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30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对方,李晓禾面色严肃了好多:“有事吗?”
  “乡长,我,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我真不是内鬼。”何春生说话时,眼巴巴的看着乡长。
  李晓禾没有说话,而是“嗤笑”一声,轻轻摇摇头。
  何春生很无奈:“乡长,你不信吗?怎么谁都不相信?”
  “既然不是你,又来干什么?”李晓禾反问。
  “你说有人通风报信,村里出了内鬼。我与何二赖是本家,又是村委会主任,这通风报信的嫌疑自然就大,也容易让人怀疑,可我真不是。我知道李乡长是好官,也能明辨是非,这才来向你说明。”停了一下,见乡长仍然不接茬,何春生忽然蹲了下来,双手插到头发里,来回的抓挠着。连连叹气,“哎,怪不得老乔说‘你老何的嫌疑很难洗掉’,我咋就这么倒霉,摊上了何二赖这个本家?哎……”

  盯着蹲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李晓禾依旧不说话,而是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大脑里快速运转着。
  猛的站了起来,何春生闷声道:“乡长,我再声明一遍,我不是内鬼,爱信不信。”
  “老何,我好像什么也没说吧?”李晓禾语气很平淡。
  “可……我,我走了,哎……”再次叹息一声,何春生向外走去。
  “何二赖说,那个人在村里很有势力。”李晓禾的声音忽然响起。
  本已抓上门把手,何春生又停了一下,然后猛的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哎”、“咣当”声相继响过,屋门重重的关上了。
  看着屋门方向,李晓禾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脑中闪过一串问号。
  又是两天过去,时间到了星期五。
  上午刚上班不久,秦明生又来到了乡长办公室。见屋内没有第三人,便直接道:“乡长,内鬼的事怎么样?有进展吗?”
  李晓禾没有回答问题,而是一指对面椅子:“老秦,你坐下,把那天说的内鬼情况再讲一遍,越详细越好。”
  “好的。”秦明生坐到椅子上,重新讲说起来,“上星期日,咱们在县城开完会以后,我没回乡里,而是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喝完酒以后,与一个做生意的同学闲聊,这个同学叫于国庆,在聊天中他提到了一个人。于国庆说,今年八月份的时候,他在首都参观农业展览,在一个高科技农产品展台前,遇到了一个人。根据口音,那人和于国庆攀老乡,结果两人都是思源县人。当时没说几句,于国庆就去了别的展台。

  参加主办方的晚宴时,于国庆又遇到了那人,那人很热情,直接凑到近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自是多一番亲近,两人还喝了好几杯酒。本来已经带着醉意,再喝了这几杯酒,那人舌头都有些打卷。那人特能说,也特能吹,说了好多项目,其中说到双胜乡有项目,还说那是所有项目中最小的。在说到双胜乡项目时,那人说他与合作方有隐密关系,合作方内部有他的亲戚,亲戚在村里很有势力,还以这个说辞邀请于国庆与其合作。看那人说话不太靠谱,于国庆随便应付了几句,婉拒了邀请。

  当时听于国庆说起,我就很有疑惑,便问那人具体做什么,长的什么样。于国庆说没问对方到底做什么,但讲说了那人的样貌。根据长相,对照资料,我判定那人就是何二赖。”
  略微沉吟一下,李晓禾又问:“你再好好想想,还有什么细节?”
  “再想想?”秦明生思忖起来,过了一会儿,猛的拍拍脑袋,“对了,那人好像说了一处自相矛盾的话,一会儿说是思源县人,一会儿说是邻县的,一会儿又说属于思源县。瞧瞧我这记性,喝酒真是误事。”
  “邻县的?那他什么时候到了思源县,因为什么到的?到底哪句话有准?”李晓禾追问着。
  秦明生摇摇头:“不清楚,于国庆没说,应该是那个人没讲明白。”停了一下,又补充道,“我再想不起来其它细节了。”

  “什么时候想到,再来跟我说,刚才这些内容千万别说漏了。”李晓禾叮嘱着。
  “明白。”秦明生站了起来,又问道,“乡长,律师什么时候到?咱们需要做哪些准备?”
  “律师?那天老宋说,依据我们掌握的东西,现在还不到律师介入的时候。”稍做停顿,李晓禾又说,“我再联系一下,看他能不能先派人来做些指导,我们也好有意识的注意他们需要的材料。”
  “好的。”答过之后,秦明生走出了屋子。
  凝神想了一下,李晓禾抓起电话,打了出去。电话一通,便说道:“老许,打听个事……”
  吃过晚饭,李晓禾便返回屋子,打开电脑浏览起来。明天周末休息,没有具体工作内容,他就随便看着新闻。
  “咚”、“咚”,寂静的夜晚,脚步声显得非常响亮,好像是奔自己屋子来的。下意识瞅了眼窗户,有窗帘挡着,根本看不到外面,耳畔中脚步声越来越近。

  李晓禾略一迟疑,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放到桌面上。然后站起身,走向里屋。
  脚步声停下来,接着响起了“笃笃”敲门声响。
  李晓禾快速轻声进了里屋,虚掩上套间门,说了声“进来”。接着把手机放到耳边,自语着:“哦,是这么回事?我还不太明白,你具体说说……”
  对着手机自说自话的同时,李晓禾一直侧耳听着外面动静。他注意到,外屋门打开,有人进了屋子。
  过了一会儿,轻微的“哗啦”声响起,李晓禾赶忙说了声“那就这样,再见”,右手拉开了套间门。

  稍做停顿,在手机上操作一下,李晓禾走出屋子。在此期间,他再次听到“哗啦”一声轻微响动。
  出屋瞬间,看到外屋之人,李晓禾略微一楞,说了话:“大晚上的,有事?”
  办公桌前站立着一个人,是向阳村村主任乔满囤。乔满囤脸现异样,含糊的“啊”了一声。
  坐到椅子上,楚天齐一指沙发:“坐。”
  乔满囤点头应过,转身走向沙发。
  趁着这个间隙,李晓禾快速扫向桌面,他发现那张纸明显挪动了位置,纸张方向也偏了好多。看来两次响起“哗啦”声,就是拿起和放下纸张的声音。
  抬起目光,看向刚刚坐下的对方,李晓禾道:“说吧,什么事?”
  连着清了几次嗓子,乔满囤支吾着:“我过来就是……就是问……村民又打听破案的事,说照这么下去,还……还要上丨访丨。”
  听着对方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李晓禾没有立即接茬,而是在脑中思虑着,划着问号。过了一会儿,才说:“跟村民讲,上丨访丨不是万能的,不要动不动就把上丨访丨摆出来。另外,警方已经掌握重要线索,马上就会有重大突破。”
  乔满囤“哦”了一声,干咳着。

  李晓禾看着对方:“怎么?不舒服了?”
  “没,没有,是。”乔满囤说的结结巴巴,“听老何说,乡,乡长怀疑他?”
  “我怀疑他了吗?什么时候说的?他还说了什么?”李晓禾追问着。
  “你说那个内鬼在村里很有势力,他怀疑说的就是他。”乔满囤给出回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