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29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春生接了话:“前几天有提供信息的事,人们很积极,也暂时没追问案子进展。近两天没有信息可提供,大伙注意力又集中到破案上,觉得公丨安丨局、法院办事不力,产生了不信认。他们认为,要是公家能破案,又让咱们提供信息干什么?村民的认识肯定偏,他们眼里就盯着自己的事,盯着损失的那些钱,根本不考虑案情复杂,也不考虑公丨安丨、法院公务繁忙。可村民就这觉悟,还爱钻牛角尖,现在就认为这些单位不办事,已经有人偷偷张罗着要找这两个单位去问,不行就找县里。”

  “是呀,是呀,向阳村也是这样。”乔满囤抢着附和,“我跟他们讲,要相信政府,相信乡长,不要给乡长惹麻烦。结果他们说,乡长人不赖,就是那些单位不办事,到时候会跟县里说明这个情况。我告诉他们,这根本不是能跟县里讲说清楚的事,只要去县里就是上丨访丨,就会给乡长带来麻烦。可他们就是坚持那种认识,要不就胡搅蛮缠,说一堆闲话。我能劝得一时,却防不住他们偷偷的走,他们现在全防着我,何家营也防着老何,要是他们哪天半夜去县里,我俩也发现不了,到时肯定给乡长惹事。”

  “哎,村民们是有点犯浑,可问题的关键是,案子不能老这么拖下去,否则再次上丨访丨肯定避免不了,规模肯定要大的多,去省里或市里也说不定。”何春生不无担忧,“有人已经放出话来,说是马上就到元旦、春节,领导们最怕这时候上丨访丨,看来他们已经有所准备了。”
  村民们再去上丨访丨,这也是李晓禾最担心的,但如果此事就这么耗着,上丨访丨肯定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其实秦明生也和自己讲过这种苗头,还报上一份预案,提出了好多防范措施,这些措施尽管针对性很强,可却根本治不了本,也会引发一些安全问题。
  见乡长沉吟不语,乔满囤瞅瞅何春生,又看着李晓禾,试探的问:“乡长,你说找我俩有事,是什么事呀?”
  李晓禾挥去思绪,目光扫向沙发上二人,在每人脸上都停留了少许,然后缓缓的说:“据可靠消息,有人给何二赖通风报信,还把相关情况告诉他,村里有内鬼。”
  何春生急忙撇清关系:“乡,乡长,这是哪的消息?我挨个盯问了何家人,也问了别的村民,他们都说没有呀,我看他们不像是撒谎。别看我和他也是本家,可是以前他经常不回家,和他也没什么联系,自从他跑的没了影,更是见不到人,他那个手机号早停机了。”

  “我和他不是一个村,他也常年不在家,要不是有这个破事,就是见了面,也不认识他,更别说有联系了。”乔满囤也急着摆脱嫌疑。
  “谁是内鬼谁心里清楚。刚才我说的这件事,不要向咱们之外的任何人提起,否则影响了案件侦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李晓禾面色冷竣,“顺便说一下,如果内鬼能够主动交待,到时我可以向有关部门说明,减轻处罚。否则……那就不好说了。”
  何春生急道:“乡长,我……”
  “你们先回吧,回去好好想想。”李晓禾打断对方,挥了挥手。

  嘴唇动了几动,何春生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但却连连叹息着,与乔满囤一起出了屋子。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李晓禾嘴角浮上一抹笑意,渐渐的,笑意越来越浓。
  思源县常务副县长办公室。
  乔成坐在办公桌后,身子仰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在腹部,两个大拇指不停的来回相互绕着,显然在思考问题。
  杜英才躬身站在桌前,低眉顺眼,但又不时看对方,像是在等着什么指示。
  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会儿,自杜英才讲完,乔成就没有说话,少说也有十分钟了。
  终于,乔成开了口:“你接着说。”
  杜英才点点头:“从十月二十二号到任,已将近五十天,他除了打击副手,胡乱调整分工以外,什么工作都没做,村民钱款被骗案也无任何进展。以前的时候,他总是赖小贾工作不得力,也正是以这个理由,把工业和招商工作交给了别人。可现在换分管领导已经十多天,法院依旧没有立案,警方没有一点线索,所谓的免费法律援助也没了动静。”
  乔成插了话:“你不是说,省里有名的宋胜律师都来过了吗?现在为何又这么说?”
  “我也是道听途说,当时没细加甄别。可自从那人走了以后,并没听到什么动静,八成是人们认错人了,也许就是长的像而已,人家又没说自己叫宋胜。”解释过之后,杜英才又接上了先前的话题,“本来县里是量才使用,把他平调到乡里,是给他机会,让他改过自新。可他现在竟然以这种消极怠工和搞乱乡政府人员配置的方式,对抗组织关心,实在是太不应该,太的无可救药了。”

  乔成道:“有那么严重吗?按说他还是有一定能力的。”
  杜英才“嗤笑”一声:“他这个人我早就知道,不但脾气臭、不合群,而且善做表面文章。当时领导被他拍的舒舒服服,经常对他大加称赞,然后再不时替他吹嘘。您当时工作那么忙,不可能成天盯着他,接收到的信息都是被包装过的,难免对他看的不够全面。”说到这里,他忙着补充道,“县长,我说话直,您别见怪。”
  乔成“哦”了一声:“是吗?那像他这样的人,县里该怎么弄呢?”
  “这……其实我不该多言的。不过县长要征求民意,我若不实话实说,就有负县长的期望。”做过说明后,杜英才给出了答案,“以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很难胜任基层政府主官。若不纠正的话,照这样下去,会带坏一个班子,甚至影响到更大范围的。”
  “你是说,不让他乡长?”乔成反问着。
  杜英才忙道:“为县长服好务,做好各项保障工作,是我的重要职责,人事调配事宜,我不敢多嘴。”

  乔成微微一笑:“老杜,你这当官艺术蛮高嘛,知道点到为止。”
  “县长说笑了,说笑了。”杜英才很是谦虚,“在县长您面前,我的那点小伎俩怎敢施展?那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
  乔成忽然疑惑道:“老杜,那个骗子和好多人有过接触,听说中间人也是何家营的,和村民也都熟。可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咋就没有发现蛛丝马迹,这里面是不是有内鬼呀?”
  “我不是内鬼。”杜英才急着接话,然后迅速转移话题,“县长,乡政府不能一直乱下去呀。”
  “我知道了。”乔成挥了挥手,“你先去吧。”
  答过一声“好的”,杜英才说了屋子。
  看着门口方向,乔成本来平静的脸上,挂满了疑惑。

  天色刚黑的时候,李晓禾正在低头看文件,门外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抬起头,李晓禾看着屋门方向。
  屋门一开,何春生走进屋子,连连点头哈腰,赔着笑脸。
  日期:2018-06-13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