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26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问这事呀……保密。”高挑男子卖起了关子,“这可不能告诉你,就跟戏法似的,说过就不灵了。要是让你小子摸去底,喝酒的时候和那几个家伙抄了后路,还不被你们给整坏?”
  “好你个老宋,跟我还藏着掖着,真是狡猾,果然没喝多。怪不得人们说,干*你们这行的,连梦话都不能说,跟老婆晚上互动还得留着心眼。”李晓禾揶揄起了对方。
  “快别妖魔化我们了,我们不过是加着万分小心,为客户争取利益最大化而已。”说到这里,高挑男子话题一转,“老李,你这次让我来,就是那点事?”
  “听你的语气,嫌那事小?那可是三百多户人家呀,牵扯到上千口人,涉案金额三百多万。当然,和你平时经手的相比,数额上肯定差着好多,但那里边却附加着沉甸甸的希望,甚至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命*根子。”李晓禾语气有些沉重,“我来这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直对这事很上心,可到现在进展实在可怜,否则也不会把你这尊大神请来。首都那起大地产案,比这规模大了何止百倍,难度也比这大的不是一星半点,可是却被你轻松化解。我相信,只要你老宋出马,肯定能够手到擒来。”

  高挑男子摆了摆手:“老李,你也不用给我戴高帽,期望值也不能过高,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从业这么多年,我从来就没给任何客户提前打过保票,和你也不例外。别看大风大浪闯过那么多,全都有惊无险,但我时刻告诫自己,阴沟里也能翻船。”
  李晓禾“哈哈”一笑:“跟我不必藏着掖着,你老宋亲自出马,这点事肯定不在话下,我一点都不担心。”
  “老李,你可不要左右我的客观判断,也绝对不能轻敌。另外,我要跟你强调,虽然我答应帮你忙,但只能是不收任何费用,我自己可不能亲自来。”缓了一下,高挑男子做了解释,“你可能会误认为我在摆谱,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事务所有那么多案子,必须都是我做整体调配,我实在走不开。而且我一旦亲自出面,对这件案子也许会产生负面影响,对手可能会因为我的出面,而更加警惕,不排除节外生枝的可能。明天早上我就必须回去,然后会派得力助手来,而且我肯定会一直关注着。”

  李晓禾“哦”了一声:“是这样啊。”
  高挑男子又说:“你放心,我的助手拿出来,放到你们全市,绝对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不说行业第一,前三绝对没问题。我的人绝对各方面过硬,但你们能提供的资料与信息,对我们的工作非常重要。警方的配合也绝不可少,那不是我的业务范畴,但对最后胜利却很关键,如果连人都找不到的话,那我和我的人就无处使力了。”
  李晓禾点点头:“好吧,就按你安排办。你明天就要回去,那我赶紧跟你谈谈案子的事。去年八月……”
  高挑男子马上摆手制止,一指卧室:“去里边谈,小心隔墙有耳。”
  “你真谨慎。没事吧?”尽管这样说,李晓禾还是站起身,和对方一起,向里屋走去。
  虽然不知李晓禾与高个男子具体商谈案子内容,但刚才这些对话却被有心人都听了去。
  虽然乡里人们早都下了班,但好多人都关注着乡长办公室,都关注着那个男人。就在二人走进卧室商谈之时,一个消息迅速传遍全乡工作人员圈子:宋大律师来了。宋胜律师在业界那可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人家祖上就厉害,在明朝时就是著名的“诉师”。

  好多人都发出了感慨:没想他老李还真能耐,竟然有宋律师这样的朋友。
  高挑男子在第二天早上便走了,好多人都看到,是一辆豪华轿车来接的,但与其有关的议论却没停止。当然,在关注他的同时,人们更关注李晓禾这个人,也不禁猜测李晓禾的背景。人们通过对高挑男子身份的认定,为李晓禾近阶段一些费解行为找到了注解,也不禁重新审视起了这个乡长。有些人更是心思活络起来,对一些应对事项做着重新评估,以期做出最正确的认定。
  第三天刚一上班,李晓禾便让党政办通知,召开乡政府班子会。
  周良以诚于往日的态度领命而去,边走边猜测着会议内容。
  差两分钟九点的时候,李晓禾昂首挺胸,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常务副乡长贾香兰、副乡长葛树军、党政办主任周良、副乡长秦明生、乡长助理兼财政所长张全均已到位。
  今日的会议室气氛很显庄重,也略有一丝紧张,甚至还有一些兴奋,总之很复杂。
  来到主位坐定,李晓禾缓缓环视全场。
  人们发现,今天的李晓禾略有不同。刚刚洗过的头发很显蓬松,整齐的梳成了标准官员背头,宽阔的脑门很是锃亮,整个脸庞都充满了光泽。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身,不是那件常穿着的棕色夹克,而是换上了一身藏青色西装,里面是雪白的衬衫,脚上则穿上了黑色系带皮鞋。若是再系着领带,并佩戴上胸卡,那就是出席人代会的标准装束了。
  看到李晓禾的整个状态,人们发出了不同的内心感慨:李晓禾要整事、乡长很有派、这家伙真张狂。
  收回目光,李晓禾轻咳两声,说了话:“同志们,开会,今天的会议内容就一项,研究分工调整。这次分工调整,并不是整体大调,也不是既定调查方案。而是应贾香兰副乡长请求,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对她分管的工业和招商工作进行调整,并对个别分工进行微调。”

  果然是这事。
  有人接吗?
  谁拍了乡长马屁?
  哪个家伙要浑水摸鱼?
  不同的想法,涌上人们心头。

  李晓禾接着说:“经过慎重考虑,结合个人意愿,现对分工做如下调整:秦明生同志分管工业和招商工作,秦明生原分管的卫生工作改由葛树军同志分管。”
  妈的,不按规矩出牌,不是说研究吗?为什么不考虑让老娘继续分管?贾香兰气愤不已,却又很是无奈,只能在心中暗骂不止。
  “秦明生、葛树军二位同志,对分管内容有什么想法或意见,谈一谈。”李晓禾可不管那个女人怎么想,已经点名发言了。
  向着李晓禾、葛树军点头致意后,秦明生开了口:“感谢乡长对我的信任和重视,我有信心完成领导交办的工作,也有信心把工作做的更好。在双胜乡工作这几年,我没有分管过这两项工作,但在以前直接参与过具体事宜,积累了一些工作经验。我深知,具体参与和领导分管有区别,我一定服从乡长的领导,努力按规定开展工作,绝不做损害集体和他人的事情。
  这次能够分管工业和招商,虽然是为其他同志分忧,但我却不敢有丝毫骄傲和自大,而是要不辜负乡长重托,真正去做事,做出成绩来。还请领导多帮助,也请同志们支持,我一定努力学习,虚心请教,争取让这两项工作有较大起色,把工业和招商工作推向一个新高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