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生命薄,姥姥年年为我烧替身,拜堂口,收兵马》
第31节

作者: 小叙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13 08:44:15
  二舅在后面看着她有几分无奈,“姨姥,我说了,那刀我拦下来了。”
  太姥抱着我瞪着姥姥,“谁知道她给带出去能不能上私刑!她的心是啥做的啊,对个孩子都这么狠!剁手指头!你咋想的!”
  姥姥毫不示弱,“她这段时间做了多少件错事儿,用不用我一件件给你算算…”
  太姥心虚了,抱着我还是不撒手,“孩子淘气,正常”
  姥姥冷哼一声,“你的帐还没算呢,四宝让老娃子给挠了你还骗我说摔了。”
  “那鸟欺负人。”太姥撇嘴,“本来就不赖…”
  姥姥瞪眼,“你还说不赖她!不赖她杆子怎么倒的!那鸟早就看出四宝要祸祸人东西了!索伦杆是人家民族的讲究你明不明白,那故宫里都有!要是往前退个一两百年四宝干出的事儿都够杀头的了!”

  太姥抱着我垂着眼哼哼,“现在都什么年月了…再说,四宝锯的这根儿也不是故宫的那根儿啊,不就是一顶碗的木杆子吗,还索伦杆,我看…”
  “你闭嘴!”
  姥姥一脸的火气,“你要是在这么瞎护孩子我就把四宝送走!”
  “你敢!”
  “行了!妈,姨姥,你们别吵了,四宝老听你们吵架不好!”

  二舅有些无奈的打断姥姥跟太姥,说着直接看向我,“四宝,你跟舅舅说,为什么要锯人家杆子。”
  日期:2018-06-13 09:24:15
  “找宝啊,有宝的。”
  二舅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点头继续开口,“那,镯子呢,镯子你知道去哪了吗。”
  我张了张嘴,很想特别认真的看着二舅,可惜很难,“就是我想用大金圈子换糖葫芦,可在院子里玩一会儿就不见了,我不知道哪去了。”
  “看!”
  姥姥一拍大腿,“这孩子不管能行吗,满嘴胡说八道!”
  “不就丢了吗!”
  太姥无语,“孩子也不是有意的,她就是听到我说值钱了,所以就想…”
  “你给我悄悄的吧!”
  姥姥气的直拍胸口,“她跟小六说的找宝!找到宝了小六就有钱手术啦,她就是把金镯子藏起来到时候再给小六,看她二舅给她找新舅妈不乐意!”
  二舅皱了皱眉在我的身前蹲下,“四宝,你要是不想二舅给你找舅妈,那二舅就不找了,你告诉二舅,你是不是不喜欢那明月?”
  我看着二舅,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二舅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四宝啊,你要知道,二舅永远是最疼你的。”
  我看着二舅包扎的手,“二舅,你手是不是很疼?”
  二舅摇头,“不疼,上完药就不疼了,四宝,你…“
  “行了!”

  姥姥打断二舅的话,“这个家就只有我能唱白脸了,你们一个个都是护着护着,将来长大了就有的她苦头吃了!”
  二舅皱皱眉看向姥姥,“妈,四宝就一小孩儿,咱别用大人的想法去想她,她哪会那些弯弯绕绕的,还把金镯子藏起来给六,怎么可能,她就是馋嘴,肯定是听姨姥说金镯子值钱,所以想带出去换好吃的,结果,这不就弄丢了吗,你…”
  “丢了就给我想,想丢哪了!”
  姥姥提气看着二舅,连带着扫了太姥一眼,“今儿我把话放这,谁要是敢拦着我教育孩子,那就是忤逆我,忤逆黑妈妈,忤逆薛家的列祖列宗!”

  “妈,你用的着把话说这么重吗…”
  太姥也有些不甘的回击,“是,孩子锯人家杆子是不对,我也认可你教育,但你,你不能打,你打就不行。”
  日期:2018-06-13 10:04:15
  太姥咬牙看着她,“我不打她,就让她站在这想,想丢哪了,想不出,就别进我薛家的门。”

  说着,姥姥冷脸看向我,“葆四,你就给我站在这儿想为什么要锯人家杆子,想镯子丢哪了,想你错哪了,什么时候想出来,什么时候进屋,想不出来,那你就爱哪去哪去,再也不用回来了!”
  我站那不敢动,老实讲,我虽然没心没肺但没到油盐不进那份儿上,在家里,我是最怕姥姥的,一来,我怕疼,二来,她一拉着脸时我也是真哆嗦。
  但我只会笑,就看着特不真诚,“姥,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知道镯子丢哪了,锯杆子是为了找宝,我没撒谎…”
  姥姥的腮帮子紧的要命,她点点头,“那你就在这儿站着…你们俩进屋!谁也不能在这儿陪她!快点!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我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看着太姥和二舅被姥姥呵斥着进了屋子,虽然我也不是孤零零的,有金刚陪我,但心里的感觉还是怪怪的,要是我以前我肯定就会跑了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等玩完了回家再说。
  可现在,我却不想跑,许是被那个菜刀吓破了胆子,我隐隐的好像知道,我要是跑了,那事情就更大了,也许,姥姥真就不要我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我有点累了,屋子里太姥跟姥姥好像在吵架,仔细辨别,还有姥爷的声音,说什么让我进屋,哪能在院子里站着,还冷什么的。

  日期:2018-06-13 10:44:15
  我低着头,倒真有几分像是那天在我家门口的韩霖了,糖盒被姥姥没收了,早知道偷摸的先留两块吃着罚站也不会那么难受了。
  “唉…”
  耳边似乎传来了一记叹息,我四处的看了看,墙头又有东西一闪而过,张了张嘴,“讨厌。”
  肯定是那个耗子,总是这样,太讨厌了。
  站了一个小时我就开始晃了,实在站不住只能朝着屋里的姥姥求救,“姥,我站不住了,我能蹲会儿吗。”
  “站不住就跪着!”
  姥姥在屋里喊了一嗓子,太姥还在跟她争吵,我顾不上他们,只能选择跪着,这样能舒服点,但是等跪倒下午,我发现这样也难受,膝盖太疼了,“姥,我想躺一会儿…”
  可姥姥压根儿就不搭理我了,她手里端着个碗出来,碗里还放着胡萝卜,在无视我的情况下把碗放在墙根儿,然后再在旁边点了三根香儿,我跪在那眼巴巴的抻脖看着,“姥,我想吃胡萝卜…”
  “这是给长耳大仙的,你敢吃我把你舌头割了!”
  姥姥毫不客气的回头警告我,直到确定我不会动后抬脚走进了屋,我只能手撑着地生挺着,直到天天渐渐的阴沉下去,有雷声隐约的传了出来,心里一喜,我张嘴就喊,“姥!要下雨了!我得回屋吃饭啦!我饿啦!”
  抬眼看着天,我想看着什么时候能下雨,可眼神一瞟,我发现那个绿眼睛老娃子就站在我家房檐上死死的盯着我,我能确定它是盯我的,不禁有些紧张,它不会又要带着那帮老娃子叨我往我身上拉屎吧,又脏又疼的,我可受不了。
  日期:2018-06-13 11:24:15
  “姥!有老娃子,有老娃子要叨我!”
  姥姥还是不理我,屋子里太姥的声音都吵哑了,好几次我看见太姥跟二舅要出来,结果姥姥死堵着门,嘴里嚷嚷着现在帮我就是害我,我真不明白,二舅跟太姥对我那么好怎么会害我呢。
  没多一会儿,冰冰凉的雨点就淅淅沥沥的砸到我的脸上,一开始我感觉是舒服的,我喜欢凉,虽然昨晚被韩霖奶奶摸一下感觉冷,但大多时候我都是喜欢凉的,可欢喜了一会儿,雨就大了,雷声轰隆的响起,我有些承受不住了,“姥!我衣服湿透了!我实在太饿了!”
  姥姥撑着雨伞出来,二舅和太姥还是让她挡在身后,“你知道错了吗!”
  “我错啦!”
  姥姥抿着唇看着我,“你错哪了。“
  我拼命地让嘴角下咧,想了半天大脑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啊,我就是错啦,我错大了,姥姥,我要饿死啦!”
  大雨迎头而下,我越来越觉得冷,尤其是跪的久了,这身上的衣服浇头一沉,双腿更是跟灌了铅一样,可姥姥不让二舅跟太姥靠近我,她说我必须得认清自己的错误,不然有一就有二,我长大了不是恶棍就是混蛋!
  我张着大嘴看着撑伞的姥姥,“姥,恶棍和混蛋是谁啊,我不认识他俩啊,我真的错啦,我冷啊,我要饿死啦!”

  太姥开始哭,“凤年啊,这雨多凉啊,算我求你了,咱别让孩子做病行吗!”
  二舅也在求情,“妈,四宝就是一天真的孩子,她是个性不懂遮掩一些,但不至于像你想的那么坏,她才八岁啊,我求求您了,咱别这么罚她行吗,别让她淋雨了,她要是病了,姨姥也会病的!”
  姥姥冷着脸站在我的对面,眼底满是坚决,“养不教,父之过,若文,如果你把四宝当成你闺女,那你就陪着跪,跪倒她知道自己错哪了为止!”
  二舅随即从伞下奔到我的身旁,跪下后撑起自己的衣服遮到我的头顶,“四宝,没事儿,二舅陪你,不怕啊。”

  我哆嗦着跪在那里,“二舅…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那你错哪了!”
  我真是不懂姥姥为啥不像是以前听完我说错了就拉到了,非得问我错哪了,我不知道啊!
  “我,我…”
  姥姥咬牙瞪着我,“还是不知道是吗,那就跪着,跪倒想起来,跪倒你想哭,跪倒你给我开窍!”
  “薛凤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