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11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纶又想起来一尊筹码,连忙甩了出来。
  阎老先生的名气在核雕界无人不知,是当代第一个‘重现’明王船山核舟的核雕师。
  虽然不尽如意,但那枚核舟,拍卖价高达一千四百万。
  有胆魄复原核舟,不是艺高人胆大,便是愣头青,阎老先生显然属于前者。
  “看情况。”
  秦淮冷冷淡淡,实在是太疲惫了,不想多说话。
  直接离开小店,朝出租屋走。
  “如果两位核雕宗师相遇,最惊诧的一定是阎老先生吧?年纪这么小的核雕宗师,真的挺吓人的。”

  “但不可否认,这世界是有天才存在。”
  魏老板和赵纶望着秦淮的背影,感慨的议论道。
  小区楼下。
  “你终于回来了,帮我把它抬楼吧?”

  看到秦淮,商雅嘴角翘起。指着面前放着的巨型纸箱。
  “刚不是进去了一个男同胞,怎么不叫他?”
  秦淮浑身乏力,指着刚走进楼梯的青年。下意识拒绝道。
  每次都被当做苦力——好像被当做备胎了?
  “我较信任你。”
  商雅靠在纸箱,咬定主意让秦淮帮忙。
  “唉。”
  秦淮又想起昨天晚自作多情,结果灰溜溜被拒绝的事。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为什么还要有这么多错觉呢?
  帮帮吧。
  毕竟是房东,还宽限过房租,起码从这一点,商雅为人还不错。
  秦淮准蹲下身,开始抬纸箱,猛得一抬,发现竟然差点把公狗腰给闪了。
  “什么东西,好重……”
  “沙发。小心点嘛。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虚弱,不会是出入了什么肮脏场所——?”
  商雅撩起耳畔秀发,和善微笑,不过,秦淮竟然恍惚间看到了隐含在和善笑意的一丝病娇。
  而且,这种妻子审问夜不归宿丈夫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只是赚钱去了,先抬去吧。”
  秦淮眼皮直打架。
  “哦。”
  商雅应了一声,在另一段抬起沙发。
  纸箱离地,四平八稳。
  秦淮走在前面,抬得较高,商雅在后面托着,因为有点沉,脸颊透红了。
  两个人像蚂蚁抬了一块肉粒,慢吞吞的爬四楼,爬一段路,歇息一段时间。
  漫长的四层楼梯,简直是折磨,连秦淮最后一点精力都被榨干了。
  “唔,能不能帮我组装一下?”

  秦淮:“……”
  还来?
  好吧,送佛送到西,那顺便帮忙组装一下。
  拆开包装,这竟然是一款真皮沙发,也不知道是哪种奢侈品牌,但看材质和做工明白,不简单。

  几万、十几万?
  有钱人,真会享受生活。
  话说回来,商雅似乎酷爱购买各种物品,小到包包,大到茶几,对,秦淮以前还搬过大床,搬过屏风……
  客厅不少摆设,秦淮都较熟悉。

  尤其是茶几显眼的奶奶款竹篮,里面还放着新买的蔬菜瓜果。
  墙壁的挂架,则是三只熊猫竹编包包。
  她好像很喜欢?
  秦淮不动声色的转移视线,按照说明书的程序,一步步组装好,最后铺暖茸茸的毛毯。
  “你今天为什么总是一副过度劳累的表情?”

  “赚钱很累的。”
  “是去医院捐献子孙了吗?注意补充营养。”
  秦淮眼皮几乎要黏在一起,没空回话。
  “要不在这睡一下?”
  商雅拍拍沙发,啪啪啪。
  也行。
  秦淮坚持了这么久,如蒙大赦,顾不得见外不见外,直接躺下,脑袋一沾沙发,立刻睡着了。
  “睡得这么快啊。”
  商雅伸手在秦淮眼前晃了晃。
  表情有些诧异。

  看来秦淮是真的累了,不然的话,以秦淮的性格,会默默的回到房间,然后反锁门……
  商雅打开空调,然后帮秦淮脱了鞋,将脚放在沙发,盖薄被。
  独自楼,厅内一片安静,空调发出细细的嗡鸣,如果认真听,能听到楼隐隐约约传来的淋浴声。
  安稳睡了两个小时的秦淮从沙发爬起来。
  “我醒了。”
  商雅靠在窗,听到响动转过身来,秦淮竟然看到了她通红的眼眶。

  虽然极力掩饰着,但还是很明显。
  似乎刚哭过?
  “谢谢,我先回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才哭,秦淮也不好深究,掀开带点少女香味的薄床单,穿鞋,准备离开。
  “喂,要一起吃火锅吗?我今天新买的培根、牛肉、夹心鱼豆腐、玉米面、年糕……”
  商雅先开口了。红着眼睛笑着。
  这种明明心里难受得哭过,却又偏偏强颜欢笑的举动,让人挺心疼的。

  而那恍惚的病娇姿态,也让秦淮挺害怕的。
  要留下来吃火锅吗?秦淮敏锐的察觉到,这似乎是一道送命题。
  “吃。”
  秦淮愉悦的做出了选择。
  “谢谢。”
  商雅的眼睛眯成月牙,轻轻一笑,肩的睡衣微微滑落了一寸。
  有个词叫:轻笑肩滑,恰如眼前美如画仙的商雅。
  不过秦淮竟有点心疼这位眼带着一丝淡淡哀伤的女孩。
  正因此,秦淮才会偶尔帮助一下她?
  不,好像两人之间真的有点情愫,但关系一直都如隔岸观火,即害怕靠的太近,又不甘心离得太远。

  吐露心声的话……两人也不曾鼓起勇气,而是相互试探着。
  “能吃辣么?”
  商雅打开冰箱调酱料。
  “无辣不欢。”
  “好巧,我也喜欢吃。”
  “要来一点红酒吗?”

  没有等秦淮回答,商雅决定了。拿了两瓶,又把酱料端到桌。
  然后坐在秦淮对面。
  灯光柔和,火锅里的雾气缓缓升起,像一块遮羞布,朦胧两人的动作自然了一些,不再矜持细节。
  桌白净的餐碟里整齐摆放着培根、牛肉、夹心鱼豆腐、玉米面、年糕……
  “晚少喝点。”
  见商雅喝得急,秦淮起身把酒瓶抢了过来。
  “是心情不好才想喝,喝不完扔了,喝醉了全吐出来,反正不是花我的钱。”
  父母赚钱也不容易,也该稍微心疼下。”
  “呵。”
  商雅咬着高脚酒杯,仰起雪白脖项,将最后一点红色液体喂进嘴里,喝得太急,酒液从嘴角淌下。
  “没什么好心疼的。他赚钱多。多得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我妈妈陪他奋斗了十六年,不也还是被抛弃?”
  商雅眼眸闪着湿润的光泽,分不清是火锅的雾气呛进了眼里,还是即将泪目。
  “他们不待见我和我妈,把我们赶走,那他们也别想安宁。”
  秦淮想起这四年的逢年过节,算是除夕,商雅也是行单影只的楼下楼。
  当时秦淮还在疑惑,怎么不陪家人过。原来……竟是个苦命的女孩。

  “我陪你喝一杯。”
  秦淮选择不安慰,可能她从小到大听得多了,会反感。
  而且这种事情宜疏不宜堵,离婚对小孩的伤害太大了。尤其是婚姻背叛,更容易给小孩带来心理阴影。
  “我给你倒酒。”
  ‘哗啦啦’
  淡红色的琼浆撞击着高脚酒杯的玻璃壁,馥郁的香味扑面而来,熏得商雅两腮更加通红。
  “你又让我喝干嘛?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可理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