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的哪些传统手工艺》
第1节

作者: 三颗雪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罢工。我选择罢工。”
  秦淮脚一踢,四仰八叉的躺在床,眼神涣散。
  出租屋内乱成一团糟:
  木屑满地,刻刀乱放,磨坏的砚尺摆在桌,面残留墨渍,一叠叠写满了书法的废纸,杂乱的扔在床。
  卧室外面的大厅,也堆满了核桃雕刻的废料、面目全非的木料、秃毛的笔杆、刻钝的刻刀……
  每次房东姐姐来收房租都下不了脚,总是一脸嫌弃。
  可是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也并非秦淮的本愿。
  从初到高,秦淮是一枚妥妥的男神,无论是性格,还是外貌……
  而且他是个拆二代,父母遗产是一栋待拆的老宅,价值一百三十万。
  可人有旦夕祸福,而且祸不单行。
  大学的第一个月,秦淮脑海里突然钻出一个叫做‘技艺天王’的系统。
  别人家的系统都是修仙,玄幻,再不济,也能带来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娱作品,然后带着宿主走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
  偏偏他的系统,一来要求他学习十八般武艺:
  书法、雕刻、酿酒、剪纸、烫花、制笔……
  还时不时甩出一大堆古让他阅读,美其名曰:接受传统化的熏陶。
  于是本该炮火连天的四年美好时光。
  秦淮只能被迫学艺,靠变卖家产,购买木料、刻刀、纸笔、印石等一系列材料,来维持训练技艺的昂贵开销。
  以防止受到系统的惩罚。
  四年后,秦淮毕业了。
  同时也变得一穷二白了。
  一个普通一本,苦逼的和稀泥专业,想赚个一百三十万,需要多少十年?
  “美好的未来,烟消云散,灰飞烟灭了,我逝去的青春啊。”
  秦淮双目无神,呆呆的望着昏暗的天花板。
  [宿主不要自暴自弃,既然已经训练了四年,不要半途而废,只要你将所有技艺都训练到入门,会有惊喜的。]
  “不不不,我不信了,我下个月的房租都付不起,你还叫我训练?那么高昂的费用,我已经有心无力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反正我罢工。”
  秦淮一脸我是咸鱼的表情。
  如果没有系统,他可以在金陵的三环买一栋房,然后打一份小工,虽不能大富大贵,但乐在小康,衣食无忧。
  现在落魄到贫困线以下,吃喝困难,都是系统的锅。
  “下个月要买木料,石料,山核桃、毛笔,砚台……开销起码三五万,总不能让我穿女装,在大腿写正字吧?”
  系统沉默了片刻。
  [鉴于宿主实在是太惨,而且四年来的努力都可圈可点,是个可造之才,现提前开启技艺天王模式。]
  秦淮:“……”
  “你是不是一开始能开启天王模式?故意坑了我四年?”

  秦淮气不打一出来。根据系统的尿性,真有可能这样坑他。
  明明能省下一百三十万啊,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巨款。
  [想获得好处,哪有那么容易?
  四年是考核期,也是我检查你是否有这方面的潜质。
  经过四年观察,我发现宿主在进行训练时,确实一丝不苟,对尘世喧嚣置之不理,始终带着与世无争的专注。
  这一点,让我看到了技艺天王的潜质。]
  好吧,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一百三十万学费,加四年披星戴月的熬夜训练,这么严峻的考核,还真不多见。这年头的系统,一个一个坑。
  [开启技艺天王模式。
  系统介绍:来自于两百年后,旨在弘扬华传统化,让五千年的手工艺精粹再次闪闪发光。
  目标:本系统将帮助宿主名扬海外,成为华传统化的扛大旗者。
  宿主:秦淮
  性别:男
  年龄:22岁
  技艺:各项传统技艺皆有涉及,多项入门,泛而不精。
  道具:抽奖令(一枚)
  技能:无
  技艺评价:遍体鳞伤的小菜鸟]
  秦淮眼皮跳了跳,遍体鳞伤这个形容词,扎心了。
  他不是没看到抽奖,只是故意忽略,还没想到用什么方式庆祝。
  作为一位非洲酋长,抽奖这种事情,秦淮是有阴影的,希望系统不是某遥远星球的国腾讯公司出品。
  根据秦淮多年的经验,古人在做大死前,都会沐浴更衣,立两句死亡flag。
  虽然很想控制这种行为,但秦淮还是忍不住钻进了卫生间。
  貌似最近为了冲刺入门水准,有几天没洗澡了,胡子也没刮。
  总而言之,是邋遢,或者说不拘小节。
  对于处丨女丨座而言,这本是不可忍受的事情。
  洗完澡,秦淮跑到楼下理发店,将蓄积了半年的蓬松长发剪了。
  留了一个两边铲短间略微留了一段的型男莫西干式发型。
  剪了头发,脑袋凉丝丝的,但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不少。
  现在,万事具备,只欠抽奖。
  秦淮端坐在被废纸挤得空间狭窄的床,神色严肃。
  四年训练,秦淮的内心都是毫无波动,甚至麻木的。
  这是四年来,唯一一次心境波动的时候。
  “开门啊,开门,你有胆不交房租,咋没胆开门呀。”
  房东姐姐来了!

  秦淮激动的表情顿时一垮。
  哇,这个时间点,正好没钱啊。
  但还是得硬着头皮开门,男子汉大丈夫,贫贱不能移,担当感责任感一定要有。算还不起,也要坦白。
  “咦?帅哥你谁?”
  门口站着的房东姐姐看到改头换面的秦淮,找茬的神色突然变成了‘娇羞’,一脸好的盯着秦淮打量。
  “淡定,我是秦淮。”
  听到这句话,商雅一脸鄙夷,翻了个白眼。
  “你是那挫货?四年不出门,每天待在出租屋里鼓捣邪门歪道、坐吃山空,每个月都产出巨多生活垃圾、害我每个月的生活垃圾管理费翻倍的吊丝。”
  “咳咳。这么一针见血吗?”
  秦淮不淡定了。回想起这四年间,粉尘一样的木屑,沾满墨汁的废纸,被拆得一塌糊涂的竹篾片……无一不是让垃圾袋膨胀的罪魁祸首。

  貌似还真是呢。
  这都是时辰的错,都是系统的锅。
  “其实是有原因的。”
  “废话少说,别的我不管。你的房租要多交两百。个月,个月的房租请付一下。看你那挫表情,没钱是吧?!”
  房租姐姐温柔的声音慢慢变得凌冽,伸出的五根葱指慢慢握成拳头。
  一股杀气让秦淮打了个冷颤。
  这欠债还钱,不还砍死你的‘社会我雅姐’姿态,简直叫人直哆嗦。

  “赶紧还钱!我等着买LV包包,我还看了一款风衣……你是不是又—没—钱?”
  最后三个字,房东小姐姐拖得特别长,隐隐约约有一股杀气冒出来。
  “通融一下,雅雅姐。十天,再过十天我还房租。”
  秦淮连忙举起手臂,挡住了房东小姐姐的杀招。
  “十天,再宽限你十天。再不还房租,小心我敲烂你的脑瓜瓢。”
  “雅雅姐你真是人美心善。”
  “切。”
  商雅挥挥手,留给秦淮一个俏丽的背影。
  “不止房租,更耗钱的是我用来练习的原材料……”
  寸步难行的秦淮像一只失去了梦想的咸鱼,仰身躺下。
  之前四年,因为有拆迁款,所以不必担心吃喝用度,可以一心一意雕琢各项技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