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10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来了!’
  满怀期待的赵纶和魏老板咽了咽唾沫。
  只见秦淮在核桃料随手雕了雕,雕出了几枚灵动的小鲤鱼,这才小心的拿起一枚官帽,巍巍然在果核施刀。

  第一刀,波澜不惊。
  柔滑,细腻,沉稳的线条,在秦淮的刀下,在诡谲多变的脊纹缓缓拉出。
  这根线条,深一毫则僵硬,浅一厘,则显浮夸。
  既有入木三分的力道,又有羽化登仙的飘逸。
  魏老板滞住了呼吸,睁大双眼,目不转睛。

  自从阎老先生封刀,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这种举重若轻的核雕师了!
  ‘对了,我昨天好像试图回购秦淮的练手作品?’
  魏老板思维一宕,想起昨天的事,突然脸色燥红。
  以秦淮出神入化的核桃微雕技术,算是练手作品,他也回购不起啊。

  亏他当时还沾沾自喜,以为是在帮助秦淮省钱……
  三百枚核桃,全部回购了,恐怕得把小店一年的利润砸进去。
  不过,这样貌似挺赚的呢!
  只要先把货存着,等秦淮声名鹊起,这些练手作品,都会价值翻倍。
  ‘嘿嘿嘿,商机……’
  魏老板的内心戏多得一匹。

  他一脸燥红的盯着秦淮手的核雕,呼吸渐渐粗重,配合精瘦的身材,像极了肾虚的色饿鬼。
  赵纶鄙视的回头看了一眼。
  看动物世界看出了湿漉漉、硬邦邦的想法这他能理解。
  毕竟都是哺乳动物。
  欣赏核雕也能萌生湿漉漉、硬邦邦的想法?
  这可是植物啊!
  禽兽!
  ‘咳咳,我去喝口水。’
  被赵纶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魏老板心里有些发毛。
  他站起来,不敢弄出一丝声响打扰秦淮。所以用唇语说话。
  赵纶鄙视的摆摆手,随即又聚精会神的观赏秦淮运刀。
  他还是有点害怕秦淮出错的。
  因为第一刀,太普通了,可以说是平平无……
  “这一定是返璞归真的境界!”
  赵纶自我暗示道。
  宗师,自然得有宗师的风范,刀下功夫肯定和其它妖艳贱·货不一样。
  但第二刀,依旧是令赵纶摸不清头脑。
  他的心脏悬在嗓子眼,随时都要跳出来。
  而店内安静得可怕,甚至是落针可闻。
  太紧张刺激了。

  这是核桃微雕?
  据说核桃微雕是在方寸间创造艺术,每一刀都如同在刀尖行走,由不得丝毫差错。
  但反观秦淮,为什么完全没有战战兢兢的感觉呢?
  嗤啦一刀,粉末飞溅,线条一泻千里……
  也许这是宗师?

  不过秦淮下刀虽然简单粗暴,看起来没有内涵,但细看便能发现,每一根线条都足够优雅,其蕴含的情绪起伏十分明显。
  前一刻,心情雀跃时,刀下的线条也随着这种心情而昂扬飘逸。
  下一秒,突然胸怀敞开,那么刀下的线条便笔走龙蛇,仿佛方寸之间的天地,猛得宽阔了起来!
  情绪的起伏变化,可以从篆刻的痕迹,清楚的感受到。
  简直是妙趣横生。
  这种妙趣,正是藏家们所痴迷的特质。
  也是手工核雕的精髓所在。
  一雕一刻,完美的记录下了作者的气度、风神、襟怀、情愫……
  状态来了!

  秦淮运刀如指,木屑翻飞,一根根精妙的线条拉出,在脊纹穿行。
  慢慢的,脊纹被一丝一毫的剥开,露出了丝毫早藏在里面的小生灵。
  一尾尾鲤鱼,衔尾而行,神态丰满,活灵活现。
  有些鲤鱼,只露出一尾,但却能从尾部的摆动,脑补到它的腾跃动作。
  有些鲤鱼,气势磅礴,口吐泡泡,挺生一跃,似乎要从脊纹挣脱开来,鱼跃龙门。
  整个核雕,分为三部分。
  轻灵线条勾勒而成的鲤鱼,已经跃过了龙门,羽化登仙,正好符合那种飘逸。
  深刻沉稳的线条,则是构成了潜入深渊,准备一飞冲天的鲤鱼,那种厚积薄发的感情,从刀痕表现了出来,极富张力。
  而有些跃龙门失败的鲤鱼,其线条的刀痕,像有不明的阻碍一样,晦涩不明。象征着失败,给人颓丧之感。
  一尾尾鲤鱼,千姿百态!
  方寸核桃,似乎有千尾鲤鱼,前仆后继的跃向龙门,或者正欲越向龙门……
  特的是,赵纶环视核桃,布局,没有一刀用来刻画水流与所处背景环境。
  但竟生出一种‘湖鱼可百许,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往来翕忽’的即视感。
  惊了!
  简直妙不可言!
  赵纶这个门外汉,都忍不住翘起了嘴角,露出一丝陶醉。

  这扑面而来的艺术美感。像读到了一首好诗,像看到了一副灵魂画作。叫人从内而外的心情舒畅。
  “这枚核雕,叫千鲤吧。那一枚不雕了。”
  从午九点到下午三点,秦淮只雕了一颗官帽,并且很任性的不打算再继续了。
  同时,秦淮拿起了那枚七匹狼核雕,轻轻一捏。将满手的碎片洒在桌。
  魏老板一脸肉疼。

  这枚核雕,虽然原料一般,但若是收藏起来,过个两三年,等秦淮声名鹊起,少说能卖出十万八万。
  甚至会有秦淮的脑残粉,愿意掷重金拍下!
  竟然……
  这样捏碎了?
  “咔咔咔”
  另一枚随笔雕刻了鲤鱼的核桃也被捏碎。
  秦淮收起三柄篆刻刀,装进挎包,站起来,稳了稳身体。
  连续聚精会神的雕刻了五个小时,连赵纶和魏老板干坐着看都腰疼。
  秦淮更严重了。
  眼前发昏,肩膀酸麻,后脑还有些刺痛,总之状态很差,除了睡觉,秦淮对什么都打不起兴趣。
  一起吃晚餐的邀请,秦淮也拒绝了。
  废话不多说,打开支付宝。
  收钱——十万巨款。
  “大师辛苦了。”
  付款交接完毕,赵纶将千鲤装进真空袋,满意极了。
  虽然真·宗师仅仅雕刻了一枚官帽,但这一枚核雕所蕴含的刀工技艺,其价值远不止十万块。
  而且,再雕个一模一样的核雕,有画蛇添足之嫌。

  仅此一枚,足以让老爷子爱不释手,笑得合不拢嘴了。
  夫复何求?
  这值了。
  天大的值。
  “秦大师,要不三天后的我接您去参加寿宴,我开车来。还有,你先留下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一定竭尽全力完成。”
  赵纶连忙在纸写下联系方式,然后递给秦淮。
  艺术是相通的,秦淮这种年纪轻轻的核雕宗师,在书法、国画、玉雕……等领域都免不了有所精通。
  用不了多久,便会成为该领域的泰山北斗。
  再担任华全国学艺术界联合委员会会长、央史研究馆馆长、教育部要员……真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这一点,值得赵家投资结交。
  算不看这些,光从老爷子的喜好出发,也值得赵纶表示友好。
  “先看看吧,我挺忙的。”
  秦淮接过联系方式,随手塞进兜里。

  流社会这种公开的酒宴,无非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逢场作戏罢了。
  秦淮对此兴致不高,口头许诺了一下。
  “对了,秦大师,核雕界的第一人阎老先生和老爷子是好友,到时候也会参加,您看有没有兴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