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8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需要什么样的线条或者技法,采用符合要求的篆刻刀。
  但凡事总有例外,真正将技艺掌握到了一定境界的核雕宗师,只需一柄平刀即可。
  这叫大道至简。
  当然,达到这类境界的核雕师凤毛麟角。
  同样的,在书法史,能用破旧扫帚写出好字的书法家也寥寥无几。

  然而很不巧,秦淮是这凤毛麟角和寥寥无几。
  秦淮将一柄平刀四平八稳的握在手里。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冷不丁去抽秦淮手的刀,绝对是抽不动半分的。
  因为抓得太稳了。
  这一点,能从侧面体现核雕师的功力深厚与否,当然,外行人看不出来。
  秦淮的神情自若,有点举重若轻的既视感。
  第一刀,平平淡淡,看不出什么运刀如指的技术。
  赵纶脸的不屑越来越浓。
  在他拜访的一群名师,哪个不是在雕刻前庄重的摆好篆刻刀,甚至沐浴焚香?
  他们心态虔诚,在焚香准备的同时,也让自身心无旁骛,灵魂宁静下来,完全是把核雕,当成了一种不可亵渎的典礼。
  反观秦淮……一举一动充满了蹩脚业余的既视感。
  ‘我怎么会相信这种人?’
  赵纶已经没耐心看下去了,简直浪费时间,有这闲工夫,他还不如四处联系熟人,替他找核雕宗师。
  不对秦淮抱任何希望的赵纶恨恨的从兜里摸出手机。
  他准备叫人。
  叫几位壮汉,给秦淮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
  让这丫的知道,有些人不能骗……
  “哎哟呵,你还在装?!”
  赵纶打了一通电话,见秦淮还拿着那把木匠锉刀,在有模有样的雕刻核桃,气得发生了歧化反应。
  第一次见到这么敬业的骗子,都现形了,竟然还腆着脸皮装。
  ‘你再装,等我人来了,我叫你去医院装。’
  赵纶被气得不浅。

  然而秦淮不为外物所动,两耳不闻周围事,眼只盯紧了手核桃的纹理。
  有一种令人产生佩服之情的专注,慢慢在秦淮的脸浮现。
  他仿佛已经化身掌控一切的造物主,而核桃的脊纹,是山川河流,等着他雕琢。
  随着一雕一刻进行,核桃表面的木尘越来越多,但秦淮的手,没有任何颤抖。这也让核桃遍布灰尘,除了隐隐约约的线条,竟然看不出秦淮在干嘛。
  赵纶本来被秦淮无意间流露的气质所折服了一些,但看到核桃不堪入目的景象,心又升起了鄙视。
  记得之前拜访名师时,他们每雕刻一根线条,都会仔细清理核桃表面,不留一点影响雕刻的不利因素。
  像核桃因雕刻产生的细小木屑,是必须扫除的。这是一种步步为营的宝贵匠心。
  旁观者能从这些细心的呵护,感受到核雕艺术的圣洁与高雅。
  而秦淮,怎么看都像是跳大神的麻婆,俗不可耐。这蹩脚的核雕水准,跟赵纶拜访过的几位宗师相差太远了。

  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果然骗艺超群,把我唬得一愣一愣的。”
  赵纶咬牙切齿,秦淮的套路真是一环扣一环。他都情不自禁为秦淮的套路折服。
  一不小心,还真容易被骗进坑里。
  “完成。”

  十分钟后,秦淮不急不躁的将雕刻好的放在桌。
  赵纶非常疑惑,秦淮到底脸皮有多厚!
  明明被识破了骗局,竟然还能若无其事的表演。
  这难道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不相信?”
  见赵纶一脸怨气,秦淮挑了挑眉,拿起核桃,凑到赵纶面前,冷不丁的吹了一口气。
  木屑粉尘四面扑飞,露出核桃面雕刻的画面。
  人迹罕至的松林雪地,七匹雪狼呈合围之势,朝前方狂奔。
  他们鬣发被风撩乱,獠牙微露,眼神幽绿。
  或是后蹄踏雪,或是半跃在空,或是急落地。
  也有一两只狼深陷雪,身旁的树枝正抖掉了积雪,由弯恢复。
  树枝的积雪落到了空,即将砸在雪狼的脑袋,这只雪狼双耳竖起,无畏的往前冲,积雪会被它撞得粉碎——谁也无法阻挡它追捕猎物!
  这一刻,它的眼神似乎更加犀利了几分。平添一股狂野桀骜的野性。
  在核桃表面,猎物并没有出场,但从浮雕的画面,似乎能感受到猎物局促的心跳。

  寥寥画面,简洁易懂,却将冰天雪地里,群狼捕猎的景象勾勒得令人身临其境。
  隐隐约约,甚至还能听到狼群剧烈奔跑的喘息声。
  赵纶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枚作品,好坏与否,他心里一清二楚。
  这件核雕,很能显示雕刻者的真实功底。
  一笔一划,都在彰显一个事实:秦淮的核雕技艺,已经达到了王者水准。

  但是二十岁出头的小青年,随手一件核雕作品,达到宗师级水准,可能吗?
  赵纶连眼睛都看得发干了,来回揉了数遍眼睛,还是不可置信。
  惊了,惊了!
  原来秦淮真的是不需要三十柄刀来回替换;
  不需要沐浴焚香能进入状态;
  不需要一遍一遍保持核桃表面清洁,能完成一件顶尖作品的——真·宗师。
  哐!
  正当赵纶心的敬佩还没平复时,门被重重推开。
  店面的采光被遮住了一大半,室内光线立刻暗了下来,地面出现了几个魁梧的身影。
  糟糕,要坏事!

  一种不详的预感突然在赵纶的心底升起。
  “赵哥,你说的那小子是这个吧?我们来给他松松皮!”
  领头的壮汉一身肌肉酷似利·海灵顿,前要把秦淮架出店海扁一顿。
  “他们是?”
  秦淮面带疑惑。
  “哈哈哈,我专门叫来给秦大师捶背揉肩的……”
  赵纶礼貌性的笑了笑,连忙打圆场。这个时候,真·宗师是他的救命稻草。
  肯定不能得罪啊,拖出去海扁更不可能。
  什么情况?
  一群壮汉懵在原地。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不还是咬牙切齿痛恨的语气吗?
  不过,看到赵纶不断的使眼色时,他们还是识相的收起戾气,露出了哲学与友善的微笑。
  “哦,让他们走……”
  秦淮挥了挥手。
  “是是,赶紧先走,大师您喝茶。”
  赵纶喝退了这群哲学壮汉。
  然后亲自沏了一碗热茶,递给秦淮。前后态度截然不同。

  他们这些富家少爷,说有架子吧,当你有实力后,他们对待你的方式会让你如沐春风。
  说没架子吧,当你没有相对于的地位与实力时,他们甚至懒得多看你一眼,你能感受到的是赤果果的忽略。
  归根结低,还是尊崇‘强者’。
  有化,有商业头脑,有登峰造极的技艺,有令人不可小觑的财富……都是令人尊崇的资本。
  秦淮不仅身怀技艺,赵纶还有求于秦淮……
  于是,赵纶对他的态度更加热切了。

  “大师有没有品茗的爱好?我家有好的茶叶,西湖龙井御前八棵?凤凰单枞?白芽兰?”
  赵纶选择从嗜好方面攻略秦淮,以此来消除可能产生的芥蒂。
  毕竟刚才他可是蔑视了一番秦淮,虽然不是骑脑门打脸,但也从情绪表现了出来。现在弥补,还不算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