩闹剧,解围成了美谈。
  真是才思敏捷!
  不愧是秦大师,大写的服。
  湖建烤老鼠的服。
  “纶儿的朋友?纶儿虽然顽劣,但结交的朋友,还是挺优质的。”
  老爷子多看了秦淮两眼,身旁赵纶的老爹、叔叔们也看了过来……露出赞赏。
  全场的焦点一下落到了秦淮身。

  ‘真尬啊。’
  秦淮坐回原位,假装若无其事的端起茶水喝一口。
  任务竟然还没失败!
  秦淮手指敲了敲桌面,原来低调当个吃瓜群众围观核雕宗师的诞生和高调解决闹剧是两码事。

  ‘接下来要低调了。’
  秦淮立了一个flag。
  刚才的插曲,本来不想出手的。
  实在是老爷子和一群嫡系都很为难。
  看赵纶无奈的表情知道了。

  惩罚打压了江南赵家又怎么样?
  其实最终难堪的还是本家。
  ——往小了说,是赵家规矩不严,教导无方。
  往大了说,是赵家后辈一个个存异心,赵家这是要走下坡路了。
  无论如何,都是让外人看笑话。
  作为赵纶的朋友,秦淮举手之劳能化解局面,何乐不为呢?
  一切自然而然,顺势而为。
  ‘你们要玩字游戏?竹纸牡丹坏了一点说这是诅咒赵家富贵不全?
  那不好意思,我秦淮能玩得你们无话可说,心服口服。’

  装叉有三境界:
  首先是见脸打,以这种方式追求瞩目;
  再者是钓鱼执法强行拉嘲讽,然后打脸追求快感;
  秦淮属于最高的一种层次:先解决别人的困境,装叉只是副产品。
  ——先天境界高人一等。
  可以说是装出了风格,装出了水准。亲切得丝毫不引人反感,还让人感激赞赏……
  “富贵无边,富贵无边。很好,你到魏谦那桌坐着,下次可别毛毛躁躁了。都是你表哥带坏的。”
  赵老爷子顺着台阶下了。
  如果没有秦淮插手,接下来该赵纶老爹打圆场,佯装骂赵淑一两句,然后劝解说:今天是您七十大寿,不宜动怒。
  这是红楼梦宅斗里王熙凤惯用的伎俩。
  也是一个台阶。

  但这种台阶,是硬搭的。
  肯定不如秦淮给的台阶走得舒坦畅快。
  老人家何尝不喜欢富贵无边这个词?
  闹剧此揭过,各生欢喜。
  司仪也赶紧进入下一阶段。
  “接下来,由我们年轻的老大老二老三送礼。”
  司仪声音落下,一位走路雷厉风行的寸头军装青年捧着藏剑木盒登场。
  虎背熊腰,沉稳有气势。
  这是赵纶口的老大,二十五岁,在军区养资历。
  “爷爷,我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执行训练时,戈壁滩掘到一截胡杨木根。”
  打开藏剑木盒,里面躺着一根乌褐光滑的老胡杨木根,外观遒劲有力,稍微玉化了,闪着玻璃光芒。

  根有被风沙磨蚀的累累伤痕,是根雕的极品材料。
  赵纶第一时间望向了秦淮,雕刻什么的,秦大师一定拿手咯?
  不知道秦大师会不会心动。
  秦淮只是默默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磐儿的军旅生活……嗯,扛着点,瞧你都瘦了不少。”
  赵老爷子摸了摸老根,嘘寒问暖。

  “老二你的礼物呢?”
  赵纶老爹呵斥了一声。
  “先让小三弟送,我垫底。”
  次序无所谓,老三随即向前迈了一步,规规矩矩,很有风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