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27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虽然已经被赋予这两项职责,但由于各方面限制以及自身存在的不足,我不敢妄谈整个工作布局与设想,只能讲一个对具体事情的态度。大家都知道,村民被骗钱款一事,一直是乡长极为牵挂的事项,此事也很是紧迫。我首先要把这件事努力向前推进,以改变‘没立案、没嫌疑人线索、没找到律师’的窘境。当然,我不敢奢望一下子完全改变‘三没’现状,但我保证,在元旦前,至少要消除一个‘没’,争取去掉两个‘没’。这只是我的初步设想和承诺,具体推进步骤,还需要下来再做计划。我就说这些。”

  见秦明生发言结束,李晓禾品评起来:“秦明生同志讲的很好,有态度、有举措,说明思想到位、认识到位。希望你虚心虚心再虚心,努力努力再努力,要尽快进入工作状态,用实际行动兑现自己的承诺。”说到这里,李晓禾停下来,冲着葛树军点了点头。
  葛树军清了清嗓子:“既然承蒙乡长信任,我一定竭尽全力,踏踏实实抓好新的工作,争取把全乡卫生事业再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发言完毕。”
  “好,言简意赅,掷地有声。我很赞赏葛树军同志的觉悟,也认可你的能力,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说到做到。”李晓禾及时进行了肯定。然后话题一转,“其他同志对他二人有什么嘱托或建议,尽管讲出来。”
  没人答声,其他人怎会在这种情况下说话呢?而唯一想说话的人,现在已经不准备再说,说什么都晚了。

  李晓禾一笑:“同志们都很谦虚,那就尊重大家的意见,私下再交流吧。”然后转向秦明生,“会后就向贾副乡长请教,把相关事宜赶快接过来,可不能让她再为这两项工作操心受累了。”
  “好的。”秦明生答应着。
  “周主任,你负责监交,把监交手续弄齐备了,尽快完成交接工作,争取在今天下班前完成,最迟不能超过明天上午下班前,那些工作可耽搁不起。”李晓禾又向周良布置了任务。
  周良赔笑点头:“是,乡长。会后我就着手制表,然后马上督促交接,还请贾、秦二位副乡长大力配合。”
  “散会。”说完这两个字,李晓禾直接起身,器宇轩昂的走出了屋子。
  直到众人全都离去,贾香兰才拖着疲倦的步伐,回到自己办公室。一进屋子,便扑倒在沙发上,双手紧紧插到头发里,摇头不止,叹息不断。

  失算了,老娘失算了。怪不得一直步步紧逼,故意拿进展说事,怪不得造自己和马一山的谣,扰乱自己的心智。到现在老娘才明白,原来那个家伙早有计较,目的就是逼自己交出分管工作。
  本以为那个家伙就是个破落户,根本不敢有任何不轨举动。却原来自己才是傻瓜,一直在按对方的摆布走,不知不觉钻进圈套,而自己浑然不知,还自以为是。这还没一个回合,就让对方挑落马下,不但交出了权利,还丢了脸面,真是可悲呀。那个王八蛋太可恶,也他娘的太狡猾了。
  自己咋就那么傻呢?越想越委屈,贾香兰发出了呜咽的声音,双肩不停的抖动着。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贾香兰任由铃声不停的响着,一直把头扎在沙发上,根本不去理会。

  连续响过两遍,固定电话没了动静,手机又响了。
  这次贾香兰抬起了头,拿出手机,放到耳边,发出了疲惫的声音:“喂。”
  手机里发出一声斥责:“怎么回事?打电话老不接?你这人总是这么……”
  “老娘失算了,失算了……”哭泣着,贾香兰打断了对方的话。

  “发生了什么事?哭有屁用。”对方声音很急,“是不是那个混蛋又找你茬了?别理他,该咋咋的,这是他自己揽的事,不能总逼着你吧?如果他要实在过分的话,就向上面反映,我可以帮你去做。无论他怎么挑衅,千万不要把权利交出去,这是底线,这……”
  “晚了,已经有人接手。”贾香兰的声音很是懒散。
  对方急着追问:“谁接的?怎么会这样?”
  “姓秦的接了工业和招商,老葛管了卫生那块,其余的没变。”贾香兰又哭出了声,“我上了那家伙的当。”
  “好啊,好啊,两个东西竟然反了水。不用说,肯定是那个家伙搞的鬼,他也太狂了,不看看自己什么处境,还敢招降纳叛,真是活腻歪了。”手机里大吼着,“你也是个十足的笨蛋,人家正瞌睡,你就给递枕头,大傻瓜一个。我说什么来着?让你别胡来,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着?玩大了,收不了场了吧?”
  “呜……”贾香兰声音更响,“外人欺负我不算,你也拿我撒气,真是没良心的东西。我为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男人就没好玩意,全是忘恩负义的家伙,算我瞎了眼,没看清你的丑恶嘴脸。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少他娘……”

  对方语气软了好多:“香兰,我没拿你撒气,只是就事论事,你不要多心,也不要这么绝情。我心里对你可是……”
  “少他*妈的拿鬼话骗老娘,老娘不想听你屁话。”哭泣着,贾香兰猛的按下挂断键,继续大放悲声。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贾香兰不看也知道,肯定还是刚才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她没有去接,而是大哭的喃喃着:“老娘失算了,失算了。”
  新的一周开始了。
  李晓禾起的稍晚了一些,起床洗漱完毕,已将近八点,便没有去吃早饭,而是直接泡上一杯茶,喝了起来。
  今天起床比平时晚了一个多小时,到现在眼皮还有些发涩,这主要是休息太晚所致,他是凌晨两点多躺下的,越睡晚越难入睡,睡着时估计都有四点钟了。之所以睡的晚,是熬夜弄汇报材料。

  也不知县领导是怎么了,本来昨天是周日休息,结果前天晚上临时通知开会。其实昨天的会议并没有突发事项,会议内容也不是特急,最起码不差在一、两天。可整个会议不但开了整整一天,还要求在周一上午十一点前,把汇报材料上报到县政府。李晓禾只好加班弄到了二半夜,今天上午还得把材料再梳理一番,以免因不够细心而出现“硬伤”,那就成自己“找死”了。
  伸了个懒腰,打了两个哈欠,李晓禾轻叹了一声:“哎,又误了。”他感叹的是没有参加上对蒯县长的祭奠。按照习俗,亲人会给去世的人过“单七”,进行祭奠,一共要过七个“单七”,昨天就是蒯玉林县长去世的第七个七天。本来已经和陈雨杰约好一同前往,但因为临时开会,自己没能成行。
  “以后再去吧。”自语过后,李晓禾打开电脑,审看起了连夜赶出来的材料,他看的很仔细,生怕一不小心出现纰漏。
  正看的专心,门外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推开茶杯,李晓禾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秦明生走进屋子,边走边说:“乡长,早。”
  看到对方神情,李晓禾笑着问:“老秦,有什么喜讯?”

  “乡长真是神机妙算。”秦明生顿时笑容更甚。
  李晓禾“哦”了一声:“那你说说。”
  秦明生前后左右看看,向前探过身子,压低了声音:“乡长,是这么回事……”他后面的声音更低,低的只有他和乡长能听到。
  听到对方所讲内容,李晓禾心中大喜,这个消息太及时,太有价值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