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当王八》
第25节

作者: 关越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微微皱眉,李晓禾读起了报告中的部分内容:“本人在上周体检时,血糖、血脂、肝功等检查项目均超标。医生分析是工作太过辛劳所致,建议减少工作量,注意休息调养。因此……”
  读到这里,李晓禾“哦”了一声:“是这样啊?那……那怎么办呢?也不能强人所难呀。这么的,谁先接过来管一管?”
  闻听此言,屋内众男人都低下了头。
  “现在贾副乡长情况特殊,谁出来接一接?这是既帮个人,也帮单位的事,谁能发扬一下风格?”李晓禾继续追问,“这还有好多事呢,没人管怎么行?”

  那几个男人就像没听到一下,继续低头不语。
  贾香兰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要不贾乡……不能,不能,医生可都说话了。”李晓禾打着吸溜,自言自语着,“要不先这样,报告我收下,要是那位同志想通了,可以私下找我。”
  好不容易挨到会议结束,贾香兰急匆匆赶回宿舍,关好屋门,打出一个电话。

  “什么事?我一会儿还要开会。”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
  “开会、开会,你比县长还忙?”斥对之后,贾香兰压低了声音,“我刚才给他撂挑子了。”
  对方声音很急:“你真不管了,那怎么行?你这样,赶紧找他,就说你刚才考虑的不妥,把话收回。或者马上继续手头工作,让交也不交。”
  “为什么非让我每天捧个烫手山芋,成天受他的气?”贾香兰很不认同,“再说了,有谁会去推那破活,早晚他还得让我管。”
  “糊涂,马上去找他。”手机里声音很严厉。
  贾香兰“哼”了一声:“找个屁?我直接写了书面报告,刚才早交他手里了。”
  “啊?你……臭娘们,别上当就是好的。”对方言词很不客气。
  “你他妈敢骂老娘……”话到半截,贾香兰才发现,对方早挂掉了。

  握着手机,贾香兰脸上满是不屑。过了不大一会儿,便换上了狐疑的神情。
  新的一周开始了,也开启了十二月模式。
  自上周五开完会,就没见有副职去找李晓禾,也没听李晓禾说起。这一事项及其相关话题,成了人们议论的素材。
  聊着闲话,一天的日子过的很快,不经意间就快到下班时间了。借着签退时机,好多人聚在办公室,津津乐道着那个最热门的新闻。当然也有人一直面朝窗外,既听着人们的评说,也观察着敌情,以免被当事人或书记听到。

  “来了,来了。”有人喊了起来。
  众人立即闭上嘴巴,把目光投到外面。
  “笃笃”,屋门轻响起来。
  带着疑惑,周良说了声“请进”。
  屋门轻轻推开,一个高挑身材的男子走进屋子:“请问李晓禾乡长在哪个屋子?”

  上下打量一番,周良问道:“你和李乡长什么关系?”
  “我俩……”话到半截,高挑男子手机响了起来。说了声“不好意思”,他按下手机:“我到了,在……党政办……好好,我等着。”挂断电话,高挑男子又收回了迈出去的右脚。
  很快,夹杂着匆匆的脚步声,李晓禾声音传了进来:“老宋你……”
  高挑男子马上迎了出去,正好李晓禾到来,便抱住了对方:“老李。”
  “走,去我那。”李晓禾揽着对方肩头,向后排屋子走去。
  “老姚,你瞎说什么,我以为是那位到了,吓死我了。”一个女人抚着胸口说。
  “吓……”刚说出一个字,老姚忽然疑惑道,“这人很像一个人,是谁呢?”
  “呀,是宋胜。”杨小敏嚷了起来。
  周良教训道:“宋胜是谁?值得这么大惊小怪?”

  杨小敏脸一红,轻声道:“宋胜是全省有名的大律师,你们看,像不像?”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杂志,翻到第一页。
  “可不是,真是。”老姚惊呼起来,“不但脸型、下巴像,就连戴的墨镜和黑色礼帽也是同款。你听他说话,完全就是省城味普通话。”
  “我看看,全省有名律师。”周良拿起了杂志。
  其余众人都围了过去,纷纷点头:“像,真像,肯定是。”然后又面面相觑起来,人们都想到了一件事。
  想到那件事,众人不免产生联想,有心人更是关注着高个男子的行踪,关注着李晓禾与其的接触。
  大约六点多,李晓禾与高挑男子离开乡长办公室,有说有笑的出了乡政府大院,直奔了“好再来餐馆”。直到九点多,二人才打着酒嗝,相携着返回了乡政府。于是这个餐馆便吸引了好多人的注意力,本已经忙活的不可开交的餐馆老板,又多了一项工作,应对人们对其的咨询。李乡长和那个人说了什么,那人摘掉帽子和墨镜没有,那人长什么样?
  结果餐馆老板的回复,既让这些人失望,也勾起了人们兴趣,更让大家联想不断。餐馆老板告诉人们,那两人一直关着餐包门,只要进去外人,就不再说话,高挑男子则背对着门口方向,根本就注意到墨镜摘了没有,倒是进包餐包后没戴帽子。

  人们不死心,仍在挖掘着感兴趣的消息,个别人更是揣着小心,直接到了乡长办公室窗前或门外,静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乡长办公室。
  让高挑男子坐到沙发上,李晓禾为其沏了一杯浓茶:“老宋,今天喝的不少,喝点这个,解解酒。”
  高挑男子已经摘掉了墨镜和礼帽,整个脸形很有棱角,气质也很不俗。大咧咧的摆了摆手,他说:“没事,这点酒才哪跟哪?不是跟你吹,再喝这么一倍也没问题。省城那些客户都是大酒桶,有人喝酒就跟喝水一样。别看首都好多老板显着挺文雅,喝起酒来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一口干了半斤多白酒,而且是连干三个。跟这些客户打交道,没有一副好肠肚怎么行?没有个二斤以上酒量,根本就不敢上场。”

  李晓禾点指对方:“老宋,你这说的大了吧,这还是喝酒?你今天也没喝那么多,脸就红得像关公一样,这和你的工作身份严重不符,也看不出你酒量有那么大。”
  高挑男子“嘿嘿”一笑:“老李,这你就有所不知,我跟你透个底,不过你可千万别说漏嘴。跟不同的人喝酒,我采用的策略不同,正所谓一路酒席招待一路宾朋。跟贴心朋友喝酒,那我就实打实的喝,既不加任何掩饰,也不借助应对措施,这种喝酒情况很少,也就是咱们有数几个人,不超过一只手的数量。和一般朋友,那就要讲一些策略,不能实打实的喝,原则上不能显出醉态。
  要是和那些客户喝,不但不能喝多,不但不能有一点醉态,更要让人觉得酒量深不可测。他们对酒量的认可,也增加了对我专业能力与学识的认可,觉得我老宋心里有谱,喜怒不形于色。这样就会大大提高我的声望,求我摆平的案子也就越来越多。当然,我只是拿酒量打个比方,最主要还必须专业过硬,必须应对能力足够强,能够应对各种复杂层面,也必须要有强大的人脉关系才行。”
  “你这云山雾罩的说了一大堆,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能让自己的酒量可大可小?”李晓禾追问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