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95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清明螺,赛老鹅!”又一道菜桌,阿峰兴奋道:“阿公,好久没有吃过这道美食喽!”
  眼前一大碗螺蛳汤,面漂浮着星星点点青绿韭菜,简单,雅。刁老爹也笑道:“是啊,阿公好久没有吃过您亲手做的螺蛳汤!”
  “哎,老了!”阿公摆摆手,无奈道:“年轻时候每天山都不累,现在下厨都费劲,否则肯定亲自下厨,请先生尝尝我的手艺!”

  “先生不要嫌弃这种小螺,全部采于山间清泉之内,干净清甜,清明时螺蛳大补,且味美。这个时候的螺蛳刚由冬眠醒来,少泥腥气,那种紧结而又柔嫩的螺蛳肉,滋味实在不错。”
  闻一鸣笑着摆摆手道:“要说这道菜,我最后感触!”
  “城市街头常有卖五香螺蛳的商贩,通常推个小车,焐个煤炭炉子,炉子垛只大号钢精锅,里面是热腾腾香喷喷的五香螺蛳,红尖椒和乌黑桂皮杂在其,胜过鲜艳广告。”
  边说边拿起螺蛳,展示道:“螺蛳最好吸着吃,这样螺蛳壳里的螺肉和汁同时吸进嘴里,味道特别丰满滋润。拿牙签挑虽然方便,口味却差的多。”

  “螺蛳要剪去后壳,两头通风才能吸得动。吸螺蛳和嗑瓜子一样,是个技术活,吸时用力不可猛,猛吸把屁股里的屎肠子也吸进嘴里!那味道……”
  众人哄堂大笑,继续道:“只有吸得恰到好处,让螺蛳头进嘴,牙尖轻轻把后半段截住,舌尖裹住一吮,整个螺肉便裹挟带着鲜美的汤汁轻轻滑出。”
  “若是吮不动时,可用筷子头将螺肉往里抵一抵,抵松了,再一吮搞定。我见过有人一双筷子将整盘螺蛳吃得烟消云散,清清爽爽,手根本不需碰螺蛳,也是门技术活。”
  “有人戏谑说吃螺蛳像亲嘴,吃螺蛳多的人,嘴皮功夫一定不会差。更有邪乎的,据说吃汤螺蛳的高人,如果他要嘬口用力一吐,螺蛳壳能噗地钉入门板,简直如同武侠小说杀人于无形的独门暗器!”
  “想起大学的时候,炎热夏夜选街边一大排档,三五好友凑钱,炒几盘螺蛳,点几瓶冰镇啤酒,畅快无。”

  “特别是倒霉遇见晦气丨炸丨弹,正说着或听着时,这里用力一吮吸,呸……喉嗓眼里如同给捣了一拳,呸!呸!真正是臭到肚肠根里去了!”
  “哈哈哈……先生真幽默!”
  阿公开怀大笑,夹起螺狮,放在嘴里一吸,满脸享受道:“咱们这里的可不一样,喝的是清澈山泉,吃的是高山泥土,说句低俗的话,连拉的屎都是香的!”
  听完连凌雨馨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刁老爹继续道:“三月螺蛳对三月新韭菜,犹似好心情对好天气,清新鲜美,自可想象。只是这螺肉不是那么容易洗净,里面常常夹杂着一些鳞盖片、尾肠和草屑,最好放淘米水洗,淘米水去腥去黏,且能让螺肉变嫩。”
  “同道人!”闻一鸣拍拍手,畅快道:“说到韭菜,马想起美食家汪曾祺老先生的一句话:求雅洁,少雕饰,如春初新韭,秋末晚菘,滋味近似。”

  “有道是春头的韭菜,秋末的大白菜,最为鲜美。连郑板桥自己都说:春韭满园随时剪,一边可心地品啖早韭,一边吟诗作画,何等的惬意!”
  “英雄所见略同!”阿公猛的一拍大腿道:“先生正巧说出我的心思,下面一道菜是韭菜炒河虾!”
  一盘碧绿洁白的菜肴桌,韭菜嫩绿油光,仿佛充满压抑不住的春色。配雪白剔透的山间河虾,清雅秀丽,令人胃口大开。
  阿公介绍道:“韭叶似兰,同喜水气滋润,故韭菜一定要长在山间清泉边的畦地,方才鲜嫩水灵。”
  “早春二月,韭长三叶,不出五叶,可割头刀韭菜。割韭菜不似割人头颅,韭菜割后,浇水肥,再盖点草木灰,很快便萌发新芽。所以韭菜割了长,长了割,一茬又一茬,地头是接连的新碧。”
  “韭菜吃的是鲜香腴嫩,旺油旺火急炒才能保鲜,一定要待锅里油烧辣烧得冒热烟时才下锅,最好让菜带点水珠,热油遇水,刺啦一声,喷一层油膜,葱嫩青碧的韭菜所特有的扑鼻鲜香,让人馋涎欲滴。火头不足,炒的时间过长,油少,或是盐放早了出水多,味道都会大打折扣。”
  第二盘韭菜炒螺蛳桌,形似胶饴的螺蛳肉先以油和作料爆煸,再投春韭共炒。盛入青花瓷盘,碧绿的韭菜,近乎黑色的螺肉星星点点,像是散落田野里的牛羊,让人宛如欣赏一幅江南水乡风俗画。
  闻一鸣放进嘴里,仿佛清新宜人的早晨,露珠梦幻般晶莹跳跃,漫步于小桥流水边的菜地里。蹲下用手掐那刚刚打苞的花梗,开了花的韭菜,如同娇娆别致的细碎的小白花,被亭亭纤腰的修长花梗托举着,像小姑娘仰着乖巧好看的脸。
  凌雨馨不由感叹道:“如果说赞美韭菜的诗句,最值得传诵的,大概还是杜牧那句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吧?”
  “品诗论,感慨世道,一夜春雨方歇,灵动的水珠还挂在草叶尖,鲜嫩的春韭刚从菜园里割来,新获的黄粱米饭已焖在锅里,正热腾腾香气四溢。”
  “春韭的鲜润,加故人老友的殷切情谊,让亡命乱世的大诗人所获得的无限安慰,足以穿透千年历史烟云直抵我们而来。”
  阿峰低着头,只顾埋头吃饭,听着其他人高谈阔论,自己居然一句话都插不!
  “不是吃顿饭?要不要这么的高雅?韭菜螺蛳遍地都是,古人也真是闲的蛋疼,这也值得写首诗?”
  抬头看着别人相谈甚欢的样子,暗自摇头道:“哎,这难道是所谓的艺范?”
  第二天他们踏回程之行,这次可谓满载而归,不仅收到刁老爹的多年存货,还成功与苗寨达成合作意向,为雅香居开拓新的货源。
  至于云香斋的林梦瑶,那只是小插曲,两人没有放在心。虽然对方临走保证尽快兑现赌注,一笑了之。
  除了公事,他个人收获更大!先是千年乌木瘤疤,解毒辟邪,百毒不侵;然后又是蛊师笔记,打开另一扇新天地。
  最后不用说,极品楠,莺歌绿,无价之宝!当时百蝶绕香的场面连自己都没有想到,指甲盖大小有如此神效?
  当然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是多了金角这个万蛊之王,过安检的时候闻一鸣还担心露馅,可有惊无险,小家伙居然连机器都检查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白天没事在右手腕睡觉,没人的时候出来吃香,短短三天,十几包静心香,五六包益气香全部消灭干净,光成本都一百多万,令他心惊肉跳!
  闻一鸣靠在头等舱真皮椅背,用手摸着金角,暗道:“按照败家子你这样吃,用不了半个月,老子必然破产!”
  “对了,我想请三天假,回家看看!”

  凌雨馨看着闻一鸣,点头道:“没问题,早应该回去看看,现在你也算是衣锦还乡了吧?”
  “嘿嘿,算不,算不!”
  闻一鸣嘴不说,还是难掩得意之色,想想也是,短短两个月,自己从无业游民居然变成千万富豪?要不是亲身经历,换成谁也不信!
  “这样吧,我回去带点礼物,你带回家,顺便帮我给叔叔阿姨问声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